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医学论文范文网

主页
分享医学论文范文

磁共振血管造影和数字减影全脑血管造影诊断颅内动脉瘤的价值观察

更新时间:2020-11-03 08:14点击:

摘    要:
目的:探讨磁共振血管造影和数字减影全脑血管造影诊断颅内动脉瘤的价值。方法:遴选本院2019年6月—2020年5月收容的116待测IAN患者,调查人群均在MRA的诊断后,在1周内同时接受了DNS检查,对磁共振血管造影和数字减影全脑血管造影诊断颅内动脉瘤的价值进行观察。结果:在病理学检测中,116例患者中出现112例患者表现为动脉瘤患者,总计动脉瘤患者120例;MRA检测漏诊5例,共计115例,准确率为95.83%;DSA检测出IAN患者118例,准确率为98.33%,对比两组患者检出率,差异无明显意义;MRA与DSA对动脉瘤与在瘤动脉的比例比较中,组间比较差异不大,无意义(P>0.05)。结论:MRA与DSA对IAN患者的诊断表现良好,可推广。
 
关键词:
颅内动脉瘤 磁共振血管造影 数字减影全脑血管造影 诊断
颅内动脉瘤(IAN)即指颅内出现动脉管腔局限性异常变化,多发于颅底动脉分叉部位。颅内动脉瘤发生破裂后对于脑部功能会造成极大影响,尤其以蛛网膜下腔出血为主,危及患者生命[1]。数字减影脑血管造影技术(DSA)可为血管性疾病诊断提供切实的检验标准,因具有高度的空间分辨率,可用于动脉瘤的定位以及瘤体面积分析并实时监测血流动力学特征。而在实际临床应用中,DSA具有造价昂贵和耗时久的特点,现阶段临床上对于IAN影像学的诊断措施主要以计算机断层血管成像技术(CTA)以及核磁共振血管成像技术(MRA)等构成,对于IAN的临床诊断具有较为重要诊断价值。相关研究表示,CTA对于IAN的诊断灵敏度和动脉瘤的实际直径有所联系,因此对于小直径的IAN的诊断具有一定的不足。根据CTA诊断的这一特点,本文对116例待测IAN患者进行检测,对MRA的临床应用价值进行分析,根据实际情况选择合理的诊断方式,主要内容如下。
 
1 资料和方法
1.1 一般资料
遴选本院2019年6月—2020年5月收容的116例待测IAN患者,调查人群均在MRA的诊断后,在1周内同时接受了DNS检查,并悉知病理检查结果,年龄均大于18周岁,展开调查前患者与其家属以书面形式签订了知情同意书。排除具有复杂病情以及器官器质性功能障碍的患者,存在精神障碍不能配合医务人员开展MRA和DSA检查,同时对严重外伤以及重症颅脑损伤等颅脑类型疾病均予以排除。116例待测IAN患者,男48例,女68例,年龄均数为(55.14±13.12)岁,而SAH者为41例、头痛恶心乏力等不良症状患者54例,无症状者21例。
 
1.2 研究方法
以上患者均以MRA与DSA诊断,MRA诊断后以磁共振仪检查,指导患者以仰卧位开始检查,在常规检查前首先对MRI设备进行调试,其中MRA检测包括三维时间飞跃-扰相位梯度回波序列,将其翻转18°后,调整层厚为0.6mm,带宽参数为186Hz/Px;采用三维增强核磁共振技术主要参数调整为:TR3.35ms、TE1.24ms、层厚1mm;经外周静脉注射后对比分析结果,对其采取增强序列扫描。DSA检查同MRA检查,诊断前指导患者采取仰卧位,进行局麻手术后经股动脉进行穿刺,于双侧颈动脉、椎动脉进行插管,予以全脑血管造影成像,静脉注射非离子型碘造影剂后对其进行常规正侧位以及3D旋转,DSA图像在影像学改变下可对其予以三维重建以及测距[2]。
 
1.3 诊断方法
MRA与DSA的影像学资料在专业领域内的专家进行评估。其中IAN的瘤体参数通过专家测量,反复测量5次后,去掉最大值与最小值取平均值,2种检测方法一致。
 
