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医学论文范文网

主页
分享医学论文范文

腹腔镜直肠癌根治术和开腹直肠癌根治术后免疫学相关指标的比较

更新时间:2020-12-29 08:26点击:

  刘万忠
  
  营口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外一科(原山东省立医院西院肛肠科)
  
  摘    要:
  
  目的 探讨腹腔镜直肠癌根治术和开腹直肠癌根治术后免疫学相关指标变化情况。方法 选择2018年1至10月营口市中西医结合医院收治的直肠癌患者100例,按手术方式不同分为开腹组和腹腔镜组各50例。开腹组采取开腹直肠癌根治术治疗,腹腔镜组采取腹腔镜直肠癌根治术治疗。比较2组免疫逃逸相关因子[可溶性人类主要组织相容性复合体(major histocompatibility complex,MHC)-Ⅰ类分子链相关基因A蛋白(soluble MHC class Ⅰ chain-related molecule A,sMICA)、可溶性人类MHC-Ⅰ类分子链相关基因B蛋白(soluble MHC class Ⅰ chainrelated molecule B,sMICB)]、应激反应因子[丙二醛(malondialdehyde,MDA)、血红素加氧酶1(heme oxygenase-1,HO-1)、超氧化物歧化酶(superoxide dismutase,SOD)]、胃肠功能相关因子[胃泌素(gastrin,GAS)、血管活性肠肽(vasoactive intestinal polypeptide,VIP)、胃动素(motilin,MTL)]水平。结果 术后,腹腔镜组sMICA低于开腹组(P <0.05);腹腔镜组MDA、HO-1低于开腹组,SOD高于开腹组(P <0.05);腹腔镜组GAS、VIP、MTL低于开腹组(P <0.05)。结论 腹腔镜直肠癌根治术能够有效改善免疫功能和胃肠功能,减轻患者应激反应。
  
  关键词:
  
  直肠肿瘤 腹腔镜检查 肿瘤逃逸 应激反应因子 胃肠功能相关因子
  
  直肠癌是肛肠外科常见恶性肿瘤,发病率逐年升高,目前手术是有效并且常用的治疗方法。传统开腹手术虽然能够彻底切除病灶,且操作方便,但是手术创伤大、术中出血量多,术后容易引发并发症[1]。腹腔镜手术创伤小、术中出血量少、术后恢复快,发生并发症少,被临床广泛应用[2]。有研究表明,腹腔镜直肠癌根治术和开腹直肠癌根治术治疗效果相似,但是腹腔镜直肠癌根治术能够更好的改善胃肠功能和免疫功能,还能减轻应激反应[3-4]。基于此,本研究选择100例直肠癌患者,分别采用腹腔镜直肠癌根治术和开腹直肠癌根治术治疗,比较2组免疫学相关指标的变化情况,报道如下。
  
  1 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选择2019年1至10月营口市中西医结合医院收治的直肠癌患者100例,按治疗方法不同分为开腹组和腹腔镜组各50例。开腹组男性25例,女性25例,年龄35~73岁,平均(54.61±3.01)岁。腹腔镜组男性24例,女性26例,年龄35~74岁,平均(54.91±3.62)岁。2组性别、年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纳入标准:(1)经各项检查确诊为直肠癌,符合直肠癌的诊断标准;(2)具有根治性手术指征;(3)本研究经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通过,患者和家属均知情同意并签署知情同意书。排除标准:(1)合并其他器官肿瘤复发或转移;(2)有放化疗史;(3)合并其他严重心、肝、肾疾病或凝血功能障碍。
  
  1.2 方法
  
  开腹组采用开腹直肠癌根治术治疗,麻醉后依照《中下段直肠癌外科治疗规范》中方法实施,在腹部正中作一个长10cm的切口,常规分离直肠后壁和骶前间隙以及直肠后壁和侧壁,结扎相对应的血管,清扫周边淋巴结,于肿瘤5cm处切断肠管,吻合器吻合肠段。腹腔镜组采用腹腔镜直肠癌根治术,取截石位,全身麻醉后建立15 mmHg(1mmHg=0.133kPa)人工气腹,应用五孔法有效分离肿瘤供血血管,在根部离断夹闭。应用超声刀对系膜进行连续钝性分离,获得整个直肠系膜。在分离时按照直肠系膜切除术原则,依照肿瘤所在部位选择合适的腹壁切口,将切除的肿瘤取出体外,切除。直肠癌置入吻合器底钉座,在腹腔镜下吻合肠管。
  
