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医学论文范文网

主页
分享医学论文范文

内痔病理学本质与中医证型相关性研究

更新时间:2021-09-14 08:16点击:

  摘    要:目的:观察分析内痔患者术中切除标本的病理形态学改变,明确内痔的病理学本质及不同中医证型之间是否存在病理差异性,为内痔的中西医结合临床治疗提供依据。方法:筛选符合研究标准的、手术治疗的内痔患者70例,按中医证型分为4组:风伤肠络组7例,湿热下注组21例,气滞血瘀组21例,脾虚气陷组21例,并选取正常的肛垫组织标本2例作为对照,在HE(苏木素-伊红)染色下观察内痔组织病理学形态的改变,记录黏膜改变程度、炎症浸润程度、血栓形成程度积分。结果:HE染色下,内痔组织可见明显的病理学形态改变:黏膜破坏,炎症浸润,窦状血管结构破坏,Treitz肌(黏膜下纤维肌性组织)结构松弛、排列紊乱;不同中医证型的内痔在病理指标方面均无统计学差异(P> 0.05)。结论:内痔组织中肛垫黏膜、血管及Treitz肌都存在明显病理学形态的改变,这些改变与内痔的中医证型无明显相关性。
  
  关键词:内痔 病理学形态 中医证型 临床研究
  
  Pathological Essence of Internal Hemorrhoids and Its Correlation with TCM Syndrome Types
  
  XI Zuowu YANG Yajuan
  
  痔病是临床上的常见病、多发病,2013—2014年我国城市居民常见肛肠病流行病学调查报告显示,患有肛肠病的成年人占调查总人数的51.14%,其中痔病的发病率最高,达50.28%[1]。依据痔病的发病部位不同,可分为内痔、外痔和混合痔,其中内痔是指发生于肛门齿状线以上,由直肠末端黏膜下的痔内静脉丛扩大曲张和充血而形成的柔软静脉团,临床主要表现为出血、脱出、肛周潮湿、瘙痒,严重者可并发嵌顿、血栓、绞窄、排便困难等[2]。
  
  在过去对痔病的研究中积累了许多组织病理学、解剖学及功能的认识,但病理生理学仍未完全明晰。随着医学技术的发展和研究的深入,“肛垫下移学说”“血管增生学说”“痔病退变学说”“损伤-慢性炎症反应”等作为痔病形成机制的主要学说在指导临床治疗上发挥了重要作用[3-4],但对痔病的分类病理并未作明确区分。因此,本研究通过对内痔组织HE(苏木素-伊红)染色,观察内痔的病理形态学改变,进一步探究其与中医证型之间的关系,为内痔的中西医结合治疗提供依据。
  
  1 临床资料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7年1月—2019年2月在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肛肠科住院并行手术治疗的内痔患者,筛选出符合研究范围的70例为研究对象,按中医证型分为4组:风伤肠络组7例、湿热下注组21例、气滞血瘀组21例、脾虚气陷组21例。并选取正常的肛垫组织标本2例作为对照,病理标本来源于因低位直肠癌行经腹会阴联合手术切除的肛垫部分,患者均无痔病病史。通过医院信息管理系统提取患者全部临床信息,统计其性别、年龄、诊断、临床分期等,四组不同中医证型患者一般资料无明显差异(P>0.05)。
  
