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医学论文范文网

主页
分享医学论文范文

新生代农民工负性情绪与自杀意念的关系分析

更新时间:2020-07-27 08:25点击:

    摘要目的:对温州市新生代农民工自杀意念和负性情绪进行调查,分析二者的相互关系。方法:以温 州地区312名新生代农民工为对象,采用贝克抑郁、焦虑、无望感量表,自杀意念量表进行调查研究。 结果:温 州地区新生代农民1工的焦虑得分(t=17.36,P<0.001)和无望感得分(t=2.45,P<0.05)显着高于城市居民; 14. 10%的新生代农民工最近一月内有自杀意念,新生代农民工自杀意念与焦虑 ( r =0. 49,P <0. 001)抑郁( r =0.67,P <0.001)和无望感( r =0. 44,P <0. 001)呈显着 正相关。温州地区新生代农民工的抑郁情绪程度对自杀意念具有正向预测性( β =0. 67).结论: 温州市新生代农民 工的负性情绪水平显着高于一般城市居民,其负性情绪水平与自杀意念显着正相关。
 
    关键词农民工;自杀意念;负性情绪
 
新生代农民工指出生在1980年以后,年龄在16岁以上,在异地以非农就业为主的农业户籍人口[1].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0年我国农民工总数量为2. 42亿人,其中新生代农民工约占58. 5% ,大约有1.5亿人[2].新生代农民工的未来与城市紧密相连,但在一定程度上社会仍把他们作为城市的边缘人来对待,这种情况下他们会产生一系列消极的负性情绪。
 
  负性情绪是具有负性效价的情绪,是反映个体主观紧张体验与不愉快投入的一般性情绪维度,包含了一系列令人厌恶的情绪体验,如愤怒、焦虑、抑郁、无望感与恐惧等[3].在有关个体心理健康的研究中,抑郁、焦虑等负性情绪受到广泛关注。研究表明,长期处于抑郁、焦虑状态下的个体,对活动的参与性和主动性会降低,严重者甚至出现自杀等行为[3].Ksplan等人认为自杀是有意的自我伤害导致的死亡[4],是自愿地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5].而自杀意念是指思想或者意念的内容出现死亡、自杀和严重的自我伤害行为,包括对自杀行为的计划、步骤和结果的想法,它是评估自杀危险性的一个重要指标[6].研究表明,自杀的发生具有一定的潜在性因素,当这些因素激发或强化了自杀者的心理冲动即自杀意念后,才有可能导致自杀行为的产生[7].
 
  温州是经济比较发达的沿海城市,温州地区农民工的总体特点是数量多、外省人口比例高、年龄较低等[8],来温工作的外地农民工几乎占社会人口的1 /3[9].因此,选择温州作为研究地区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以温州地区新生代农民工为研究对象,考察研究该地区新生代农民工负性情绪与其自杀意念的相关关系,进而对新生代农民工自杀行为的预防和早期发现提出有用的意见和建议,对于加强与优化新生代农民工的管理,帮助农民工顺利工作,在社会中健康安全生活有着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
 
  1 资料来源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本研究在温州市青年联合会的协助下,以新生代农民工三大职业( 制造业、建筑业和服务业) 为取样标准,在温州地区抽取6家工厂为调查地点,其中制造业、建筑业和服务业各2家。在此基础上,结合系统等距抽样( 人数 >100的工厂) 和整群抽样( 人数≤100的工厂) 的方式选取年龄在16 - 30周岁之间的农民工共500人作为调查对象。其中鹿城区、瓯海区和龙湾区被试数量分别占25% ( 125/500) 、20% ( 100/500) 和25% ( 125 /500 ) ,瑞安市、乐清市各占 15%( 75/500) .最终回收问卷432份,回收率为84. 60%,剔除空白及作答具有明显随意性的无效问卷后,得到有效问卷312份,有效率为73. 80%.
 
