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医学论文范文网

主页
分享医学论文范文

重症新冠肺炎患者输注新冠恢复期血浆的免疫学相关指标变化

更新时间:2020-12-11 08:23点击:

  摘    要:
  
  目的 分析重症新冠肺炎患者输注新冠肺炎康复者恢复期血浆后的免疫学改变。方法 收集我院8名重症新冠肺炎患者输注新冠肺炎康复者恢复期血浆相关数据,比较治疗前后患者IL-6、新冠特异性IgM和IgG抗体、淋巴细胞百分比、新冠肺炎病毒核酸检测的变化,记录输注期间和输注后输血不良反应。结果 输注后第一天,淋巴细胞百分比较基线值下降了2.5%(P<0.01);输注后第二天,平均新冠特异性IgG抗体水平较基线值上升了6.04 AU/mL(P<0.05);特异性IgM抗体和淋巴细胞百分比未出现明显变化;输注一周后,62.5%的新冠肺炎患者核酸检测结果转阴;IL-6水平在输注前后无明显变化。8名重症新冠肺炎患者均无输血不良反应。结论 恢复期血浆在重症新冠肺炎患者治疗中可能起到一定的治疗作用。
  
  关键词:
  
  新冠恢复期血浆 重症新冠肺炎患者
  
  早在20世纪,人们就利用被动免疫(Passive immunisation,PI)[1]方式来预防或者治疗人类传染病。PI是一种通过施用病原体特异性抗体来针对感染因子进行短期免疫的技术。恢复期血浆(convalescent plasma,CP)[2]则是采集在先前的感染中存活且对相应的病原体产生了体液免疫的患者血浆,其中可能存在人类针对该病原体的特异性抗体。因此,输注恢复期血浆可中和血液中的部分病原体[3],在缺乏特异性药物或疫苗的情况下,恢复期血浆结合部分预防措施,可能会达到预防或治疗部分传染病的目的[4]。此前,人们已将恢复期血浆应用于部分急性传染病的治疗,如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SARS)[5]、埃博拉[6]和H1N1型流感[7]等,皆取得了较好的疗效。如今,世界各地出现了一系列由新型冠状肺炎病毒(2019 novel coronavirus,2019-nCoV)导致的病毒性肺炎病例[8],该肺炎已导致许多人死亡,至结稿尚未开发出针对该病毒的特异性药物或疫苗,因此利用新冠肺炎患者恢复期血浆进行预防或治疗该疾病有着较好的应用前景。本文对输注新冠恢复期血浆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体内的IL-6、新冠特异性IgM和IgG抗体、新冠病毒在体内的复制情况以及淋巴细胞百分比进行分析,以评估新冠恢复期血浆在治疗重症新冠肺炎患者短期内的疗效。
  
  材料与方法
  
  1 新冠恢复期血浆的采集与制备
  
  从新冠肺炎康复的患者中获得恢复期血浆,采集标准如下:年龄18~55岁,新冠肺炎患者康复出院2周及以上,且3次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利用细胞分离器对捐献者的血浆进行分离,从每个供体中收集一定量的血浆样品,对其进行乙肝、丙肝、艾滋和梅毒等血清学检测,结果为阴性的血浆用亚甲蓝进行病毒灭活处理,最后将血浆样品以150~200 mL/份的体积进行等分,保存于–30℃冰箱中。
  
  2 临床资料
  
  依据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第六版),经我院新冠肺炎治疗专家组的严格评估,对8名重症新冠肺炎患者予以输注新冠恢复期血浆治疗。重型新冠肺炎患者纳入标准(满足以下条件之一):(1)出现气促,RR≥30次/分;(2)静息状态下,指氧饱和度≤93%;(3)动脉血氧分压(PaO2)/吸氧浓度(FiO2)≤300 mmHg(1 mmHg=0.133 kPa)。高海拔(海拔超过1000米)地区应根据以下公式对PaO2/FiO2进行校正:PaO2/FiO2x[大气压(mmHg)/760]肺部影像学显示24~48小时内病灶明显进展约50%者按重型管理。危重型新冠肺炎患者纳入标准(满足下列条件之一):(1)出现呼吸衰竭需机械通气;(2)出现休克;(3)合并其他器官功能衰竭需ICU监护治疗。
  