  1.2 诊断标准
  
  参照《中国痔病诊疗指南(2020)》[2]制定。
  
  1.2.1 内痔的诊断标准
  
  内痔是肛垫的支持固定结构、血管丛及动静脉吻合处发生的病理性改变和移位;主要临床表现为出血和脱出,可并发肛门绞窄、血栓、嵌顿、排便困难等症状。
  
  1.2.2 内痔的中医辨证分型标准
  
  (1)风伤肠络证:便时出血,呈带血、滴血或喷射状出血,色鲜红,肛门瘙痒,伴大便干结,口干咽燥,舌红、苔黄,脉浮数。治宜凉血止血。(2)湿热下注证:便时出血,量较多,色鲜红,肛内肿物脱出肛外、肿胀灼痛,可有渍水,大便干结或便溏,小便短赤,舌质红、苔黄腻,脉浮数。治宜清热燥湿。(3)气滞血瘀证:便时肛内肿物脱出肛外,肿物水肿且血栓形成,或有嵌顿,肿物暗紫色,表面糜烂、有渗出,疼痛剧烈,触之加重,肛管紧缩,伴大便干结,小便不利,舌质紫暗或有瘀斑,脉弦或涩。治宜活血消肿。(4)脾虚气陷证:肛内肿物脱出肛外,不易回纳,肛门坠胀,排便乏力伴便后不净感,便血可有可无,色淡;面色少华,神疲乏力,少气懒言,食少纳差,舌淡胖、苔薄白,脉细弱。治宜益气升提。
  
  2 实验方法
  
  2.1 标本处理
  
  72例实验标本均由病理科常规固定取材后,脱水、石蜡包埋。随机编号,组织连续切片,采用HE染色,切片由第三方两位专业病理科医师进行阅片并采集图片。切片在100倍光镜下,挑选黏膜改变最明显的区域,即所谓热点,400倍视野下取5个视野,取平均值,计数差值大于等于10%时需重新计数[5]。
  
  2.2 病理观察指标
  
  观察正常肛垫组织的病理学形态与内痔组织病理学形态的改变情况,对内痔病理组织切片中的黏膜改变程度、炎症改变程度、血栓形成程度进行积分统计。
  
  黏膜无改变,计0分;黏膜连续性破坏,计1分;黏膜糜烂,计2分;黏膜溃疡,计3分。无炎症浸润,计0分;炎症浸润黏膜层,计1分;炎症浸润黏膜下层,计2分;炎症浸润肌层及以下,计3分。无出血或血栓形成,计0分;组织内出血,计1分;组织内血栓形成,计2分;组织内血栓机化,计3分。
  
  2.3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23.0软件进行分析,所有数据以均数±标准差(±s)表示,计量资料用t检验,计数资料用χ2检验,组间比较应用One-way ANOVA,多样本间两两比较应用t检验。以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1表示差异具有显著性。
  
  3 结果
  
  3.1 HE染色的内痔病理改变
  
  HE染色的内痔病理改变见图1,正常肛垫的病理学形态见图2。
  
  图1 内痔的病理学形态,HE染色,20×
  
  显微镜下观察,HE染色切片,内痔组织黏膜层被覆上皮连续性破坏、糜烂甚至溃疡,黏膜厚度不均,黏膜及黏膜下层可见炎症浸润,内痔组织中可见明显弥漫性出血,间质内可见许多扩张的血管,血管数量增多,窦状血管破坏,血管腔内可见因红细胞聚集而导致的血栓形成,或新鲜或陈旧,Trietz肌(黏膜下纤维肌性组织)排列疏松而紊乱,缺乏弹性纤维,从而引起肌纤维断裂、变性;而正常的肛垫组织可见黏膜层被覆上皮厚度均匀且完整,未见明显出血及血管增生,Trietz肌纤维呈聚集、平行排列,形态规则,弹性纤维多。
  
  图2 正常肛垫的病理学形态,HE染色,20×。
  
  3.2 内痔组织病理形态改变与中医证型的相关性研究
  
  应用One-way ANOVA检验,经统计分析内痔的不同中医证型之间黏膜改变程度、炎症浸润程度、血栓形成程度,均不存在统计学差异(F值分别为0.14、1.90、1.86,P>0.05),详见表1。
  
  表1 内痔组织病理形态改变与中医证型的相关性研究(±s)
  
  4 讨论
  
  中医学认为,痔病是肛门直肠局部血管经脉发生的病变,由于先天性血管经脉壁薄弱,加之饮食不节、嗜食辛辣刺激之品,致生邪热,热邪下迫大肠,热与血相搏,或久坐久蹲,负重远行,便秘努挣,或妇女生育,耗气伤津,气虚无以行血等,均可致血行瘀滞、筋脉交错,而成痔病[6]。中医学通过四诊合参,将内痔辨证分为风伤肠络证、湿热下注证、气滞血瘀证、脾虚气陷证四个证型。
  
