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医学论文范文网

主页
分享医学论文范文

皮肤病患者免疫学检测结果分析

更新时间:2020-08-27 08:36点击:

摘要:目的分析酶联免疫吸附实验(ELISA)检测BP180、Dsgs抗体和直接免疫荧光(DIF)检测结果对自身免疫性大疱性皮肤病的诊断价值。方法对32例天疱疮患者,24例大疱性类天疱疮患者,30例排除大疱性皮肤病患者和14例疑似大疱性皮肤病患者,用ELISA方法检测其外周血BP180、Dsg1、Dsg3抗体,采其皮损周围正常皮肤进行DIF实验。结果Dsgs抗体检测在天疱疮组阳性率为100%,BP180抗体检测在大疱性类天疱疮组阳性率为83%,DIF检测在天疱疮组和大疱性类天疱疮组阳性率均为75%。结论ELISA方法检测自身抗体和DIF实验对大疱性皮肤病具有诊断价值,但需要结合临床表现和组织病理结果。
 
关键词:天疱疮;大疱性类天疱疮;BP180;Dsg;DIF
 
天疱疮(Pemphigus,以下简写为P)和大疱性类天疱疮(bullouspemphigoid,以下简写为BP)是两类典型而又常见的自身免疫性大疱性皮肤病(autoim-muneblisteringdisease,AIBD)[1],他们的发病均由自身抗体介导,但是两种疾病的自身抗体谱是不一样的[2]。P患者的自身抗原是桥粒芯蛋白(desmogleins),一种细胞桥粒粘附分子。抗桥粒芯蛋白抗体(-Dsgs)抑制了角质形成细胞的细胞间粘附,从而导致表皮内水疱形成[3]。BP患者的自身抗原是分子量为180kDa的大疱性类天疱疮抗原2(BPAG2),称为BP180。BP180是半桥粒的成分,并且是跨膜蛋白,能促进真皮与表皮的粘附。抗BP180抗体为BP的主要致病抗体,其抗原位点主要在NC16A区域[4]。以往的文献显示,直接免疫荧光(DIF)为诊断大疱性皮肤病的“金标准”[5],但临床实际运用却存在假阳性与假阴性。目前国内已经有商品化的针对Dsgs和BP180抗体的酶联免疫吸附法(ELISA)试剂盒。为了探讨Dsgs和BP180抗体的检测在大疱性皮肤病中的诊断价值,本次研究,收集武汉及周边地区的大疱性皮肤病患者的DIF和ELISA检测结果进行分析,为大疱性皮肤病的诊疗提供数据参考。
 
1资料与方法
 
选择2016年12月-2017年12月在武汉市第一医院皮肤科诊治患者,根据临床表现和组织病理结果分为:明确诊断为天疱疮P组(32例,男性14例,女性18例,年龄53.78±15.92)和大疱性类天疱疮BP组(24例,男性10例,女性14例,年龄67.92±16.06);排除大疱性皮肤病患者为对照组(30例,男性17例,女性13例,年龄49.24±19.29);病理诊断不明确,临床表现疑似大疱性皮肤病患者为疑似组(14例,男性6例,女性8例,年龄53.22±16.89)。DIF在患者水疱皮损周围用2%利多卡因局部麻醉后,无菌手术操作下切取皮损周围正常皮肤标本,-18℃冰冻切片,厚度5μm,干燥固定。用PBS洗两遍,5mins,蒸馏水洗一遍,然后分别滴加兔抗人FITC(异硫氰酸荧光素)荧光标记抗体IgG、IgM、IgA和C3在皮肤组织标本上,置于湿盒内,放入37℃恒温干燥箱孵育30min。将湿盒取出,用PBS浸泡2次,5mins,然后蒸馏水浸泡1次,1min,自然晾干,在荧光显微镜下观察结果,见到棘细胞间或基底膜(BMZ)下线、网状荧光为阳性。ELISA采用MBL公司(日本株式会社医学生物学研究所)酶联免疫吸附法(ELISA)检测抗Dsg1IgG,抗Dsg3IgG和BP180-NC16AIgG抗体试剂盒。BP180、Dsg1和Dsg3均按如下操作流程检测:使用新鲜患者血清10ul加1ml反应缓冲液(1:101稀释),反应微孔内加入100ul稀释后样品,同时加入标准血清1(0U/ml)、标准血清2(100U/ml)孵育60mins,20~30℃,洗板四次,每孔加入100ul酶标记抗体(分别为-BP180、-Dsg1和-Dsg3),孵育60mins,洗板四次,每孔加入100ul酶基质液孵育30mins后加入100ul终止液,在450nm/620nm下读取吸光度值。按照试剂盒厂家赋予的计算公式:样本值(U/ml)=(样本孔OD值-标准血清1孔OD值)×100/(标准血清2孔OD值-标准血清1孔OD值)计算三种抗体的滴度。各抗体阳性参考值如下:抗BP180抗体≥9U/ml,抗Dsg1抗体≥20U/ml,抗Dsg3抗体≥20U/ml。应用SPSS19.0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以(x±s)表示,计数资料以率表示,率的比较采用χ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Dsg1、Dsg3、BP180和DIF检测结果阳性率ELISA法检测Dsg1、Dsg3抗体在P组的阳性率为78.1%、31.3%,总阳性率为100%(两者之一为阳性)和其他三组相比有统计学意义(P<0.05);ELISA法检测BP180抗体在BP组的阳性率为83%和其他三组相比有统计学意义(P<0.05);DIF检测结果在P组和BP组的阳性率均为75%,和其他两组相比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天疱疮患者的Dsgs抗体具有较高的阳性检出率,大疱性类天疱疮患者的BP180抗体具有较高的阳性检出率,天疱疮和大疱性类天疱疮患者的DIF检测结果阳性率一致。见表1。2.2DIF检测阳性抗体分布P组检出IgA1例、IgG13例、C316例,P组抗体类别主要为IgG和C3;BP组检出IgG3例、C313例,BP组抗体类别主要为C3或IgG;因此天疱疮患者和大疱性类天疱疮患者DIF检测的阳性抗体类别主要为IgG和(或)C3,也可有IgA检出,和文献显示一致。见表2。
 
