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医学论文范文网

主页
分享医学论文范文

中枢神经特异蛋白和神经元特异性烯醇化酶水平对急诊高血压脑出血患者预后预测的价值

更新时间:2020-12-14 08:23点击:

    摘要:
    目的:探讨中枢神经特异蛋白(Solubleprotein-100β,S100β)和神经元特异性烯醇化酶(Neuronspecificenolase,NSE)水平预测急诊高血压脑出血患者预后的价值。方法:回顾性分析我院2018年04月至2019年07月期间急诊入院的190例高血压脑出血患者血清S100β蛋白和NSE水平,统计患者入院后30天的病死率。采用Pearson分析血清S100β蛋白、NSE水平与预后的相关性;以ROC曲线评估血清S100β蛋白和NSE水平单独和联合预测高血压脑出血患者的预后。结果:Pearson相关性分析结果显示患者血清S100β蛋白与NSE含量呈正相关(r=0.16,P<0.05)。ROC曲线显示:S100β、NSE均可单独预测患者预后,而预测的准确性依次为:S100β>(S100β+NSE)=NSE。结论:S100β、NSE作为生物学指标可以预测患者预后,S100β准确性更高。
    关键词:
    高血压性脑出血中枢神经特异蛋白神经元特异性烯醇化酶预后
    高血压性脑出血(Hypertensiveintracerebralhemorrhage,HICH)是当前威胁人类生命的主要疾病之一,近年来受到广泛关注[1,2]。高血压性脑出血起病急,具有高病死率和高致残率等特点[3]。因此,早期预测患者预后对制定个体化治疗方案和做好医患沟通有很大帮助。
    临床上常用的预测患者预后的评分量表有改良早期预警评分(Modifiedearlywarningscore,MEWS)、英国国家早期预警评分(NationalEarlyWarningScore,NEWS)、简单临床评分(Simpleclinicalscore,SCS)、改良的脑出血评分量表(Modifiedintracerebralhemorrhage,MICH)等,且在临床已被证实可以预测患者的预后[4,5]。脑卒中后评估脑功能损伤的生化指标有NSE、S100β、UCH-L1、PENK-A、GFAP等[6,7]。脑出血后患者血清NSE、S100β升高,而急诊早期使用NSE、S100β预测患者预后尚无报道[8,9]。本研究主要探讨S100β和NSE单独预测,以及两个指标联合预测急诊高血压脑出血患者预后价值,现报道如下。
    1资料和方法
    1.1一般资料
    选取我院2018年04月至2019年07月在急诊科就诊的高血压性脑出血患者190例,其中男性106例,女性84例,最小年龄23岁,最大年龄89岁,平均年龄64.94±11.76岁。收缩压173.92±32.83mmHg,舒张压96.28±15.97mmHg。纳入标准:(1)符合自发性脑出血诊断标准[2];(2)急诊通过头颅CT证实为脑出血;(3)签署知情同意书。排除标准:(1)年龄小于18岁;(2)有明确的颅脑外伤及其他系统的合并伤、复合伤;(3)存在心、肺、肝、肾、脾等重要脏器病变;(4)存在恶性肿瘤、血液系统、免疫性及其它神经系统性疾病;(5)既往有服用抗凝药物史;(6)患方拒绝或放弃此项检测。该实验遵从赫尔辛基宣言相关标准,经我院伦理委员会审核批准。告知相关事项及风险,签署知情同意书。
    1.2方法
    1.2.1NSE检测
    对符合纳入标准的患者在急诊科时行静脉采血留取标本。自患者入院后开始计算,第30天时通过随访病历资料或电话随访患者的生存状况。根据结果进行分组:随访时存活者入存活组,随访时死亡者入死亡组。
    1.2.2S100β蛋白检测
    S100β蛋白值的测定采用武汉明德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免疫定量分析仪(型号:QMT8000),应用固相免疫层析技术检测血清S100β蛋白浓度。
    采集时避免溶血,S100β蛋白试剂盒参考范围:0.05-0.18ng·ml-1,具体操作严格按试剂盒说明进行。NSE的测定采用罗氏cobas®E411电化学发光全自动免疫分析仪以电化学发光原理进行检测,NSE参考范围0-15ng·ml-1。
    1.3统计学处理
    使用SPSS22.0软件对数据进行分析,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表示,两组间数据比较采用独立样本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X2检验;数据相关性采用Pearson相关性分析。通过受试者工作曲线分析不良预后预测的准确性。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一般资料比较
    两组患者的年龄、收缩压、舒张压的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2随访结果分析
    共纳入患者190例,以每位患者入院时开始计算,在第30天随访(病历资料及电话随访)。随访后存活141例,死亡49例。比较两组患者入院时在急诊科的血液样本的血清S100β蛋白和NSE水平,结果显示:死亡组患者S100β蛋白和NSE含量明显高于存活组(P<0.05),死亡组患者NSE蛋白和NSE含量明显高于存活组(P<0.05),见表2。
    2.3血清S100β蛋白与NSE相关性分析
    Pearson相关性分析显示,患者血清S100β蛋白与NSE含量呈正相关性(r=0.16,P<0.05),见图1。       
    2.4S100β和NSE对患者预后的ROC曲线分析及特异度、灵敏度分析
    2.4.1绘制ROC曲线
    联合预测(S100β+NSE)预测死亡准确率与NSE指标一致,低于S100β蛋白预测准确率(图2)。
    2.4.2特异度、灵敏度分析
    S100β预测脑出血的曲线下面积为0.63,NSE预测的曲线下面积为0.62,两者联合预测的曲线下面积为0.62。
    S100β预测灵敏度74%,特异度53%。NSE预测的灵敏度72%和特异度49%。联合预测的灵敏度72%和特异度49%,见表3。   
