27医学论文范文网

主页
分享医学论文范文

16例克氏综合征患者的临床及病理分析

更新时间:2021-08-06 08:31点击:

摘    要:
目的 探讨克氏综合征的临床和病理组织学特点。方法 对16例克氏综合征患者的临床资料进行回顾性分析,按病史分为性功能正常组和异常组,测定性激素水平,并比较两组间差异有无显著意义,做睾丸活检,镜下观察组织学特点。结果 2例患者生精小管基膜增厚,管腔内仅见少许生精细胞,可见支持细胞;5例患者未见生精小管结构,仅见增生的间质细胞;9例患者生精小管基膜透明变性,管腔空化,间质细胞增生。结论 克氏综合征睾丸组织病理学特点表现为精子进行性衰竭,开始是生精细胞逐渐消失,支持细胞萎缩,而后基膜增厚,最后生精细胞和支持细胞缺失,生精小管管腔缩小,透明变性;间质细胞数目明显增加,常为代偿性增生。睾丸活检有助于提高临床对克氏综合征的认识,为克氏综合征患者的辅助生殖提高更多的策略。
 
关键词:
克氏综合征 生精小管 组织病理学
 
克兰费尔特综合征(klinefelter syndrome, KS)简称克氏综合征,又称为先天性曲细精管发育不全综合征,是由Harry F.Klinefelter 和内分泌学家 Fuller Albright 提出并以klinefelter命名的一种在男性不育中最为常见的性染色体疾病[1]。克氏综合征的群体发病率为1/1 000;在不育症患者群体中的发病率为1/100。成年KS患者一般表现为身材瘦高,四肢相对较长,身材比例异常[2], KS患者青春前期症状不明显,多在成年后因婚后不育就诊才被发现。本文收集西北妇女儿童医院辅助生殖中心门诊病例,将送检睾丸穿刺组织进行活检而确诊的16例病人,现报道如下。
 
1 材料与方法
1.1 材料
收集西北妇女儿童医院病理科2017年1月至2019年10月间临床资料完整并已确诊的克兰费尔特综合征16例,年龄24~32岁,平均27.6岁,均因婚后同居且性生活正常,未避孕2年以上不育就诊。
 
1.2 方法
行双侧显微镜下睾丸取精术(micro-TEST),20倍观察曲细精管,机械划碎组织后观察是否有精子,留取睾丸内组织送病理检查,将所取标本经10%福尔马林液充分固定,取材后常规脱水,进行石蜡包埋,4 μm连续切片4~6张,以确保获得大部分生精小管截面,HE染色后光镜观察。
 
1.3 统计学处理
应用SPSS 22统计软件,处理结果用均数 标准差(x¯±s)表示,t检验比较组间有无差异,P<0.05认为有统计学意义。
 
2 结 果
2.1 临床资料
本组16例患者无腮腺炎及附睾炎病史,排除梗阻性因素及其他感染后遗症等原因引起的不育,患者表现为无精子症,睾丸较小,平均体积约2 ml, 质地硬,呈幼稚型;其中13例患者性功能正常,其余3例表现为进行性睾丸功能减退,性功能正常组与异常组两者的激素水平值,见表1。患者行精液常规检查按WHO标准2次结果提示未检见精子,患者染色体核型均为47,XXY。
 
表1 两组间性激素水平(x¯±s)
2.2 显微取精结果
10例患者双侧均未检见精子,其余6例检见精子,其中4例仅见个别畸形严重的精子,其余两例满足ICSI。
 
2.3 组织病理学
克氏患者的典型病理组织学表现为睾丸萎缩,生精小管玻璃样变性,几乎无生殖细胞及精子,间质细胞增生。本组病例中9例双侧睾丸生精小管排列稀疏,生精小管萎缩,基底膜增厚伴透明变性,管腔空化或闭锁,间质细胞增生(附图1~2),其中1例一侧睾丸组织中可见少量支持细胞。5例双侧睾丸组织未见明确生精小管结构,仅见弥漫性增生的间质细胞(附图3~4)。剩余2例一侧睾丸组织中见增生的间质细胞及个别生精小管,生精小管基底膜增厚伴透明变性,管腔空化;另一侧见少量生精小管,管腔内生精细胞较少,仅见少量精母细胞,未见精子,可见支持细胞,间质细胞广泛增生(附图5~6)。
3 讨 论
3.1 临床表现
克氏综合征青春期前症状并不明显,很容易被忽视,进入青春期后约80%的患者表现为第二性征发育延迟或不发育[3],呈去势体征:阴茎发育不良、睾丸小、质地硬、隐睾,患者体征呈女性化倾向,胡须、体毛、阴毛少或者无,皮下脂肪堆积,皮肤细白,部分患者可发育出女性乳房,此外部分还可出现智力、心理方面的障碍。本组病例中9例患者出现女性化体征,表现为无胡须,体毛较少等,16例患者睾丸萎缩,体积约1~4 ml。
 
3.2 激素水平分析
内分泌改变是克氏综合征的特点之一,表现为卵泡刺激素(follicle-stimulating hormone, FSH)和黄体生成素(luteinizing hormone, LH)水平明显升高,睾酮(testosterone, T)水平降低或者正常[4]。本组病例FSH及LH值均增高,其中8例睾酮值下降,其余8例睾酮值正常偏低,低于Groth A等[5]研究中提到的KS患者中睾酮水平降低的发生率为63%~85%。 性功能正常组与异常组性激素FSH、LH及T做t检验,P>0.05,均无统计学意义。睾酮水平反应间质细胞的功能,T值降低表明睾丸间质细胞严重受损,同时降低了对垂体促性腺激素的负反馈调节的抑制,使FSH升高,血液中雌雄激素比例失调,导致患者出现各种女性化体征。 Micro-TEST是寻找局灶生精点,而FSH与整体睾丸生精功能有关,所以FSH并不能准确的反映有无点状生精区域存在[6]。
 