  3 新冠特异性IgG、IgM抗体检测
  
  用普通生化管采集重症新冠肺炎患者全血,离心分离血清,应用深圳亚辉龙iFlash3000C全自动化学发光免疫分析仪对血清中新冠特异性IgG、IgM抗体进行检测。
  
  4 IL-6水平检测
  
  用普通生化管采集重症新冠肺炎患者全血,离心分离血清,应用Elecsys IL-6检测试剂盒(罗氏)对血清中的IL-6水平进行检测分析。
  
  5 淋巴细胞百分数水平检测
  
  采集重症新冠肺炎患者全血于EDTA-K2抗凝管中,应用XN-350血液分析仪(希森美康)分析样本中淋巴细胞百分比。
  
  6 核酸检测
  
  由专人采集患者咽拭子,依照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RT-PCR荧光探针法,达安基因)说明书处理样本,之后应用ABI7500实时荧光定量扩增仪(赛默飞世尔)对样本进行分析。
  
  7 观察指标
  
  观察统计8名患者输注新冠恢复期血浆前一天以及治疗后3天IL-6、新冠特异性IgM、IgG抗体、淋巴细胞百分比变化情况。
  
  8 统计学处理
  
  应用SPSS19.0,两两比较采用t检验。P<0.05表示差异存在统计学意义。
  
  结 果
  
  1 输注新冠恢复期血浆的重型、危重型患者临床资料
  
  对8名输注新冠恢复期血浆的患者的基本信息、病情分级以及输注新冠恢复期血浆1周后的核酸检测情况进行统计,新冠肺炎重症、危重症患者多为年龄偏大的老年人,在输注新冠恢复期血浆一周后,多数患者核酸检测结果转为阴性,其转阴率为62.5%(5/8),结果见表1。
  
  2 输注恢复期血浆前后患者体内IgM、IgG抗体水平比较
  
  将输注恢复期血浆当天记为第0天,在第1、2、3、4天分别检测患者体内的新冠特异性IgM、IgG抗体,在输注恢复期血浆2天后,患者体内的新冠特异性IgG水平与输注后第1天相比略有上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患者体内的新冠特异性IgM水平变化无统计学意义。结果见图1、表2。
  
  3 输注恢复期血浆前后患者体内IL-6水平比较
  
  将输注恢复期血浆当天记为第0天,在第0至第6天对8名患者体内的IL-6水平进行检验并统计分析,多数患者在输注新冠恢复期血浆后第1~2天,其体内的IL-6浓度总体有下降的趋势,但IL-6浓度水平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结果见图2、表3。
  
  4 输注恢复期血浆前后患者体内淋巴细胞百分比变化
  
  对输注前后患者体内的淋巴细胞百分比进行统计分析,在输注新冠恢复期血浆1天后,患者体内淋巴细胞百分比下降,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见图3、表4。
  
  图3患者体内淋巴细胞百分比变化
  
  图3患者体内淋巴细胞百分比变化   下载原图
  
  讨 论
  
  2019-nCoV在人群中的传染性较强,其导致的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目前已在世界范围内流行。在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患者中,有部分患者会转变为重症或危重症患者。如何降低重症或危重症患者的死亡率,提高此类患者的治愈率,是临床医生需要攻克的重难点。有文献报道,利用恢复期血浆治疗急性传染病,可以提高患者生存率,增加患者体内特异性抗体的含量,延长患者的生存期[9]。因此,在目前尚无针对2019-nCoV开发的疫苗以及特异性药物的环境下,通过输注新冠恢复期血浆来治疗重症、危重症患者或可取得较好的疗效。
  
 
  
