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医学论文范文网

主页
分享医学论文范文

地黄的化学组成、药理作用和临床运用

更新时间:2020-08-25 08:22点击:

    摘要:地黄是河南省的道地药材,古怀庆府为地黄的道地产区。地黄中的主要化学成分为糖类,环烯醚萜苷及氨基酸等,地黄中的梓醇,有抗癌、保护神经细胞等多种作用,具有很大的研发价值。地黄具有降血糖、增强免疫力的作用,对怀地黄的成分进行分离,找到了具有显着的降血糖作用的活性部位P-BP-F. 地黄在食疗方面多用于粥类、饮料等,为新一代功能性产品的研发奠定了基础。
 
    关键词:生地黄;药理作用;临床应用;食疗作用
 
本品为玄参科植物多年生草本植物地黄( Rehmanniaglutinosa Libosch. ) 的新鲜或干燥块根。分布于我国的河南、山东、山西、陕西、河北、辽宁、内蒙古、江苏、浙江、湖南、湖北、四川等地,主要为栽培,也有野生于海拔 500 ~1 100 m 的山坡及路旁荒地等处,以河南的温县、孟县、博爱、沁阳即古怀庆府为地黄的道地产区,并将产于古怀庆府的地黄称为怀庆地黄或怀地黄,是四大怀药之一。秋季采挖,除去芦头、须根及泥沙,鲜用; 或将地黄缓缓烘焙至约八成干; 前者习称“鲜地黄”,后者习称“生地黄”。笔者将对地黄的化学成分、药理作用以及临床应用进行总结分析,旨在为该药的研发提供参考,促进中药研究的进一步发展。
 
  1 化学成分
 
  地黄中的主要化学成分为糖类、环烯醚萜苷和氨基酸等,这也是其主要活性成分。
  糖类: 从地黄中已分离鉴定出了 8 种糖类: 水苏糖、棉子糖、葡萄糖、蔗糖、果糖、甘露三糖、毛蕊花糖及半乳糖。其中还原糖含量干地黄中 140. 3 ~287. 3 mg·g- 1,鲜地黄中为272. 3 ~ 467. 9 mg · g- 1; 多糖含量干地黄中为 31. 3 ~50. 5 mg·g- 1,鲜地黄中为 90. 2 ~98. 6 mg·g- 1。鲜地黄中水苏糖含量最高达总糖的 64. 9%。
  环烯醚萜苷: 地黄中含有毛蕊花糖苷、梓醇、桃叶珊瑚苷、水苏糖、胡萝卜苷、B-谷甾醇。梓醇是一种不稳定的环烯醚萜苷类化合物,是地黄中主要的化学成分,其含量为2% ~ 10%。但是鲜地黄沙中贮藏 6 个月后,梓醇含量下降 10. 6%; 冷藏( 4 ~ 8 ℃) 的梓醇含量下降 21. 6%; 冷冻( -8 ~2 ℃) 的梓醇含量下降 66. 5%。毛蕊花糖苷和梓醇含量在 2010 版中国药典中被作为地黄的质量评价标准。
  还从生地黄中首次分离出了 7-羟基异喹啉( 7-isoquinoli-nol,1) 、5-羟基-2-羟甲基吡啶( 5-hydroxy-2-pyridinemethanol,2) 、6-甲基-3-吡啶醇( 6-methyl-3-pyr-idinol,3) 、红景天苷( salidro-side,4)。化学结构式如下。
 氨基酸和微量元素: 干地黄中含有丙氨酸、谷氨酸、缬氨酸、精氨酸、门冬氨酸、异亮氨酸、亮氨酸、脯氨酸、酪氨酸、丝氨酸、甘氨酸、苯丙氨酸、苏氨酸、胱氨酸、赖氨酸。还含有K、Mg、Ca、Na、Fe、Cu 等多种微量元素。
 