3.3 遗传特点
克氏综合征是性染色体异常疾病,其遗传病理是生殖细胞减数分裂过程中染色体不分离,导致性染色体二倍体配子产生[7]。约80%~90%的克氏综合征患者核型为47,XXY,10%~20%为嵌合型,其常见的核型有47,XXY/46,XY、48XXXY/46,XY等,此外还有48,XXXY,49,XXXXY等其他变异型。本组16例患者染色体核型均为47,XXY。由于多余染色体的基因效应,X染色体数目越多,患者男性化障碍程度越明显,智力发育障碍等临床症状也越严重。
 
3.4 组织学特点
克氏综合征患者无论是LH、FSH还是T值均无法有效的说明睾丸内生精情况,这些激素水平仅能反映患者体内性激素的整体水平,不能反映睾丸局部生精灶的具体情况[8]。显微睾丸取精术可在显微镜下寻找克氏患者可能存在的生精灶,所得标本做病理学检查能更好的观察生精小管的病变,以了解患者的生殖能力。克氏综合征患者睾丸组织病理学特点可归纳为[9]:(1)精子发生进行性衰竭状态;(2)生精细胞逐渐消失,支持细胞萎缩,之后基膜增厚;(3)最后生精细胞和支持细胞缺失;(4)管腔缩小、透明变性;(5)肌样细胞膨胀、透明变性。
 
男性不育的病理学变化主要发生于生精小管界膜、生精上皮及间质等方面。Klinefelter综合征(KS)是非阻塞性无精症的最常见原因,其特征是早期生殖细胞丢失,KS患者的生殖细胞丢失后,在青春前期生精小管出现透明化,KS中这种透明化过程的机制尚不清楚[10]。患者睾丸组织中仅有少数生精小管,管壁增厚,呈玻璃样变及纤维化,间质细胞增生,管腔内未见各级生精细胞,进而导致睾丸容积减小;但有时在睾丸活检样本中可以发现局灶性精子发生,个别生精小管内可有少量精子,在射出的精液标本中偶尔也可见到精子。对于这类男性不育患者,长期以来的传统观点认为其没有生殖能力,因此也没有治疗的价值,但随着辅助生殖技术的发展,部分患者通过显微镜下睾丸取精术(micro-TESE)联合卵子胞浆内单精子注射技术(ICSI)可获得自己的后代[11],但取精成功率影响因素较多,回访本研究中行ICSI的病例,一例患者成功育有一健康男婴。
 
有资料显示,成年男性不育症患者中克氏综合征诊断所占比率为7%,因其青春期前临床症状不明显,很容易被忽略而漏诊,成年后多因生育问题就诊,在表现为小睾丸、无精症等症状的患者中需要进一步做染色体、睾丸活检等实验室检查,以排除或初筛此病所致的不育症,以尽早对克氏综合征做出正确的判断,早干预,以提高患者生活适应力,改善患者精神状态及性功能等方面,尽早选择适合患者的辅助生殖技术。
 
参考文献
[1] Crawford D,Dearmun A.Klinefelter syndrome[J].Nurs Child Young People,2017,29(6):19.
 
[2] Chang S,Skakkebk A,Trolle C,et al.Anthropometry in Klinefelter syndrome-multifactorial influences due to CAG length,testosterone treatment and possibly intrauterine hypogonadism[J].J Clin Endocrinol Metab,2015,100(3):508-517.
 
[3] 黄英,张晓忠,郭峰,等.克氏综合征的诊断与治疗(附9例报告)[J].临床泌尿外科杂志,2005(03):137-139.
 
[4] Madureira C,Cunha M,Sousa M,et al.Treatment by testicular sperm extraction and intracytoplasmic sperm injection of 65 azoospermic patients with non-mosaic Klinefelter syndrome with birth of 17 healthy children[J].Andrology,2014,2(4):623-631.
 
[5] Groth KA,Skakkebk A,Hst C,et al.Clinical review:Klinefelter syndrome-a clinical update[J].J Clin Endocrinol Metab,2013,98(1):20-30.
 
[6] Herwig R,Tosun K,Schuster A,et al.Tissue perfusion-controlled guided biopsies are essential for the outcome of testicular sperm extraction[J].Fertil Steril,2007,87(5):1 071-1 076.
 
[7] 冯科,郭海彬,曲晓伟,等.显微镜下睾丸取精术联合辅助生殖技术治疗克氏综合征疗效分析[J].中华实用诊断与治疗杂志,2019,33(12):1 208-1 211.
 
[8] Bryson CF,Ramasamy R,Sheehan M,et al.Severe testicular atrophy does not affect the success of microdissection testicular sperm extraction[J].J Urol,2014,191(1):175-178.
 
[9] 曹兴午.精液脱落细胞学与睾丸组织病理学新书问世[J].第2版.中国性科学,2017,26(06):80.
 
[10]Van Saen D,Vloeberghs V,Gies I,et al.Characterization of the stem cell niche components within the seminiferous tubules in testicular biopsies of Klinefelter patients[J].Fertil Steril,2020,113(6):1 183-1 195.
 
[11]Shiraishi K,Matsuyama H.Klinefelter syndrome:From pediatrics to geriatrics[J].Reprod Med Biol,2019,18(2):140-150.

推荐文章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