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医学论文范文网

主页
分享医学论文范文

论干细胞激活过程是少阴病的生理学基础

更新时间:2020-08-12 08:22点击:

摘    要:
人体中各种生命现象是能量代谢过程和干细胞分裂分化过程协同作用的结果。干细胞分裂分化过程构建了人体生理结构,是人体阴分的生理基础,干细胞可以认为是人体内肾精的物质基础。干细胞的存储和激活是人体内阴分过程的起点,可以理解为少阴经的生理基础。干细胞的存储和激活同脱氧核糖核酸(Deoxyribonucleic Acid,DNA)分子结构密切相关,同时受到人体神经内分泌系统的调控。干细胞存储和激活过程持续有序进行才能维持人体生命现象。干细胞的存储和激活可以认为是人体内足少阴经生理学基础,干细胞激活过程的调控就是手少阴心经的生理学基础。干细胞激活过程同人体能量代谢、能量物质分配密切相关,这一过程出现异常就会形成一系列少阴病,少阴病可以分为少阴中风和少阴伤寒。少阴病的治疗原则包括了温补肾阳、交通心肾、避免阴阳离决。
 
关键词:
能量代谢 干细胞 少阴病 阴阳 肾精
张仲景在《伤寒杂病论》中提出了以六经为核心的疾病分类体系,并提供了相应的治疗原则和方剂,阐明六经生理学基础及六经提纲证的生理病理学含义将为建立中西医学之间交流的桥梁作出贡献。现代医学领域内存在大量关于生命的定义,这些定义并没被广泛接受也并未成为临床疾病分类和治疗的依据[1-2]。在中医领域,阴阳概念是中医认识生命、定义生命的基础,生命本质认识就成为中西医交流的契合点。现已有文献将人体内生命本质归结为干细胞分裂分化和能量代谢两个核心生理过程[3-4]。能量代谢过程为阳,其本质是人体内能量转换过程,也是人体内气化过程的生理基础。干细胞分裂分化过程属于阴,是构建人体形态结构的生理基础,干细胞分裂分化过程受到基因的控制并成为微观基因和宏观表型之间的桥梁。能量物质是人体内的能量代谢过程和干细胞分裂分化过程的共同底物,能量物质进入人体后就形成两条主要代谢途径:(1)直接氧化形成代谢终产物;(2)进入干细胞内构建细胞结构,激活并推动干细胞进入分裂分化过程并生成体细胞。从能量物质这个角度来看,干细胞的分裂分化过程是人体内的一条特殊能量物质代谢通路,是由阳化阴的生理学基础。人体内阴分过程可以分为太阴经、少阴经和厥阴经[5]。干细胞分裂分化过程也可以细分为三个过程并同三阴经相对应,即太阴经的生理学基础在于为人体的所有代谢过程提供能量物质;厥阴经的生理学基础在于干细胞分裂分化形成体细胞,最终实现人体内组织细胞的更新和修复[6];而少阴经的生理学基础在于干细胞的存储激活和动员。本文将详细探讨少阴病的生理学基础。
 
1 少阴经的生理学基础
人体中的少阴经分为足少阴肾经和手少阴心经,连接肾脏和心脏。足少阴肾经是人体阴分的起点,即肾精是化血过程的起点。肾主藏精,肾精能以少量、多次、连续进行动员的方式来化血,维持人体生理结构的稳定,气机的通畅。肾精过于封藏而不化血,人体会出现独阳无阴,生命现象就会终止。如果肾精过度动员,人体虽然会出现一过性气血亢旺,随之而来的是肾精耗竭,后续化血能力下降,这也会导致生命现象的终结。心主神明,支配和制约肾精化血,维持肾精储备和动员之间的平衡状态,这样才能保证化血过程持续、长久、稳定进行,实现“水火既济”和人体生命现象延续。这是少阴经连接于心的生理学基础。
 