  1.2 研究方法
 
  1.2.1 贝克焦虑量表 ( BAI) .该量表由 AaronT. Beck等人于1985年编制[10],共21个项目,能比较准确地反映主观感受到的焦虑程度。一般以 BAI 总分高于45分作为有临床意义焦虑的判断标准。该量表具有良好的信效度。
 
  1.2.2 贝克抑郁量表( BDI) .由 AaronT. Beek 等人于1961年发表,按0 - 3分计分,抑郁水平总分分为4级:无抑郁( 0 - 13) ,轻度抑郁( 14 - 19) ,中度抑郁( 20- 28) ,重度抑郁( 29 - 63) .该量表具有良好的信效度。
 
  1.2.3 贝克无望感量表( BHS) .共有20 个条目,内容为个体对自己和未来消极的期望态度,答案为“是”、“否”双选类型,计分0 -1.无望感水平总分分为4级:无无望感或极轻微( 0 - 3) ,轻度无望感( 4 - 8) ,中度无望感( 9 -14) ,重度无望感( 15 -20) .该量表信效度良好。
 
  1.2.4 贝克自杀意念量表( BSI) .用来量化和评估被试自杀意念的强度和自杀危险的程度。另外,本次研究为了考察外来务工人员自杀行为的普遍程度,在自杀意念量表中增加了第20与21题,分别测试被试是否曾有自杀行为以及上次自杀时的求死欲望强度。本量表的信效度良好。
 
  本研究由温州医科大学心理系教师及研究生为主试,在所选取的6家工厂内通过心理讲座方式对参加讲座的新生代农民工发放问卷,在讲明具体要求并宣读指导语后,再由新生代农民工独立填写问卷答案,施测时间在20分钟左右。问卷当场发放,当场回收。
 
  1.3 统计方法
 
  所得数据用 SPSS16. 0统计包进行处理,所用的统计方法有 t 检验,卡方分析和回归分析等。
 
  2 结果
 
  2.1 新生代农民工的人口学特征
 
  在312名被试中,男性有159人,女性有153人; 小学文化程度有87人,初高中202人,高中以上23人; 与家人同住的有210人,独自居住的有102人; 未婚的有105人,已婚的有195人,离婚和丧偶的分别有8人和3人; 来本城的时间,1年以下的有51人,1 - 3年的有156人,3年以上的有105人; 月收入方面,1000以下的有8人,1000 - 2000元的有264人,2000以上的有40人。
 
  2.2 新生代农民工自杀意念、负性情绪的一般情况
 
  2.2.1 新生代农民工负性情绪的检出率。对负性情绪量表的得分按照原量表标准分别进行组别划分,得到了新生代农民工在各负性情绪上的检出率情况。抑郁的总体检出率为19. 6%,其中轻度抑郁的检出率为10. 3% ( 32/312) ,中度抑郁的检出率为6. 1%( 19/312) ,重度抑郁的检出率为3. 2% ( 10/312) ; 无望感的总体检出率为79. 2%,轻度无望感的检出率为45. 2%( 141/312) ,中度无望感的检出率为31. 1%( 97/312) ,重度无望感的检出率为2. 9%( 9/312) ; 焦虑的检出率为5. 1% ( 16/312) .为了进一步比较,同时将本研究的数据与刘晓敏等人对915名深圳农民工的抑郁焦虑情况( 抑郁的检出率为69. 7% ( 638/915) ,焦虑的检出率为3. 9% ( 36 /915) ) 相比较[11],经卡方检验得出,深圳地区农民工焦虑( χ2= 7. 69,P< 0. 01) 与抑郁( χ2= 476. 3,P < 0. 001) 的人数显着多于本研究。
 2.2.2 农民工负性情绪的基本情况。农民工在焦虑与无望感上得分显着高于城市居民。其中贝克焦虑量表与抑郁量表的对照组数据来源于2010年杨敏对1250城市居民的研究[12],无望感量表对照组数据来源于2007年李丽丽对1320城市居民的研究[13].见表1.
 2.2.3 新生代农民工自杀意念与自杀行为的状况。以贝克自杀意念量表第4题“您如何评定目前想尝试自杀或伤害自己或采取自杀行动的欲望”的回答为判断依据,14. 10%( 44/312) 的农民工最近一月内有自杀意念冲动产生,而以同量表的20题“你是否曾经有过自杀行为”为判断依据,曾经尝试过自杀行为的人数比例为1. 92%( 6/312) .
 
