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医学论文范文网

主页
分享医学论文范文

血清免疫学指标与妊娠期肝内胆汁淤积症母婴结局关系的调查分析

更新时间:2021-01-15 08:56点击:

  何妍春 胡文胜 曹芬
  
  
  杭州市富阳区第一人民医院产科 杭州市妇产科医院产科
  
  
  摘    要:
  
  
  目的 调查妊娠期肝内胆汁淤积症孕妇血清学免疫指标与其妊娠结局的关系。方法 选取本院2013年9月-2016年9月诊断为妊娠期肝内胆汁淤积症(ICP)的75例产妇作为研究对象,根据患者病情分为轻度ICP45例、重度ICP 30例,并以同期正常产妇30例作为对照组,调查分析产妇免疫功能量化指标,以妊娠结局不良为终点事件,采用Logistics回归分析免疫功能相关指标与妊娠结局不良的风险关系。结果 ICP患者CD3、CD4水平分别为(13. 31±1. 82)%、(12. 32±2. 26)%明显,低于对照组,且重度ICP低于轻度ICP,而CD8、Ig A、Ig G、Ig M水平明显高于正常组,重度ICP高于轻度ICP,ICP患者C3、C4、L水平明显低于正常组患者,且重度ICP低于轻度ICP,而WBC、N水平高于正常组,重度ICP高于轻度ICP,上述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 <0. 05),CD3、CD4、CD8、Ig A是ICP妊娠不良结局的独立风险因素。结论 娠妊期肝内胆汁淤积症患者免疫指标异常与妊娠不良结局密切相关。
  
  
  关键词:
  
  
  妊娠期肝内胆汁淤积症 免疫指标 母婴结局
  
  
  妊娠期肝内胆汁淤积症(ICP)可导致围生儿死亡率明显增加,是导致围生期产妇不良结局和死亡的重要疾病[1]。ICP主要表现为皮肤瘙痒、可伴有轻度黄疸、消化不良等症状。ICP为高危妊娠,需动态检测转氨酶、胎儿心率等指标,必要时及时调整产科处理方案[2,3]。目前研究证实ICP的发病与雌激素代谢异常、基因易感、环境因素等密切相关[4]。目前相关研究证实免疫功能异常可能参与ICP的发生和进展[5],本研究调查分析ICP患者免疫功能量化指标情况,并采用Logistics回归分析探讨免疫功能相关指标与ICP妊娠不良结局的关系,以指导ICP的围产期管理。
  
  
  1 资料与方法
  
  
  1.1 资料
  
  
  75例妊娠期肝内胆汁淤积症患者为本院2013年9月-2016年9月收治,妊娠期肝内胆汁淤积症的诊断参照《妊娠期肝内胆汁淤积症诊疗指南(2015)》。纳入标准:(1)所有产妇及家属知情同意本研究;(2)临床资料完整,并能完成随访。排除标准:(1)合并其他妊娠并发症的产妇包括妊娠期糖尿病、妊娠期高血压、妊娠期甲状腺功能异常等;(2)既往合并高血压、糖尿病、肝脏或肾脏疾病的患者。(3)合并可能影响机体免疫功能指标检测疾病的患者;(4)合并认知功能障碍的患者。75例ICP患者平均年龄为(28.9±1.8)岁,体质量指数(BMI)为(22.9±1.7)kg/m2;其中轻度ICP 45例、重度ICP 30例,并以同期正常产妇30例作为对照组,各组年龄、体质量指数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 方法
  
  
  1.2.1 血清中CD3、CD4、CD8阳性细胞百分比检测
  
  
  采用BD FACSCanto II流式细胞仪(美国BD)检测患者外周血中CD3、CD4、CD8阳性细胞百分比的含量,具体操作按抗体说明书进行,实验试剂购于美国ABCAM有限公司。
  