近些年来,已经有不少学者逐渐认可将肾精就是干细胞[7-10]。就生命现象本质而言,干细胞储存、激活并分裂分化形成体细胞的过程是人体生命现象的本质特征。人体内的干细胞主要有以下三个生理功能:(1)发育成成熟的多细胞个体;(2)完成机体内的体细胞更新,使得人体细胞更新处于平衡状态;(3)机体出现各种损伤后,通过干细胞分裂分化实现组织器官的修复[11]。干细胞分裂次数有极限性,在60次左右,不能进行无限分裂分化。人体发育成熟以后,骨髓中存有一定数量的多能干细胞,即骨髓间充质干细胞。这些干细胞不仅能够分裂分化形成血细胞,还能迁徙到特定组织,转化成特异性干细胞,分化形成相应的体细胞。骨髓内干细胞又被视作人体内的干细胞储备库。一旦骨髓库中的干细胞被耗竭,人体内的细胞更新过程将停滞,死亡也就不可避免。
 
干细胞分裂分化形成体细胞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生理过程,也是现今医学研究热点。大体上讲,干细胞分裂分化过程是细胞内基因有序启动和封闭的结果,并同细胞内的生化反应和代谢通路密切相关。干细胞有静默状态和激活状态,这两种状态由脱氧核糖核酸(Deoxyribonucleic Acid,DNA)的结构和功能所决定。DNA双螺旋结构决定了DNA分子存在封闭和开放两种相互排斥的状态。闭合状态的DNA保持着双螺旋结构,复制和转录都处于低水平甚至停滞状态,这有利于遗传信息的保存和DNA损伤修复。此时的细胞,尤其干细胞内仅有少量基因开放,细胞维持着低水平的能量代谢和蛋白质的更新,这可以认为是干细胞的静息状态。一旦DNA进入解链状态,DNA复制或转录就将激活,细胞内的代谢通路必将出现一系列改变,这些改变可以概括为:(1)与核糖或脱氧核糖、核苷、核苷酸等物质合成相关的代谢通路将得以增强,并为DNA的复制或转录提供物质基础;(2)细胞内三磷酸腺苷(Adenosine-Triphosphate,ATP)生成过程将增强,为DNA的复制和转录提供能量基础。DNA解链增加,细胞内代谢增强也就预示着干细胞进入激活状态。干细胞激活过程可以定义为足少阴经的生理基础。
 
干细胞激活过程受到机体内神经内分泌系统和组织间的旁分泌系统调控。这些调控系统通过释放神经递质、激素、细胞因子等活性分子,作用于细胞内信号传导系统,调控细胞内的能量代谢过程、基因的开启和封闭,影响干细胞的激活和分裂分化走向。在细胞中,信号传导系统归属于火行,基因的存储和启动属于水行,信号传导系统促使基因进行表达也是细胞内水火既济的表现[4]。在人体中,干细胞是归属于水行,神经内分泌系统和旁分泌系统也都归属于火行,神经内分泌细胞、旁分泌系统共同调控干细胞分裂分化,也是人体中水火既济的具体体现[12]。信号传导过程的主要生化反应是信号传导蛋白磷酸化和去磷酸化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ATP被转化成二磷酸腺苷(Adenosine Diphosphate,ADP),即一个高能磷酸键的热能被释放出来。细胞内信号传导系统传导细胞外刺激过程也是一个耗能的过程。
 
结合现代生理学和分子生物学等研究成果,可以将细胞内DNA解链增强的过程定义为少阴经的生理学基础,而信号传导系统对基因的调控就可以定义为水火既济的生理学基础。伴随DNA解链的增强,人体内的干细胞也就由静息状态进入激活状态,这可以定义为足少阴肾经的生理基础,而人体内神经内分泌系统调控的干细胞激活过程可以定义为手少阴心经的生理学基础。
 