3讨论
 
在几乎所有的天疱疮(P)和大疱性类天疱疮(BP)患者,DIF结果镜下可见角质形成细胞和表皮基底膜带(BMZ)C3和(或)IgG沉积,因此DIF一直是诊断天疱疮和大疱性类天疱疮敏感而又可靠的方法,被视为“金标准”[6]。本次研究天疱疮患者和类天疱疮患者DIF阳性率为75%,DIF阳性结果中P组和BP组抗体类别均为IgG或C3,P组抗体类别检测到IgA一例,这和文献显示一致[7]。但是对照组DIF也有阳性标本检出,由于一些结缔组织病患者也可见表皮下IgG和C3沉积,这对于诊断大疱性皮肤病是一种假阳性误差。而DIF检测阳性率(75%)低于ELISA方法(100%和83%),产生这种结果可能由于临床取材水疱附近位置皮肤的差异,这可能是造成DIF结果假阴性误差的来源[8]。因此DIF检查结果需要结合病理诊断和临床表现才能诊断大疱性皮肤病。DSG抗体在P组的阳性率为100%,对照组和BP组为0%,说明DSG抗体诊断天疱疮的特异性很好。在疑似组,即为组织病理结果为仅见表皮下水疱时,DSG检测阳性率也有21.4%,说明在病理取材水疱陈旧或镜下组织结构不明显时,DSG抗体检测可以很好的辅助诊断天疱疮[9]。这和来自新疆的陈祯祥[10]等的研究结果一致,他们用ELISA方法检测的Dsg抗体的特异度为100%,认为Dsg抗体检测阳性结果可以诊断天疱疮,阴性结果则可排除诊断。李彦希[11]等的研究结果则认为ELISA方法检测DSG抗体可以作为大疱性疾病的筛查方法,如结果与临床吻合则无需进一步检测,如结果与临床诊断有争议,可进一步做病理及免疫荧光检测。此外,有文献指出DSG抗体滴度在天疱疮患者治疗过程中显著性降低,和天疱疮患者的治疗效果呈正相关[12],天疱疮患者血清中Dsg1和Dsg3抗体表达的差异和皮损定位(皮肤主导型、粘膜主导型和皮肤粘膜混合型)也有一定的联系,这有待本科室进一步的临床研究。BP180抗体检测在BP组的阳性率为83%,这和文献显示的ELISA方法检测BP180抗体的敏感性为70%-90%相一致[13]。由此,有些BP患者的BP180检测结果为阴性,产生这个结果的原因可能为:1.有些BP患者的抗原位点在BP180-NC16A之外[14];2.BP180自身抗体亚型差异,BP患者活动期致病性抗体亚型主要是IgG1,缓解期多为IgG4[15];3.BP患者早期出现荨麻疹样皮损时,血清中升高的是BP180-NC16AIgE[16]。在P组和对照组的BP180抗体阳性率为0%和10%,说明P的致病抗体不同于BP,在非BP患者血清中也可以检测到BP180抗体。本次研究对照组阳性检出病例为无菌性脓疱病。由于BP180是大疱性类天疱疮、妊娠性类天疱疮、瘢痕性类天疱疮、线状IgA大疱性皮病等一类自身免疫性大疱病的自身抗体攻击的靶点[17],在ChristineMuglia[18]的报告中指出,在老年病人出现严重水疱的时候,BP180抗体检测只能作为BP诊断的一个辅助手段,BP180抗体滴度很低的时候,如果DIF多次取材为阴性,组织病理结果也不支持应该高度怀疑BP的诊断。综上所述,ELISA和DIF这两种方法都是临床可行的辅助诊断大疱性皮肤病的检测方法,但均存在方法学的局限性和致病机制的未知性,因此需要临床医生综合考虑及全面的评价其检测结果,以减少大疱性皮肤病的误诊率,减轻对患者的伤害,更好的指导临床治疗。
 
作者:刘玮 曾志良 马玲 陈柳青 单位:武汉市第一医院皮肤科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