  
  1.2.2 血清中免疫球蛋白水平测定
  
  
  抽取外周血5 ml,离心后取上清液,采用全自动免疫比浊仪测定血清中IgA、IgG、IgM水平,计算样品浓度。
  
  
  1.2.3 血常规水平检测
  
  
  抽取外周血5 ml,采用全自动血球分析仪检测患者血常规,收集白细胞计数(WBC)、中性粒细胞比(N)、淋巴细胞比例(L)。
  
  
  1.2.4 血清中补体C3(C3)、补体C4(C4)水平检测
  
  
  抽取外周血5 ml,采用美国贝克曼库尔特IMMAGE8000免疫化学系统,采用免疫散射比浊法测定。
  
  
  1.2.5 妊娠不良结局
  
  
  随访胎儿结局包括胎儿窘迫、早产、围产儿并发症、产后出血、羊水II°以上污染率、新生儿出生体质量异常、终止妊娠周期等反应妊娠结局指标的差异,以上反应妊娠结局指标的诊断均参照中华医学会妇产科分会制定的相关诊断标准执行。
  
  
  1.3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 21.0软件进行资料的统计分析。符合正态分布的定性资料以%表示,比较采用χ2检验;定量资料以±s表示,比较采用独立样本t检验或配对样本t检验。不符合正态分布的数据进行非参数秩和检验。以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各组CD3、CD4、CD8细胞计数及血清Ig A、Ig G、Ig M水平比较
  
  
  ICP患者CD3、CD4水平分别为(13.31±1.82)%、(12.32±2.26)%明显低于正常组患者,且重度ICP低于轻度ICP,而CD8、IgA、IgG、IgM分别为(9.83±0.17)%、(6.75±2.73)%、(4.25±0.24)%、(2.38±0.41)%明显高于正常组,重度ICP高于轻度ICP,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1)。
  
  
  表1 各组CD3、CD4、CD8及Ig A、Ig G、Ig M水平比较
  
  
  2.2 各组患者血清中C3、C4、WBC、L、N
  
  
  ICP患者C3、C4、L水平分别为(2.2±0.7)mmol/L、(2.5±0.8)mmol/L、(16.8±3.4)mmol/L明显低于正常组患者,且重度ICP低于轻度ICP,而WBC、N分别为(16.8±3.4)%、(77.5±11.8)%明显高于正常组,重度ICP高于轻度ICP,组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2)。
  
  
  表2 各组患者血清中C3、C4、WBC、L、N
  
  
  2.3 Logistic分析探讨免疫学指标与妊娠不良结局的风险关系
  
  
  以WBC、N、L、C3、C4、CD3、CD4、CD8、IgA、IgG、IgM水平等作为自变量纳入方程,将妊娠结局不良作为终点事件,结果提示CD3、CD4、CD8、IgA是ICP患者妊娠结局不良的独立风险因素(表3)。
  
  
  表3 Logistic分析探讨免疫学指标与妊娠不良结局的风险关系
  
  
  3 讨论
  
  
  ICP是妊娠期特有的并发症,病情严重可导致早产、胎儿窘迫、死胎、死产等[6]。ICP的发病机制与异常、激素、免疫功能异常密切相关,ICP主要临床表现为皮肤瘙痒和轻度肝功能异常[7]。ICP是一种可逆性的胆汁淤积症,目前尚无特效方法治疗,研究ICP的发病机制,早期识别ICP的危险程度预测妊娠不良结局的发生,加强ICP患者的妊娠期管理,具有重要的临床意义[8]。多数研究证实ICP患者存在不同程度的免疫功能异常,ICP患者免疫功能异常与妊娠后胎盘与母体之间存在潜在的免疫耐受机制密切相关[9-12]。调查分析ICP患者免疫功能现状具有重要的临床意义。
  
  
  免疫功能失调导致胆汁酸代谢紊乱,进而诱发ICP淤积,高浓度的免疫球蛋白提示机体存在严重的免疫反应[13,14]。免疫球蛋白是参与体液免疫中重要介质,IgA、IgG、IgM比较准确的反应机体体液免疫活化的程度,本研究中反应体液免疫反应程度的免疫球蛋白IgA、IgG、IgM水平增加,而且重度ICP要高于轻度ICP患者。CD3、CD4细胞是辅助性T细胞,辅助性T细胞水平增高可以有助于抑制免疫炎症损伤,进而改善患者病情,是机体免疫炎症反应过程中活化的细胞种类,CD8细胞是调节性T细胞可以促进免疫损伤的进一步发展,诱发自身免疫功能损伤[15]。因此当机体免疫损伤时CD8细胞百分比可明显增高,证实了ICP患者CD3、CD4水平下降,而CD8水平明显上升,进而促进ICP过程中免疫损伤。补体C3、C4是参与体液免疫的重要介质,过度的免疫活化可导致补体水平下降,研究结果也证实了ICP患者存在不同程度的C3、C4水平下降。
  