  本研究中,对输注新冠恢复期血浆的8名重症、危重症患者体内的IL-6、新冠特异性IgM和IgG抗体、新冠病毒在体内的复制情况以及淋巴细胞百分比进行统计分析发现,在输注新冠恢复期血浆1周后,多数患者核酸检测结果转为阴性,且在输注后第一天患者体内的新型冠状病毒特异性IgG含量稍有上升,IgM含量没有明显的变化。由此,我们推测在输注恢复期血浆后,首先血浆内所含有的特异性IgG抗体与患者体内被感染病毒的细胞相结合,由此引发后续的一系列免疫反应,部分抗体被消耗,病毒载量下降,患者核酸检测的结果转阴。IgM在免疫应答早期产生,同时在机体的早期免疫防护中占重要地位。因此在该研究中未观察到IgM有明显变化,很可能是由于检测时间段不是处于免疫应答早期。IL-6作为一种炎性因子,参与炎症反应和免疫应答[10]。有研究表明,约有一半以上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其体内的IL-6水平升高[11,12]。本研究中,多数患者在输注新冠恢复期血浆后,其体内的IL-6水平呈降低趋势,表明输注恢复期血浆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减轻患者体内的炎性反应。部分研究显示,在新冠肺炎重症以及危重症患者中,淋巴细胞百分比显著降低[13]。因此,淋巴细胞百分比的变化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患者疾病的进展情况。通过研究我们发现,在输注新冠恢复期血浆后,短期内患者血液中淋巴细胞百分比降低的趋势并没有被明显的纠正过来。由于,多数重症以及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合并有并发症,这或许是输注新冠恢复期血浆后患者体内淋巴细胞百分比降低的趋势未得到纠正的原因。本研究首次对新冠恢复期血浆在治疗重症新冠肺炎患者的免疫学相关实验室指标进行分析,也存在明显的不足之处:如纳入研究的临床病例数较少,没有评估其它治疗手段对本研究中实验项目的影响,未对康复者血浆中的新冠特异性抗体的滴度水平进行测定等,这些都有待后期做进一步研究完善。综上所述,我们认为输注新冠恢复期血浆可提高重症、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体内相应抗体水平,对治疗新冠肺炎有一定帮助。
  
  利益冲突所有作者均声明不存在利益冲突
  
  参考文献
  
  [1]Vassilev T,Bauer M.Passive immunotherapy of Sepsis with intravenous immune globulin:not all IVIg preparations are created equal[J].Crit Care,2012,16(1):1.
  
  [2]Mair-Jenkins J,Saavedra-Campos M,Baillie J K,et al.The effectiveness of convalescent plasma and hyperimmune immunoglobulin for the treatment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infections of viral etiology:a systematic review and exploratory meta-analysis[J].J Infect Dis,2015,211(1):80-90.
  
  [3]杨晓明,侯继峰.康复期血浆应用于急性病毒性传染病现状及其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前景[J].中国生物制品学杂志,2020,33(3):241-245.
  
  [4]Marano G,Vaglio S,Pupella S,et al.Convalescent plasma:new evidence for an old therapeutic tool?[J].Blood Transfus,2016,14(2):152-157.
  
  [5]Wong V W S,Dai D,Wu A K L,et al.Treatment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with convalescent plasma[J].Hong Kong Med J,2003,9(3):199-201.
  
  [6]Garraud O.Use of convalescent plasma in Ebola virus infection[J].Transfus Apher Sci,2017,56(1):31-34.
  
  [7]Hung I F,To K K,Lee C K,et al.Convalescent plasma treatment reduced mortality in patients with severe pandemic influenza A (H1N1) 2009 virus infection[J].Clin Infect Dis,2011,52(4):447-456.
  
  [8]Emerging understandings of 2019-nCoV[J].Lancet,2020,395(10221):311.
  
  [9]van Griensven J,Edwards T,de Lamballerie X,et al.Evaluation of convalescent plasma for Ebola virus disease in Guinea[J].N Engl J Med,2016,374(1):33-42.
  
  [10]Tanaka T,Narazaki M,Kishimoto T.IL-6 in inflammation,immunity,and disease[J].Cold Spring Harb Perspect Biol,2014,6(10):a016295.
  
  [11]Chen L,Liu H G,Liu W,et al.Analysis of clinical features of 29 patients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J].Zhonghua Jie Hu Xi Za Zhi,2020,43(0):E005.
  
  [12]季明霞,斯小水,何建新,等.NT-proBNP、TNF-α 、IL-6在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严重程度及预后评估中的应用价值[J].浙江医学,2016,38(22):1808-1810.
  
  [13]刘映霞,杨扬,张聪,等.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感染患者肺损伤相关的临床及生化指标研究[J].中国科学(生命科学),2020,50(3):258-269.

推荐文章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