  2 药理研究
 
  抗氧化、抗衰老: 生地黄水煎液能够清除超氧自由基和羟自由基,减轻自由基对机体组织的破坏,达到抗衰老的作用。生地黄乙酸乙酯提取物具有较强的抗氧化活性,且抗氧化活性与提取物质量浓度呈量效关系。从地黄叶中提取的麦角甾苷保护细胞免受葡萄糖氧化酶的细胞毒性、避免细胞凋亡。抗氧化作用可能通过激活 MAP 激酶、Erk、Bc1-2家族蛋白实现。
  免疫兴奋: 地黄煎剂可不同程度提高小鼠免疫功能及调节内分泌的功能,能够显着促进小鼠脾淋巴细胞 IT-2 的分泌,能使周围 T 淋巴细胞数目增多。地黄苷 A 能明显增强小鼠迟发性变态反应,提示地黄苷 A 有增强体液免疫和细胞免疫功能。地黄多糖可以上调表达 CD40、CD80、CD83、CD86和 MHCⅡ类分子的骨髓树突细胞,下调胞饮作用和吞噬活性,诱导的 IL-12 和 TNF-α 生产的骨髓树突细胞,能够增强宿主的免疫力。地黄多糖能够显着刺激淋巴细胞增殖和T 细胞的增长。
  降血糖: 对怀地黄的成分进行分离,找到了具有显着的降血糖作用的活性部位 P-BP-F。生地黄比熟地黄对链脲佐菌素致糖尿病模型小鼠降血糖及改善血脂水平更显着。
  地黄水提取物可使胰岛素原的 mRNA 和蛋白表达水平提高,空腹血糖水平降低。地黄寡糖能显着降低正常和四氧嘧啶大鼠血糖,作用机制与肾上腺素和神经内分系统有关。
  抗癌: 地黄多糖体外对 S180、HL60 瘤细胞的生长无明显作用,但对小鼠 S180、Lewis 肺癌、B16 黑色素瘤等有明显的抑制作用。梓醇与 dNTPs( 三磷酸脱氧核苷) 竞争性结合耐热性 DNA 聚合酶的作用靶点,而 DNA 聚合酶是抗癌剂重要的作用靶标,可以起起到抗癌的作用。地黄水苏糖体外对 HepG -2 和 SGC -7901 肿瘤细胞具有明显的抑制作用; 水苏糖能明显增强环磷酰胺的抑瘤作用。
  抗脑缺血、保护神经中枢: 地黄梓醇能明显减轻脑缺血再灌注造成的损伤,即有效减少神经元死亡,降低脑梗死面积。梓醇可明显抑制 LDH 释放,减轻 1-甲基-4 苯基-1,2,3,6-四氢吡啶( MPTP) 诱导( 可诱发帕金森病) 的细胞毒性损伤。生地黄免煎颗粒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下调 MCAO 造模后引起的 Nogo-A 蛋白表达升高,有利于中枢神经缺血后的神经再生。
  促进造血: 地黄多糖能刺激正常小鼠和快速老化模型小鼠骨髓 CFU-S、CFU-CM、CFU-E 和 BFU-E 的增殖和分化,升高外周白细胞,具有促进造血功能的作用。生地黄能明显增强血虚小鼠骨髓粒系祖细胞的生成能力,并能升高外周血白细胞数。
  其他: 地黄具有止血的作用,地黄炭能够缩短小鼠尾部出血时间。地黄注射液能够使接受60Co 照射所致的血小板损伤减轻,回升加快。生地黄、熟地黄、生地黄炭、熟地黄炭的水煎液均能明显缩短出血时间,相互间无明显差异。地黄煎剂对四氯化碳中毒性肝炎的肝脏有保护作用。地黄醇浸剂( 1%) 灌流离体蛙心时显示强心作用,对衰竭心脏作用尤为显着。地黄水浸液体外对须疮癣菌、石膏样小芽孢菌、羊毛状小丫孢菌均有抑制作用。
 
  3 临床和食疗应用
 
  3. 1 临床应用
 
  地黄在中医中的应用已经有很久的历史,主要用于发热和出血的疾病。其中鲜地黄具有清热生津、凉血、止血的作用; 生地黄具有清热凉血、养阴生津的作用; 二者皆可用于发热、紫斑、吐血、鼻出血等。地黄在应用时多于其他药物配合使用,来增强其作用和疗效。
  如导赤散,其组成为生地黄 6 g,木通 6 g,生甘草梢 6 g,可用于治疗烦躁发热、口腔溃疡、急性泌尿系感染等。还有清胃散,其组成为生地黄 6 g,当归身 6 g,牡丹皮 9 g,黄连 6g,升麻 9 g; 可用于牙龈疼痛、牙龈出血、口臭等,还可用于口腔炎和三叉神经痛等病症。生地黄、干地黄、白及、白蔹、甘草各25 g,白芷1. 5 g,猪脂250 g,制成膏可以治疗疮疡不愈。
  现代关于地黄的研究虽然很多,但大多数是对含有地黄药方的研究,关于单味地黄的临床研究很少。
  用生地黄、黄芪、丹参配伍治疗 2 型糖尿病,患者 118例,分对照组( 服用二甲双胍) 和实验组,经治疗后实验组显效率为 76. 3%,有效率为 13. 6%,治疗有效率为 89. 8%; 对照组显效率为 69. 5%,有效率为 15. 3%,治疗有效率为84. 7% ,两组比较有显着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地黄注射液穴位注射对成人自主神经系统与心率失常的影响,地黄注射液穴位注射能够活化健康成年男子的自主神经系统和副交感神经系统。和单用厄贝沙坦相比较,地黄结合厄贝沙坦治疗慢性肾小球肾炎,可以更有效地降低蛋白尿。
 