  1.3 观察指标
  
  (1)比较2组免疫逃逸相关因子,包括可溶性人类主要组织相容性复合体(major histocompatibility complex,MHC)-Ⅰ类分子链相关基因A蛋白(soluble MHC class I chain-related molecule A,sMICA)、可溶性人类MHC-I类分子链相关基因B蛋白(soluble MHC class I chain-related molecule B,sMICB)。(2)比较2组应激反应因子,包括丙二醛(malondialdehyde,MDA)、血红素加氧酶1(heme oxygenase-1,HO-1)、超氧化物歧化酶(superoxide dismutase,SOD)。(3)比较2组胃肠功能相关因子,包括胃泌素(gastrin,GAS)、血管活性肠肽(vasoactive intestinal polypeptide,VIP)、胃动素(motilin,MTL)。
  
  1.4 统计学分析
  
  应用SPSS 19.0统计软件分析数据。计量资料用表达,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或百分比表示,比较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2组免疫逃逸相关因子比较
  
  术前,2组sMICA、sMICB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术后,2组sMICA、sMICB均低于术前,腹腔镜组sMICA低于开腹组(P<0.05),sMICB差异与开腹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表1 2组免疫逃逸相关因子比较
  
  2.2 2组应激反应因子比较
  
  术前,2组MDA、HO-1、SOD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术后,2组MDA、HO-1高于术前,SOD低于术前,腹腔镜组MDA、HO-1低于开腹组,SOD高于开腹组(P<0.05)。见表2。
 
  
  2.3 2组胃肠功能相关因子比较
  
  术前,2组GAS、VIP、MTL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术后,2组GAS、VIP、MTL低于术前,腹腔镜组GAS、VIP、MTL低于开腹组(P<0.05)。见表3。
  
  3 讨论
  
  直肠癌是临床常见的恶性肿瘤,严重影响患者生活质量和生命,目前临床主要采取手术加化疗治疗。直肠癌根治术是切除直肠癌组织对应的肠段并且彻底清扫结肠系膜以及相应的淋巴管、血管、壁层筋膜,最大程度清除微小病灶组织,减少术后复发[5]。有研究显示,传统开腹直肠癌根治术和腹腔镜直肠癌根治术相比,手术切除范围、手术效果、淋巴结的清扫范围、术后肿瘤细胞的转移率等基本保持一致,生存率和复发率也没有明显差异,但是传统开腹手术创伤较大,手术过程中的视野受到限制,影响术后康复,腹腔镜直肠癌根治术具有手术创伤小、术中出血少、术后康复快等优点[6]。
  