  2.2.4 新生代农民工人口学变量与自杀意念的状况。从表2的数据上可看出,自杀意念就教育程度而言,小学以上教育水平的农民工人数显着多于小学水平的人; 就居住情况而言,与家人同居的农民工人数显着多于独自居住的人; 就婚姻状况而言,正常婚姻的农民工人数显着多于离婚丧偶的人; 就月收入而言,收入1000 -2000的农民工人数显着多于其他水平。
 2.3 新生代农民工自杀意念、负性情绪的关系
 
  2.3.1 新生代农民工各量表得分的比较。新生代业农民工中有自杀意念者在 3 项负性情绪量表的得分上均高于无自杀意念者,表明自杀意念的有无与是否处于负性情绪状态中具有相关性,其中焦虑及抑郁情绪的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 P < 0. 05) .见表 3.
 
  2.3.2 自杀意念与负性情绪的相关性。将新生代农民工的自杀意念量表、贝克焦虑量表、贝克抑郁量表、贝克无望感量表的得分进行相关分析后,所得数据如下: 自杀意念与焦虑( r =0. 49,P <0. 001) 、抑郁( r= 0. 67,P < 0. 001) 、无望感( r = 0. 44,P < 0. 001) 呈显着正相关; 焦虑与抑郁( r =0. 70,P <0. 001) 、无望感( r =0. 28,P <0. 001) 呈显着正相关,抑郁与无望感( r =0. 47,P <0. 001) 呈显着正相关。从中可以看出新生代农民工的自杀意念强度与各项负性情绪得分间存在着显着的正相关,说明新生代农民工感受到的各种负性情绪程度越高,越容易引发自杀意念。另外,各项情绪间也两两存在着正相关关系,相关性具有统计学意义,即焦虑情绪、抑郁情绪与无望感间有相互促进影响的作用。
 
  2.3.3 负性情绪程度对自杀意念的预测。以新生代农民工的自杀意念问卷得分为因变量,将焦虑量表、抑郁量表、无望感量表的得分作为自变量,进行多元回归分析,自变量均以逐步回归方式进入,具体结果见表4.通过回归方式进行分析,只有负性情绪中的抑郁程度对自杀意念具有较高的预测性,并为正向预测。即抑郁程度越高,越容易产生自杀意念。
 
 
 3 讨论
 
  3.1 新生代农民工的心理健康状况总体水平低于城市居民
 
  从回收的问卷数据来看,农民工在多项负性情绪上的得分均明显高于一般城市居民,表明农民工的心理问题相对城市居民较为突出。在焦虑、抑郁及无望感情绪中,农民工的焦虑问题尤为严重。探究其原因,农民工因为城乡二元结构的存在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和负担,这使得他们的心理愈发敏感。同时,农民工又很少有条件运用正确的方式和途径来舒缓释放心中的负性情绪,负性情绪的积累更加容易导致其心理失衡甚至行为偏差[14].
 
  3.2 新生代农民工的自杀意念超过一般城市居民水平
 
  从研究所得结果来看,农民工的自杀意念发生率远远超过一般城市居民的水平。调查问卷结果显示,农民工在过去1个月内产生自杀意念的人数占14. 10% ,这个数字远远高于2010年我国社区成年人口自杀意念报告率( 7%) ,并表现出与农民工自身的情绪具有明显的相关性。从居住情况来看,与家人共同居住的农民工有自杀意念的人数显着多于单独居住的人,探讨认为,与家人居住在一起,生活中更容易出现一些家庭矛盾冲突,导致更易产生负性情绪,致使更易产生自杀意念,而独自居住的农民工,相对来说更加自由,与家人长时间的分离,能降低来自家庭的压力导致的负性情绪。从婚姻状况角度看,尽管从总人数上,正常婚姻的农民工产生自杀意念的人数( 29人) 显着多于离婚丧偶的人( 6人) ,但从调查被试的分类总数来看,正常婚姻的农民工中产生自杀意念的人数仅占所有正常婚姻的农民工被试总数的14. 87 % ( 29/195) ; 而所有离婚和丧偶被试共有11人,就有6人产生自杀意念。从这一角度来看,婚姻不幸的农民工产生自杀意念的比例是显着高于正常婚姻的农民工。这与以往的研究结果一致[15 -16].自杀的扭力理论认为离婚、失去爱人等危机都可能导致个体产生严重不协调压力,即扭力,扭力是一种心理上的挫折感,甚至是痛苦,个人必须找到解决的途径来缓解它,而极端的解决办法就是自杀。从收入角度来看,工资在1000 - 2000元的农民工有自杀意念的人数显着较多,究其原因,由于该层次农民工从事的工作工资相对低且工作强度难度高于低工资水平者,在这种情况下,农民工更易有负性情绪,并萌发自杀意念。
 