  3. 2 食疗应用
 
  地黄由于含有丰富的氨基酸和微量元素,所以其不仅具有药用价值,且有一定的食疗价值,可用于一些疾病的饮食调节。地黄的食疗方式有地黄粥、地黄酒、地黄饮等。
  地黄粥: 生地黄汁 15 g,生姜汁 20 滴,粳米 50 g,红糖适量。煮米做粥,将熟时加入地黄汁、生姜汁、搅匀即可,食时加红糖少许。该粥养阴血,温中益冲脉,适用于初产血脉空虚,气弱而腹中恶血不下之腹部作痛等病症。
  地黄酒: 干地黄 60 g,白酒 500 g。先将地黄洗净,泡入白酒内封固,浸至 7 d 以上。该酒舒筋络、养血脉,适用于阴血不足、筋脉失养而引起的肢体麻木、疼痛等病症。
  地黄饮: 鲜地黄 500 g,冰糖适量。将鲜地黄洗净,榨汁,加冰糖适量温服。本汁治疗血热妄行、阴虚发热非常有效。适用于肺结核咯血。
 
  4 不良反应
 
  生地黄的不良反应可见头痛、头晕、乏力、面色苍白、口唇紫绀等。可引起荨麻疹样皮疹。对地黄水煎剂和醇浸剂的毒性研究未见异常。对地黄梓醇的进行急性毒性研究,所用药物最大浓度为 50 g·L- 1,最大剂量 1 000 mg·kg- 1,动物在用药后未出现明显的中毒症状及死亡,观察 2 周,毒性组和正常组小鼠,无论雌雄,各项指标均无明显差异。说明地黄梓醇对小鼠的急性不良反应不明显,初步表明梓醇安全且无不良反应。
 
  5 讨论
 
  《本草纲目》记载“今人惟以怀庆地黄为上”。地黄含有梓醇,该成分安全不良反应,有抗癌、保护神经细胞等多种作用,具有很大的研发价值。地黄具有降血糖的作用,对怀地黄的成分进行分离,找到了具有显着的降血糖作用的活性部位P-BP-F,为该病的进一步发展提出了可能。现代关于地黄的研究虽然很多,但大多数是对含有地黄药方的研究,关于单味地黄的临床研究很少,应加强相关研究。地黄在食疗方面多用于粥类、饮料等,为新一代功能性产品的研发奠定了基础。
  亚健康状态是指人体由疾病向健康过渡或是由健康向疾病过渡的一种状态。现代人生活节奏加快,压力过大,身体多处于亚健康状态,免疫力低下。地黄具有增强免疫力的作用,同时也有相关专利作为技术支持,具有很大的发展前景。
  鲜地黄是一种时令性中药,目前鲜地黄的深加工产品( 养生鲜地黄) 保鲜时间只有 180 d,因目前尚无一种值得广泛推广的保鲜技术,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鲜地黄的应用。河南省是地黄的优势产区,有很好的鲜地黄来源,保鲜状况欠佳,不仅影响了鲜地黄的外销,而且也是一种资源的浪费,应加大对地黄保鲜方向的研究,研制出适宜保存的鲜地黄,保证鲜地黄发挥正常的药理药效,促进道地药材的发展。
 