1.4 诊断标准
MRA与DSA对于IAN瘤颈的诊断和载瘤动脉的能力主要通过影像学改变分为Ⅰ级:动脉颈瘤未在影像学中有所显示。Ⅱ级:动脉颈瘤显示不清晰,对于瘤颈宽度不能有所测量。Ⅲ级:颅内动脉瘤与载瘤动脉界限表现清晰,可清楚表现出来。
 
1.5 观察指标
将手术后病理学表现作为本次诊断的金标准,对比MRA、DSA显示IAN瘤颈的能力、评估IAN的瘤颈显示能力。
 
1.6 统计学方法
数据采用SPSS20.0统计学软件分析处理,计数资料采用率(%)表示,行χ2检验,计量资料用均数±标准差(x¯±s)表示,行t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在病理学检测中,116例患者中出现112例患者表现为动脉瘤患者,总计动脉瘤患者120例。
 
2.2 MRA检测漏诊5例,共计115例,准确率为95.83%;DSA检测出IAN患者118例,准确率为98.33%,对比两组患者检出率,差异无明显意义,见表1。
2.3 MRA与DSA对动脉瘤与在瘤动脉的比例比较中,组间比较差异不大,无意义(P>0.05)。见表2
3 讨论
MRA诊断主要是将对比剂经动脉注入血液循环中,促进血液快速形成T1加权后迅速成像比周围组织有所缩短,利用快速梯度回波技术将其在靶血管区域的成像数据经处理后变成病灶显示资料[3]。MRI临床应用具有无创、高效的特点,在MRI设备以及相关技术的不断发展与成熟中,MRI的特异度以及敏感性逐渐完善。近年来,MRA成为临床心脑血管的主要诊断方式,在此类疾病的诊治中逐渐成为一种较为主流的诊断方法。DSA诊断IAN具有一定的代表性,目前在临床应用中MRA的无创检查成为IAN诊断中的重要诊断方式,与DSA诊断各具优劣[4]。
 
IAN的破裂将会直接导致脑腔内蛛网膜发生下腔出血,威胁到患者的生命健康,因此对IAN患者更为准确的评估在预测其破裂风险具有更重要的临床价值。为了对IAN的形态学改变有进一步的了解和改善,有助于进一步为下一步治疗制定治疗方案。在本次调查中,MRA检测漏诊5例,共计115例,准确率为95.83%;DSA检测出IAN患者118例,准确率为98.33%,对比两组患者检出率,差异无明显意义,而两者瘤体比较较为相近。此项结果说明了在MRA与DSA的检查中存在一定的时间偏差,造成了患者的病情变化,而患者由于时间差异致使病情发生恶化以及瘤体变小;而MRA检测可受血流速率影响以及复杂血流变化造成,当IAN发成涡流或者出现在交通动脉中时,形态学改变可能受到MRA的分辨率影响,这是MRA准确率相对较低的原因[5-6]。
 
综上所述,MRA与DSA对IAN的检测具有较高的准确率,可将IAN瘤体动脉和载瘤动脉的影像学改变更加清晰可靠,进一步评定出IAN患者的病情变化,具有较高的临床价值,但因DSA检测对患者有一定的伤害,因此临床上MRA为最佳选择。
 
参考文献
[1]赵美芬,刘丽华,丰洁,等.3.0T三维时间飞跃法磁共振血管造影在颅内动脉瘤诊断中的应用[J].中国医学装备,2019,16(12):55-57.
 
[2]杜厚伟,陈超,林菲菲,等.大脑中动脉狭窄/闭塞的高血压脑梗死患者血压成分与基底节血管周围间隙的相关性[J].中华高血压杂志,2019,27(12):1189-1193.
 
[3]张朝付,袁志翔.探讨256排螺旋CT血管造影检查在颅内动脉瘤中的应用价值[J].智慧健康,2019,5(34):4-5.
 
[4]刘文,常莉莉.VW-MRI成像在烟雾状血管病变分型中的诊断价值[J].中西医结合心脑血管病杂志,2019,17(22):3646-3648.
 
[5]胡玉藏.颈部血管彩超联合头颅磁共振血管造影在缺血性脑血管病中的诊断价值[J].航空航天医学杂志,2019,30(11):1331-1332.
 
[6]钱平安,冯红静,王碧炯,等.颈部血管超声与TCD微栓子监测在缺血性脑卒中的临床应用[J].中国高等医学教育,2015(07):131-132.

推荐文章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