  3.3 新生代农民工负性情绪与自杀意念存在相关性
 
  本研究相关分析结果显示新生代农民工的自杀意念与焦虑、抑郁和无望感 3 种负性情绪呈显着正相关。国内研究发现积极的情绪是自杀的保护因素,能够帮助主体减少自杀行为的发生,而消极情绪是自杀的危险因素,能够促成主体进行自杀行为[5].
 
  相关分析还进一步表明在 3 种负性情绪中抑郁与自杀意念的相关程度最高,且独立样本 t 检验也显示有无自杀意念的被试在抑郁、焦虑两种负性情绪量表上的得分差异最为明显。最后通过回归分析进一步证实在新生代农民工的负性情绪中,只有抑郁情绪的得分对于自杀意念具有一定的正向预测作用,即抑郁情绪程度越高,越有可能产生自杀意念,可见抑郁是导致自杀行为的一个重要因素,这与以往的研究相符[13,17 -18].情绪影响着人们的行为,负性情绪往往会使人产生某些不恰当的行为。对精神障碍患者的研究已证明抑郁与自杀行为之间具有密切关系,同时对于一般人群抑郁焦虑情绪与自杀意念关系的研究也显示抑郁情绪对自杀意念具有显着的预测性,是自杀意念的重要预测因子之一。抑郁情绪的一大特征是使人的生活欲望降低,减低个体对各项活动的兴趣程度,并衍生出焦虑、无望感等其他不良情绪,同时,具有抑郁心境的个体更易出现认知偏差或不合理信念。绝大多数自杀者自杀的目的,不在于杀死自己的生命,而在于解脱自己当前难以忍受的负面情绪,如抑郁、不安和失望等等。因此抑郁负性情绪对个体自杀意念的形成具有明显的促进作用。
 
  综上所述,温州地区新生代农民工的负性情绪水平和自杀意念显着高于城市居民,其抑郁情绪与自杀意念具有显着正相关性且对自杀意念具有正向预测性。根据该结果,作为浙江省三大中心城市之一的温州,应该更加关注当地新生代农民工的生活、工作、学习环境,努力向他们提供更好的环境,增加他们的城市融入感和归属感,让新生代农民工感受到城市的魅力与关怀。
 
  参考文献
 
  [1]王春光。 新生代农村流动人口的社会认同与城乡融合的关系[J]. 社会学研究,2001( 3) : 63 -76.
 
  [2]新生代农民工基本情况研究课题组。 新生代农民工的数量、结构和特点[J]. 数据,2011( 4) : 68 -70.
 
  [3]王芹,白学军,郭龙健,等。 负性情绪抑制对社会决策行为的影响[J]. 心理学报,2012( 5) : 690 -697.
 
  [4]Chan J. A suicide survivor: the life of a Chineseworker[J]. New Technology, Work and Employment.2013,28( 2) : 84 - 99.
 
  [5]毛晓洁,胡恭华。 青少年自杀的危险因素分析[J]. 医学与社会,2010,23( 3) : 88 -90.
 
  [6]付亚亚,郑晓边。 大学生自杀意念及其影响因素的调查分析[J]. 医学与社会,2009,22( 3) : 68 -70.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