  
  进一步分析ICP患者妊娠不良结局的风险因素,结果证实CD3、CD4、CD8、IgA是妊娠期肝内胆汁淤积患者预后不良,这提示在今后的临床工作中重点监测ICP患者细胞免疫功能状态。
  
  
  研究结果提示ICP的发病和免疫功能存在潜在联系,ICP患者存在不同程度的免疫指标异常,动态检测ICP患者免疫功能,有助于早期预测妊娠不良结局,改善患者的临床预后。
  
  
  参考文献
  
  
  [1]张洁,俎德学.妊娠期肝内胆汁淤积症患者血小板活化及凝血功能的改变[J].中国妇幼保健,2018,33(7):1669-1671.
  
  
  [2]何静媛,赖曾珍,徐亚,等.妊娠期肝内胆汁淤积症患者胎盘abcb4基因的表达与围产儿预后的相关性研究[J].中华全科医学,2018,16(12):2052-2055.
  
  
  [3]张丽,孙琴,王晓东,等.妊娠肝内胆汁淤积症患者血浆尿皮素水平下降的临床意义[J].四川大学学报:医学版,2015,46(2):263-266.
  
  
  [4]白欣立,张亚男,王小康,等.Citrin缺陷导致的新生儿肝内胆汁淤积症患儿SLC25A13基因突变分析[J].中国儿童保健杂志,2017,7(2):117-120,127.
  
  
  [5]白欣立,张亚男,杨亭亭,等.Citrin缺陷导致新生儿肝内胆汁淤积症患儿临床特点及SLC25A13基因分析[J].中国妇幼保健,2017,3(19):132-135.
  
  
  [6]费冬,俞丁丁.低分子肝素治疗妊娠期肝内胆汁淤积的效果及对细胞因子的调节作用[J].中国基层医药,2017,24(2):263-266.
  
  
  [7]于亚莉,冯辉.复方丹参注射液联合多烯磷脂酰胆碱治疗对妊娠期肝内胆汁淤积症患者血清VEGF、IFN-γ水平及新生儿结局的影响[J].中国妇幼保健,2018,33(11):2438-2441.
  
  
  [8]王淑贞.妊娠期肝内胆汁淤积症患者雌激素及血脂水平的变化[J].热带医学杂志,2017,17(6):776-778,835.
  
  
  [9]王露颖,黄璐,余婕,等.过氧化物酶体增殖物激活受体-α对妊娠期肝内胆汁淤积症代谢的影响及调控机制[J].中国妇幼保健,2017,32(15):3501-3504.
  
  
  [10]高翔,张华,庞秋梅,等.乙型肝炎病毒感染对妊娠期肝内胆汁淤积症患者母婴免疫系统及妊娠结局的影响[J].中国医药导报,2015,4(21):59-62.
  
  
  [11]黄鹰.TNF-α在妊娠期肝内胆汁淤积症中表达的研究[J].重庆医学,2015,6(14):1913-1915.
  
  
  [12]陈英.ICP患者血清FE3及免疫功能指标测定的临床意义[J].放射免疫学杂志,2009,22(4):315-317.
  
  
  [13]刘莉萍,宣荣荣,朱虹,等.地塞米松辅助治疗对妊娠期肝内胆汁淤积症患者免疫功能、肝功能的影响[J].中华全科医学,2018,16(12):2049-2051,2091.
  
  
  [14]周丽华,杨威.多烯磷脂酰胆碱辅助治疗对妊娠期肝内胆汁淤积症患者免疫功能及SOCS-3、TNF-α、IL-12表达的影响[J].中国现代医学杂志,2018,28(3):41-45.
  
  
  [15]曹卫平,陈廷美,毛雨,等.功能性T细胞亚群与妊娠期肝内胆汁淤积症关系的研究进展[J].中国妇幼保健,2013,28(36):6079-6080.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