  正常肛垫在齿状线以上的固定、功能和形态的支持是由4个解剖学安全特征保证的,即窦状血管间结缔组织的完整性,Treitz肌和连体纵肌的解剖学结构,末梢小动脉中的括约肌样结构,供血动脉末梢分支较小的口径[7]。其中后2个解剖特征也阻止了血管窦的过度灌注[8]。也就是说,肛垫结构和功能的正常由血管和纤维结缔组织共同维持。
  
  病理情况下,可见肛垫黏膜较薄,连续性破坏,甚至溃疡;炎症浸润,间质水肿。在黏膜损伤、炎症等因素影响下,窦状血管结构破坏,组织内存在大范围、弥散性的出血现象。由于窦状血管内充血、扩张,导致血液停滞,局部呈高凝状态,最终导致血栓及新生血管形成,血栓周围可见一些组织缺血缺氧的表现[9]。年龄、排便困难慢性拉伤、盆底疾病等因素,使肛垫的结缔组织网出现变性、疏松,甚至断裂现象时,会引起Treitz肌和弹性纤维密度低,排列疏松、不规则甚至断裂,胶原纤维多;组织内TIMPs活性的增加和TIMPs表达的减弱,造成痔组织内的血管平滑肌蛋白及弹性纤维结缔组织的降解,这使Treitz肌的支持和固定作用遭到破坏,也降低了对痔区血管的约束,引起肛垫充血肥大,排便时肛管阻力增加,促使患者用力排便,加重了肛垫的充血、脱垂[10]。Treitz肌破坏程度逐渐加重时,内痔可由间歇性脱出演变为持续性脱出。
  
  本研究在查阅大量资料并结合临床后,从内痔的组织病理形态的改变来设计,以探究内痔发病机制的相关因素及规律。结果表明,内痔组织可见明显的病理学形态改变,该研究亦表明,内痔病理学形态的改变与中医证型无明显相关性(P>0.05),可能与研究周期短、收集临床病例数相对较少有关。
  
  参考文献
  
  [1]江维,张虹玺,隋楠,等.中国城市居民常见肛肠疾病流行病学调查[J].中国公共卫生,2016,32(10):1293-1296.
  
  [2]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大肠肛门病专业委员会.中国痔病诊疗指南(2020)[J].结直肠肛门外科,2020,26(5):519-533.
  
  [3]杨玉刚,杨向东.痔病退变学说的病理生理学探讨[J].中国烧伤创疡杂志,2018,30(5):378-380.
  
  [4]孙松朋.基于组织出血和慢性炎症反应对痔病病理机制的探讨[D].北京:北京中医药大学,2018.
  
  [5]黄丹丹,刘智敏,赵严冬,等.芍倍注射液对痔急性发作模型大鼠直肠肛管组织病理形态学、炎症反应的影响研究[J].结直肠肛门外科,2020,26(4):451-455.
  
  [6]席作武,张宁.中医对痔的研究概况[J].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14,20(6):862-863.
  
  [7]NIKOLAOS M.Pathophysiology of internal hemorrhoids[J].Annals of Gastroenterology,2019(32):264-272.
  
  [8]LOHSIRIWAT V.Hemorrhoids:from basic pathophysiology to clinical management[J].World J Gastroenterol,2012,18(17):2009-2017.
  
  [9]MICHELE R,SIMONA A.Classification and guidelines of hemorrhoidal disease:Present and future[J].World JGastrointest Surg,2019,11(3):117-121.
  
  [10]AIMAITI A,MA MTJA,RE BK,et al.Sonographic appearance of anal cushions of hemorrhoids[J].World J Gastroenterology,2017,23(20):3664-3674.

推荐文章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