  参考文献:
  [1]刘卫欣. 地黄及其活性成分药理作用研究进展[J]. 国际药学研究杂志,2009,( 8) : 36( 4) .
  [2]赵素容,卢兖伟,陈金龙. 地黄梓醇降糖作用的实验研究[J]. 时珍国医国药,2009,20( 1) : 171.
  [3]Wang,T. X. ,Li,J. Y. ,Hu,Z. H. . Morphogenesis and structural de-velopment of the root tubur of Rehmannia glutinosacv. hueichingensis[J]. Acta Bot Boreal-Occident Sin,2003,23( 7) : 1217 -1223.
    [4]王宏杰. 鲜地黄化学成分的分离鉴定及活性作用初探[J]. 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2007,13( 1) : 15.
  [5]郭融. 地黄活性成分梓醇的研究概述[J]. 农产品加工,2009,( 11) : 89 -91.
  [6]Li,J. P. ,Zhou,F. J. ,Jia,J. W. ,et al. Effects of different storecondi-tion on the quantity of catalpol of Rehinannia glutinosa Libosch [J].Chen Tradit Herb Drugs,2003,34( 3) : 273.
    [7]郭丽娜,白皎,裴月湖. 生地黄化学成分的分离与鉴定[J]. 沈阳药科大学学报,2013,30( 7) : 506 -508.
    [8]袁宝刚,何全磊. 生地黄提取物的抗氧化活性研究[J].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报,2011,39( 3) : 137 -140.
    [9]Kim,S. S. ,Son,Y. O. ,Chun,J. C. ,et al. Antioxidant property of an-active component purified from the leaves of paraquat-tolerant Reh-mannia glutinosa[J]. Redox Rep,2005,10( 6) : 311 - 318.
  [10]Park,C. ,So,H. S. ,Kim,S. J. ,et al. Samul extract protects againstthe H2O2-Induced apoptosis of H9c2 cardiomyoblasts via activationof extracellular regulated kinases( Erk) 1 /2[J]. Am J Chin Med,2006,34( 6) : 695 - 706.
  [11]奚香君,张永宁,等. 香菇多糖、地黄煎影响小鼠免疫及内分泌功能的比较研究[J]. 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2013,15( 2) : 50 -52.
  [12]Zhang,Z. ,Meng,Y. ,Guo,Y. ,et al. Rehmannia glutinosa polysac-charide induces maturation of murine bone marrow derived Dendriticcells ( BMDCs) [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biological macromole-cules,2013,54( 6) : 136 - 143.
  [13]Huang,Y. ,Jiang,C. ,Hu,Y. ,et al. Immunoenhancement effect ofrehmannia glutinosa polysaccharide on lymphocyte proliferation anddendritic cell[J]. Carbohydr Polym,2013,96( 2) : 516 - 21.
  [14]吴金环,顾红岩. 地黄与熟地黄对糖尿病小鼠血糖血脂的影响[J]. 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2011,17( 8) : 161 -163.
  [15]Meng,Q. Y. ,Lv,X. F. ,Jin,X. D. . Effect of Rehmannia glutinosaLibosch water extraction on gene expression of proinsulin in type 2diabetes mellitus rats[J]. Zhong yao cai Zhongyaocai Journal of Chi-nese medicinal materials,2008,31( 3) : 397 - 399.
  [16]Zhang,R. ,Zhou,J. ,Jia,Z. ,et al. Hypoglycemic effect of Rehman-nia glutinosa oligosaccharide in hyperglycemic and alloxan-induceddiabetic rats and its mechanism[J]. JEthnopharmacol,2004,90( 1) : 39 -43.
  [17]Pungitore,C. R. ,Ayub,M. J. ,et al. Inhibition of Taq DNA polymer-ase by catalpol[J]. Cell Mol Biol,2004,50( 6) : 767.
  [18]贾绍华,张道勇,刘冰洁. 地黄不同炮制品中水苏糖含量比较及其水苏糖抗肿瘤活性的研究[J]. 黑龙江医药,2012,25( 4) :511 - 514.
  [19]Li,D. Q. ,Duan,Y. L. ,Bao,Y. M. ,et al. Neuroprotection of catal-pol in transientglobal ischemia in gerbils[J]. Neurosci Res,2004,50( 2) : 169 -177.
  [20]Bi,J. ,Wang,X. B. ,Chen,L. ,et al. Catalpol protects mesencephalicneurons against and MAO-B activity[J]. Toxicol In Vitro,2008,22( 8) : 1883 -1889.
  [21]宋红普,魏江磊. 生地黄免煎颗粒对大鼠脑缺血后 Nogo-A 蛋白表达的干预[J]. 中国中医急症,2012,21( 12) : 1948 -1950.
  [22]崔瑛,房晓娜,王会霞,等. 地黄不同炮制品补血作用研究[J].时珍国医国药,2009,20( 1) : 20 -21.
    [23]李军. 黄芪、生地黄、丹参配伍治疗糖尿病的临床疗效观察[J].求医问药,2012,10( 2) : 135 -136.
  [24]Qiu,H. ,Fu,P. ,Fan,W. ,et al. Treatment of Primary Chronic Glo-merulonephritis with Rehmannia Glutinosa Acteosides in Combina-tion with the Angiotensin Receptor Blocker Irbesartan: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J]. Phytother Res,2014,28( 1) : 132 - 136.
  [25]董韡,徐晶,陈灵. 地黄中梓醇的提取鉴定及其急性毒性试验[J]. 复旦学报,2009,48( 3) : 409 -412

推荐文章

在线客服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