  表2 2组应激反应因子比较
  
  表3 2组胃肠功能相关因子比较
  
  本研究结果显示,术后,腹腔镜组sMICA、MDA、HO-1、GAS、VIP、MTL低于开腹组,SOD高于开腹组(P<0.05)。sMICA能够和免疫细胞表面的自然杀伤细胞活化性受体竞争性的相结合,使淋巴细胞的活性降低,与肿瘤细胞的免疫逃逸机制密切相关。sMICA和sMICB都是MHC-1类相关分子,sMICA和sMICB分别是MICA和MICB的可溶性配体形式,能够参与到机体免疫调节、免疫应答和某些病理状态中,其中MICA不仅能够促进自然杀伤细胞的增殖,还能加强对肿瘤细胞的杀伤作用,sMICA与多种肿瘤的发生和发展有关,是肿瘤患者预后的重要标志物[7-8]。腹腔镜组sMICA的水平低于开腹组,提示腹腔镜直肠癌根治术能够更强更好的对肿瘤细胞起到免疫杀伤作用,改善免疫功能。手术会对患者造成一定的损伤,使机体产生氧化应激反应。HO-1是微粒体的限速酶,能够对血红素的降解起催化作用,当机体处在应急状态时,能够参与体内各种炎性反应和氧化应激反应,起到抗凋亡、抗炎和保护细胞的作用[9]。MDA是脂质过氧化物,检测MDA含量能够间接反映组织中氧自由基含量的变化以及组织损伤程度。SOD是抗氧化酶,对机体抗氧化平衡和维持氧化具有重要作用[10]。本研究结果显示,术后,腹腔镜组HO-1和MDA低于开腹组,SOD高于开腹组,提示腹腔镜直肠癌根治术能够减轻应激反应[11]。直肠癌是消化系统恶性肿瘤,实施消化道手术会对胃肠道功能产生一定程度的影响,因此探寻消化道手术对胃肠激素的影响有重要意义[12-13]。胃肠激素的波动水平能够有效反映胃肠道功能恢复的速度和程度。本研究结果显示,术后,GAS、VIP、MTL均较术前有所降低,腹腔镜组GAS、VIP、MTL低于开腹组,提示腹腔镜直肠癌根治术能够引起较小的胃肠波动,并且能有效改善胃肠功能。
  
  综上所述,腹腔镜直肠癌根治术能够有效改善免疫功能和胃肠功能,减轻应激反应,值得临床应用推广。
  
  参考文献
  
  [1]任晓彬,陈香,杨鹏飞,等.腹腔镜直肠癌根治术和开腹直肠癌根治术后直肠癌患者免疫学相关指标的比较[J].癌症进展,2019,17(23):2859-2862.
  
  [2]杜一鸿,刘云莉,李明杰,等.术前营养支持对腹腔镜结直肠癌根治术后免疫功能和并发症的影响[J].河北医药,2017,39(21):3258-3260,3264.
  
  [3]李新,程晓磊,王志光,等.新辅助放化疗后行腹腔镜手术与单纯腹腔镜手术治疗直肠癌效果比较[J].肿瘤研究与临床,2017,29(11):749-752.
  
  [4]冯东升.腹腔镜结直肠癌标本经自然腔道取出术与传统腹腔镜结直肠癌根治术对患者术后康复的影响[J].现代肿瘤医学,2018,26(22):3601-3605.
  
  [5]朱帜明.腹腔镜直肠癌根治术对直肠癌患者血清MMP-9、TIMP-1和免疫细胞含量的影响[J].标记免疫分析与临床,2018,25(11):1696-1699.
  
  [6]莫琳,刘保荣.腹腔镜与开腹直肠癌根治术对直肠癌患者机体炎症和免疫功能的影响[J].解放军医药杂志,2017,29(12):28-31.
  
  [7]王永森,谢贻祥,王传思,等.腔镜与传统根治术对结直肠癌患者机体应激及细胞免疫力影响的对比研究[J].中华全科医学,2016,14(8):1279-1281.
  
  [8]曹广,梁杰雄,王晓东,等.腹腔镜与开腹直肠癌根治术的疗效比较[J].中国微创外科杂志,2016,16(7):581-585.
  
  [9]唐猛.对直肠癌患者进行腹腔镜直肠癌根治术与开腹直肠癌根治术的近期疗效对比[J].当代医药论丛,2018,16(6):8-10.
  
  [10]薛波.腹腔镜直肠癌根治术与开腹直肠癌根治术治疗直肠癌的近期疗效分析[J].中国社区医师,2016,32(23):53-54.
  
  [11]张传强,华浩东.腹腔镜直肠癌根治术对患者血清炎症因子及氧化应激反应的影响[J].川北医学院学报,2017,32(5):771-774.
  
  [12]郑毅.探究腹腔镜与开腹直肠癌根治术对患者自主神经功能及免疫系统的影响[J].医学理论与实践,2019,32(10):1531-1533.
  
  [13]陈坤,李海霞,张可名,等.腹腔镜与开腹直肠癌根治术近期疗效及对胃肠功能影响的临床应用价值[J].中国实验诊断学,2018,22(8):1396-1398.

推荐文章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