    3讨论
    脑出血具有较高的致残率和病死率,然而临床治疗措施却十分有限,因此使用相关生化指标评估和预测结局对制定个体化治疗方案有很大帮助[6,10,11]。依据评分量表或生物学指标预测脑出血患者的严重程度或预后是临床研究的热点之一。早期发现预后不良的脑出血患者,并进行早期强化降压治疗,减少患者颅内血肿扩大[2,12]。   
    有研究显示S100β蛋白和NSE不仅有助于判断脑出血病情轻重、损伤范围及神经损伤程度,对疾病预后有一定指导意义[13,14]。NES存在于神经元及神经内分泌细胞内,有高度的可溶性及保护中枢神经的作用,是使神经元细胞维持兴奋性不可或缺的成分[15,16]。
    当脑组织受到损伤时,神经内分泌细胞与神经元细胞膜的完整性均会受到破坏,NES释放进入脑脊液,再透过脑脊液-血屏障进入血液循环中,脑脊液和血清中的水平就越高,因此NSE可作为评估神经元损伤程度指标[15]。S100β蛋白分布在雪旺细胞、胶质细胞及星形细胞中,主要由自由胶质细胞分泌,可作用于神经胶质与神经元细胞,有效促进神经的生长及修复[16]。S100β蛋白与神经损伤密切相关,高水平的S100β蛋白具有神经毒性作用,可导致神经胶质与神经元细胞凋亡[13,17]。血液中的S100β水平已被建议作为一种生物标志物预测进展或蛛网膜下腔出血的预后[9]。S100β可以作为区分脑出血和缺血性脑卒中的生物标志物,预测脑出血后短期疗效[18]。
    临床上预测危重患者使用的生物学标志相对较少,S100β蛋白和NSE目前常用于评估各种原因的脑损伤[17]。但在急诊早期使用该指标预测患者预后尚无研究。本研究结果显示:S100β、NSE含量增加与患者预后呈正相关,其值越大,死亡率越高;二者均可单独预测患者预后,准确性为S100β>(S100β+NSE)=NSE。
    综上,S100β、NSE作为生物学指标可以预测患者预后,其中S100β准确性更高,然而尚需更多样本量及多中心研究证实其效果。
    参考文献
    [1]顾建军.王子亮,李天晓.自发性脑出血继发缺血性脑损伤的研究进展[J].中华神经外科疾病研究杂志,2018,17(3):286-288.
    [2]中华医学会神经病学分会,中华医学会神经病学分会脑血管病学组.中国脑出血诊治指南(2019)[J].中华神经科杂志,2019,52(12):994-1005.
    [3]SteinerT,Al-ShahiSalmanR,BeerR,etal.EuropeanStrokeOrganisation(ESO)guidelinesforthemanagementofspontaneousintracerebralhemorrhage[J].IntJStroke,2014,7(9):840-855.
    [4]车鹏,汤道雄,黄可.SCS评分在急诊高血压脑出血患者预后预测中的应用价值[J].中华心脏与心律电子杂志.2018,6(2):92-94.
    [5]王长远,曹涛,汤辉,等.NEWS评分MEWS评分和APACHEⅡ评分对急诊内科抢救室患者的评估价值[J].中国急救医学.2017,37(2):123-126.
    [6]韦飞洁,胡风云,赵晓霞,等.重症脑功能损伤生化指标评估的研究进展[J].中华危重症医学杂志(电子版),2015,8(5):329-333.
    [7]AydinI,AlginA,PoyrazMK,etal.DiagnosticvalueofserumglialfibrillaryacidicproteinandS100Bserumlevelsinemergencymedicinepatientswithtraumaticversusnontraumaticintracerebralhemorrhage[J].NigerJClinPract,2018,21(12):1645-1650.
    [8]MoritzS,WarnatJ,BeleS,etal.TheprognosticvalueofNSEandS100Bfromserumandcerebrospinalfluidinpatientswithspontaneoussubarachnoidhemorrhage[J].JNeurosurgAnesthesiol,2010,1(22):21-31.
    [9]ChongZZ.S100Braisesthealertinsubarachnoidhemorrhage[J].RevNeurosci,2016,7(27):745-759.
    [10]董小燕,于东明.脑出血治疗进展[J].中国急救复苏与灾害医学杂志,2015,(2):182-185.
    [11]宋建建,袁光,王志兴,等.自发性脑出血急性期的治疗进展[J].山东医药,2016,56(33):108-110.
    [12]徐旭然,倪俊.高血压性脑出血患者超早期强化降血压治疗对血肿扩大的影响分析[J].吉林医学,2019,40(8):1841-1842.
    [13]张海垠,黄艳丽,尹博文,等.NSE、S-100β在脑出血患者诊治过程中的应用价值[J].中国实验诊断学,2019,23(5):865-866.
    [14]刘燕.脑出血患者血清NSE、S100β蛋白的变化及临床意义[J].中国实验诊断学,2015,19(1):89-90.
    [15]安翠红,张小平,程爱国.颅脑损伤后血清S100B、NSE检测的意义[J].医学综述,2015,21(19):3489-3492.
    [16]刘泽,赵学明.作为脑出血后脑损伤标志物的血清S100B[J].国际脑血管病杂志,2018,26(5):394-397.
    [17]余国清,汪峰,王小强,等.用于脑出血预后判断的血清生物标志物研究进展[J].山东医药,2019,59(12):99-103.
    [18]ZhouS,BaoJ,WangY,etal.S100betaasabiomarkerfordifferentialdiagnosisofintracerebralhemorrhageandischemicstroke[J].NeurolRes,2016,4(38):327-332.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