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医学论文范文网

主页
分享医学论文范文

心理活动对生理的影响探析

更新时间:2020-04-01 08:35点击:

摘    要: 本文阐述了心理对生理的能动作用。在一定的条件下, 人的心理可影响其生理功能, 两者互为因果、相互影响。生理是心理活动的物质基础, 心理是其生理的驱动力和标志。本文论述了精神、情绪、意念、信念、暗示等心理活动对生理的影响和作用及中医论心理对生理的作用, 中医利用情志疗法的理论达到心理对生理趋向健康的作用。同时论证了肠道菌群通过心理间接影响生理功能, 通过微生态制剂调节肠道菌群的微生态平衡, 可改善患者的神经症状, 使之心理活动达到最佳状态, 进而使人的生理趋向健康。
 
  关键词: 心理; 生理; 影响;
辩证唯物主义哲学指出, 物质决定意识, 意识又反作用于物质, 意识对物质具有能动作用。用于人体, 意识系指心理, 物质是指人的躯体。意识对物质的能动作用, 即是心理对生理的能动作用。在一定的条件下, 人的心理可影响其生理功能, 两者互为因果、相互影响。生理是心理活动的物质基础, 心理是其生理的驱动力和标志。心理是客观现实反映, 在人脑中的精神、情绪、意念、信念、暗示等都属于心理活动的范畴。下面将上述心理活动对生理的影响和作用, 以及中医论心理对生理作用和肠道菌群通过心理间接影响生理功能, 分别给予概述。
 
  1、 精神对生理的影响及作用
 
  这里说的精神不是精神疾病, 而是精神因素对生理的作用及影响。现代医学研究表明, 人的精神因素和体内免疫功能密切相关。积极的精神状态能增强大脑整个神经系统的协调性, 进而通过神经系统、内分泌系统产生有益的激素, 大大增强免疫功能, 增强其抗病能力[1,2]。消极的精神因素对于疾病及其康复十分不利。如当患癌症时, 恐惧的精神状态, 使患者自我缴械, 加速其死亡。而积极向上的乐观精神状态, 却能延长生命期限, 甚至战胜病魔。许多疾病通过心理疏导可明显提高疗效。
 
  2、 情绪对生理的影响和作用
 
  情绪与人体的健康极为密切。“笑一笑, 十年少”, 快乐情绪可消除身体的疲劳, 有效地抵制周围不利因素的干扰。情绪愉悦, 大脑内的神经调节物质乙酰胆碱分泌增多, 有利于血液畅通, 皮下血管扩张, 微循环得到改善, 使其面色红润, 容光焕发, 给人以精神抖擞, 充满朝气的感觉[3,4]。反之, 不快的情绪可引起机体生理机能紊乱, 悲痛的情绪可导致内分泌功能失调, 大脑神经紊乱。如人生气时会使各个器官功能失调, 造成内分泌功能紊乱, 从而诱发各种疾病[5]。正如《内经》所言, “百病生于气”, 就是这个道理。长期处于紧张、焦虑、抑郁的人, 其血胆固醇含量明显高于情绪正常的人。情绪变化与冠状动脉粥样硬化的心脏病的发生有关。加拿大生理学家塞里研究证实, 不良情绪应激可引起各种心身疾病, 如冠心病、心律不齐、消化性溃疡、支气管哮喘等[6]。
 
 
 3、 意念对生理的影响和作用
 
  意念对增进身体健康有其重要作用, 具体体现在气功、太极乃至武功和某些杂技等, 都是通过意念将身体的能量高度集中于身体或物体的某一点上, 通过能量的释放和运转达到健身或攻击的目的。如意念集中于身体某一点上, 其点就能抵御外来的打击。也可以将意念集中于身体某一点上, 使其产生巨大的能量和动力, 进而打击目标, 杂技演员用手砍断砖就是意念集中力点的结果。如果意守丹田, 就能使小肠进行蠕动。为什么意念如此神奇, 其原因就是意念受机体神经体液调控[7]。总之, 意念对诊治疾病、康复以及健身有其积极作用。
 
  4、 信念对生理的影响和作用
 
  “砍头不要紧, 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 还有后来人”, 昂首挺胸不怕死, 靠的是信念。在矿难时缺吃少喝的情况下, 相信有人来救, 靠的就是求生的欲望信念。信念在治病的过程中起着重要作用, 甚至比药物的治疗更重要。因为信念能有效而充分地调动机体巨大的潜在能量, 通过调整、代谢、补偿等方式使组织、细胞的功能逐渐恢复正常, 各器官重新趋于协调, 使机体适应新的特殊环境。只要能树立起战胜疾病的坚强信念和豁达乐观的生活态度, 针对疾病妥善治疗, 就能大大提高对疾病的抵抗力, 早日康复[8,9]。
 