2 少阴病提纲证的生理学基础
“少阴之为病,脉微细,但欲寐。”这是少阴病的提纲证。这个提纲分为两个部分,“脉微细”表明精血亏虚[13],“但欲寐”表现神经系统处于一定的抑制状态。按照《伤寒论》的体例,少阴病分为少阴中风和少阴伤寒。少阴伤寒就意味着干细胞动员和激活过程受到抑制,进入分裂分化过程的干细胞也随之下降,这就形成肾精动员不足而导致精血亏虚的现象,在血管上的表现就是微脉和细脉。干细胞分裂分化过程减弱,机体内细胞更新下降,参与人体代谢过程的细胞就减少,能量代谢活动减弱。神经内分泌系统内代谢活动下降就可以表现为“但欲寐”,即人自感昏昏沉沉、嗜睡明显,人体的机械运动也明显下降。这是一种“阴消阳消”的状态。机体内还可以出现一种“阴消阳长”状态,即在干细胞动员激活过程出现减弱后,能量物质不参与干细胞分裂分化过程,而是过量地进入体细胞内进行氧化代谢,促进体细胞能量代谢过程增强。神经系统在这种情况下就会过度兴奋后的抑制现象,从而表现为“但欲寐”,此时可能会伴有局部机械运动强化的现象。这种“阴消阳长”即为中医理论中的阴阳背离的现象,特定条件下就成为死亡的征兆。
 
少阴出现中风证候时,人体内干细胞动员增强,进入分裂分化状态的干细胞增加。干细胞动员和激活时需要从周围组织中摄取大量能量物质,促使血管中的能量物质向血管外转移,这就导致血管内能量物质不足而形成“脉微细”的临床表现。此时,人体内的能量代谢过程可以出现因能量物质减少而表现为能量代谢过程下降的现象,神经系统表现为“但欲寐”。这时人体也会出现一种“阴长阳消”的现象,一旦能量代谢过程下降到临界点时也会触发机体死亡。另外一种情况就是伴随干细胞动员增强,参与能量代谢过程的体细胞也随之增加,能量物质大量消耗后出现“脉微细”的临床表现,而神经系统就表现为兴奋性抑制的现象,同样可以表现为“但欲寐”。由此可见,少阴中风证出现时,人体将会逐渐出现干细胞分裂分化和能量代谢过程逐渐增强的过程,即人体疾病有向愈的趋势。这就是282条所论述的“少阴中风,脉阳微阴浮者,为欲愈。”
 
少阴病篇出现非常多的死亡证候,少阴病篇的288~293条是少阴病死证条文。中医对死亡的认识就是阴阳离决导致死亡,即能量代谢过程和/或干细胞分裂分化过程出现中断会导致人体死亡。在少阴伤寒中如果出现“阴消阳长”的现象和少阴中风证中的“阴长阳消”都预示着阴阳离决的死亡证候,即干细胞激活动员过程减弱同能量代谢过程之间出现背离现象,任何一个生理过程减低到零界状态都会诱发死亡。少阴病篇288~293条就是在论述少阴病的死亡征兆,这些征兆对临床疾病判断非常有意义。
 
3 少阴病的治疗原则
少阴经的生理学基础在于适度激活静默状态的干细胞,促使这些干细胞进入分裂分化过程,实现机体内体细胞的更新和组织器官的修复。从分子生物学角度来看,干细胞激活需要以能量物质和ATP作为物质基础,促使碱基、核糖核酸(Ribonucleic Acid,RNA)和DNA合成,随后干细胞才能进入分裂分化周期。能量物质激活干细胞可以定义为肾纳气的现代生理学基础。少阴病的治疗原则包括了温补肾阳、交通心肾、避免阴阳离决。
 
根据这些原则来分析,少阴病篇297~303条为温肾阳的方剂,附子就是这类方剂的主药。304~306条体现了交通心肾的治疗原则,治疗方剂中就使用葱白作为交通心肾的药物。307~321条可以认为是少阴中风的条文。少阴中风不仅有寒证,需要用桃花汤、真武汤、四逆散和吴茱萸汤来等温阳的方剂治疗(307~321条);也有可能出现热证,治疗上就需要清热,因此黄连阿胶汤就采用黄连、黄芩清热,甚至采用了大承气汤清下热结(314~321条)。
 