  5 、心理暗示对生理的影响和作用
 
  心理暗示是人类心理活动的一种形式, 暗示可分为他暗示和自暗示。每种暗示又分积极的暗示和消极的暗示。暗示的形式有言语、感觉、想像等。积极的暗示有利身心健康, 对人的心理行为和生理功能发挥积极作用。暗示能影响人的观念、情感、意志、行为等心理活动, 能挖掘人的心理潜能, 协调或改善生理功能。积极的暗示能治病, 其原因是通过大脑皮质的兴奋性挖掘心理潜能, 协调生理功能。反之消极的暗示能致病。有的人过分地关注自己身体健康和自已的某些疾病, 容易轻信小报和别人的言谈, 使自己“想出疾”、“吓出病”。过去乡村村民喝神水、吃香灰等, 其皆属于安慰剂, 都是通过心理暗示达到治病的目的。总之, 无论是有病或健康都应积极地自我暗示, 以淡定、豁达、乐观、潇洒、积极向上的心态面对每一天。不生气、不抱怨, 活一天乐一天, 达到身心都健康。
 
  6、 中医论心理对生理的影响和作用
 
  中医的情志疗法和祝由疗法, 都是相当于现代心理学的心理或暗示疗法, 通过转移患者的注意力或暗示来治疗一些疾病或缓解痛苦。其中情志疗法, 经过中国古代医学家不断的实践研究, 将人的情绪总结归纳为七种, 即喜、怒、忧、思、悲、惊、恐, 称为七情, 合为情志。《黄帝内经》指出:“喜伤心”、“怒伤肝”、“忧伤肺”、“思伤脾”、“恐伤肾”。可见情绪波动过于剧烈或持久, 可影响脏腑气血的生理功能, 导致疾病的发生, 如有些高血压患者由于受到盛怒而引起脑出血突然死亡。情志疗法是中医体系中纯心理干预的治疗方法。情志疗法借用五行相生相克原理实施, 相克即为:怒克思、思克恐、恐克喜、喜克悲、悲克怒。即用一种情志去克制另一种过度的情志。例如喜克悲, 中医“悲”指悲痛、哀伤, 悲伤, 其治疗方法主要用喜, 即用高兴的事去调节悲伤情绪, 使患者恢复理智。中医利用情治疗法达到心理对生理的影响和作用[10]。
 
  7、 肠道菌群通过心理活动间接影响其生理功能
 
  肠道菌群与神经系统的生理功能密切相关。肠道菌群可通过肠神经系统、内分泌系统、代谢系统、免疫系统影响大脑功能[11]。肠道菌产生的激素和神经递质, 如5-羟色胺、多巴胺、γ-氨基丁酸、去甲肾上腺素等, 通过迷走神经传入中枢神经系统, 从而影响大脑的抑制或兴奋[12]。大脑是心理活动的承担者。肠道菌群影响人的情绪, 可能形成焦虑、抑郁症。病原微生物入侵是引起焦虑的原因之一, 如空肠弯曲菌或枸橼酸菌感染小鼠可引起小鼠的焦虑行为[13]。各种应激都能改变肠道菌群, 引起乳杆菌和双歧杆菌的数量减少, 而呈现焦虑和抑郁。如果及时给予乳杆菌和双歧杆菌等益生菌, 可逆转应激所导致的焦虑和抑郁。总之, 通过微生态制剂调节肠道菌群的微生态平衡, 可激活体内免疫系统, 增加脑源性神经营养因子, 保护神经元, 改善患者的神经症状, 使心理活动达到最佳状态, 进而使人的生理趋向健康。
 
  参考文献
 
  [1] 殷海昌.筑起“心理免疫”的堤坝[N].科技日报, 2000-06-16 (7) .
  [2] 刘永连.新兴的交叉学科—心理神经免疫学[N].中国医药报, 1999-10-14 (8) .
  [3] 严英.笑一笑, 赛吃药[N].中国医药报, 1999-10-10 (3) .
  [4] 沈亚菲.情绪美容[N].济南日报, 2000-05-09 (7) .
  [5] 王有国.漫谈情绪与猝死[N].中国医药报, 2000-05-28 (3) .
  [6] LI Yunting.Discussions on dynamic role of psychology on physiology[J].Hebei Acad J, 1992 (4) :52-54. (in Chinese) 李运亭.论心理对生理的能动作用[J].河北学刊, 1992 (4) :52-54.
  [7] WANG Shirong.A rustic opinion on Holistic Integrated Medicine and related treatments[J].Chin J Microecol, 2014, 26 (1) :106-109. (in Chinese) 王世荣.整合医学及其有关疗法刍议[J].中国微生态学杂志, 2014, 26 (1) :106-109.
  [8] 许永杰.信念:康复的法宝[N].中国医药报, 1998-03-07 (3) .
  [9] RUAN Peng.Psychological relief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M].Chengdu:Sichua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ress, 2016:22-25. (in Chinese) 阮鹏.中医心理救援[M].成都: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 2016:22-25.
  [10] 杨照东, 苏军.中医心理疗法[N].中国医药报.2000-07-18 (3) .
  [11] Cryan JF, Dinan TG.Mind-altering microorganisms:The impact of the gut microbiota on brain and behavior[J].Nat Rew Neurosci, 2012, 13:701-712.
  [12] LI Qinrui, HAN Ying, DU Baojun, et al.Research progress in gut microbiota and nervous-mental system disease[J].Prog Physiol Sci, 2016, 47 (5) :365-368. (in Chinese) 李沁芮, 韩颖, 杜宝军, 等.肠道菌群与神经精神系统疾病研究进展[J].生理科学进展, 2016, 47 (5) :365-368.
  [13] Wang Y, Kasper LH.The role of microbiome in central nervous system disorders[J].Brain Behav Immun, 2014, 38:1-12.

推荐文章

在线客服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