从经络上来看,咽喉部是少阴经的循经部位,所以在少阴病篇最后的三个方剂都是有关咽喉病变的条文(322~325条)。从干细胞分裂分化角度来看,咽喉部位的扁桃体是淋巴细胞增生成熟的场所,淋巴细胞的增生成熟过程也是干细胞分裂分化过程的体现。因此,可以通过观察咽喉部扁桃体的变化来评估机体内干细胞分裂分化状态。同时,人体内能够体现干细胞分裂分化过程的典型器官中,扁桃体几乎处于最高位置,这或许是咽喉部成为足少阴肾经循行末端的原因之一。正因为如此,在少阴病中,有4条条文论述了咽喉部病变的治则。
 
4 总结
近些年来,一些学者采用张仲景六经思路辨证施治某些疾病[14-16]。这些研究思路有助于深入探讨伤寒六经的生理基础及相关治疗原则。以能量代谢过程和干细胞分裂分化过程为核心为探讨《伤寒论》中六经的生理学基础开启了新的思路。就人体的整个代谢过程来看,干细胞分裂分化过程是构建微观基因和宏观生理病理表现的桥梁,而干细胞的存储和激活动员是少阴经的生理学基础,其分子学基础就在于DNA的结构和功能。干细胞的动员激活异常就形成少阴病,严重时就可能导致死证出现。温补肾阳、交通心肾、避免阴阳离决是少阴伤寒证治疗的基本原则;温肾阳和适度清解热邪则是少阴中风证治疗的基本原则。笔者仅对《伤寒论》少阴病提纲证及整篇体例进行简单探讨,对各个证型的生理病理基础以及临床常见疾病类型则需要进一步研究探讨。
 
参考文献
[1]TRIFONOV EN.Vocabulary of definitions of life suggests a definition[J].J Biomol Struct Dyn,2011,29(2):259-266.
 
[2]MIX LJ.Defending definitions of life[J].Astrobiology,2015,15(1):15-19.
 
[3]FANG H,XIAO D S.Probing the Definition of Yin and Yang in Our Body[J].World Journal of Integrated Traditional and Western Medicine,2018,4(1):25-30.
 
[4]XIAO D S,FANG H,SUN W J,et al.A medical understanding on the wuxing theory in cell[J].World Journal of Integrated Traditional and Western Medicine,2016,2(3):27-35.
 
[5]肖党生.另眼看中医:中西合璧的探索[M].杭州:浙江科技出版社,2010:163-177.
 
[6]肖党生,杨介钻,方辉.论机体的抗损伤修复是厥阴病的病理基础[J].浙江中医杂志,2019,54(7):477-479.
 
[7]温昊天,隋华,李琦,等.干细胞与中医理论关系的思考[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7,32(4):1422-1424.
 
[8]徐德成,马迎民,范吉平.中医“肾精”的现代医学内涵[J].中医杂志,2017,58(22):1891-1897.
 
[9]张金生,张宝霞.“肾精”与“干细胞”的同一性认识[J].中华中医药学刊,2018,36(2):326-328.
 
[10]黄中迪,高建东.中医肾精与干细胞关系辨识[J].山东中医杂志,2014,33(12):957-959.
 
[11]XIAO D S,FANG H,PAN H Y,et al.Stem cells:a new strategy for treatment of infections[J].医学争鸣,2017,8(4):3-8,13.
 
[12]XIAO D S,YANG J Z,FANG H.Wuxing Theory is an Ideal Mode for Discovering the Interrelationships Between the Energy Metabolism and Stem Cell Proliferation&Differentiation in Our Body[J].World Journal of Integrated Traditional and Western Medicine,2018,4(3):56-61.
 
[13]方辉,杨介钻,肖党生.中医脉学探究[J].中医临床研究,2018,10(24):3-6.
 
[14]李晓霞,黄仕沛,关影芳,等.六经辨证理论与慢性心力衰竭神经内分泌激活的相关性探讨[J].中医临床研究,2018,10(18):53-59.
 
[15]韩海成,林丽珠.六经辨证浅析肝细胞性肝癌[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7,32(8):3650-3652.
 
[16]孔丽君.从六经辨证论原发性高血压病的病证分类与经方应用[J].浙江中医杂志,2017,52(10):721-722.

推荐文章

在线客服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