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医学论文范文网

主页
分享医学论文范文

会诊联络精神医学及睡眠心理门诊在乳腺癌伴随疾病全方位管理中的应用

更新时间:2020-10-28 08:32点击:

摘    要:
乳腺癌患者常伴有焦虑、抑郁、睡眠障碍等精神心理问题,但多数患者并未得到及时诊治,严重影响其长期治疗的依从性、生活质量和预后。因此,亟须加强乳腺肿瘤心理学的建设,对肿瘤专科医师进行肿瘤心理学知识培训,以便为患者提供全程的心理治疗。同时,进一步建立和完善会诊联络精神医学医疗服务模式,及时识别和处理乳腺癌患者治疗过程中的精神心理问题,促进乳腺癌伴随疾病的全方位管理。联合乳腺肿瘤专科与精神心理专科医师共同开设乳腺肿瘤睡眠心理门诊,为患者制定个体化诊疗方案,进一步提高乳腺癌患者的生活质量。
 
关键词:
乳腺肿瘤 会诊 睡眠障碍 心理学 会诊联络精神医学
2016年,中国发布《“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提出“全方位、全周期”保障人民健康的“两全”健康管理方针,并首次将癌症纳入慢病综合防控战略,预计到2030年,癌症 5年生存率提高15%[1]。乳腺癌是女性常见的恶性肿瘤,随着诊疗技术的提高,乳腺癌患者生存率明显提高,更多的乳腺癌患者进入到慢病期,乳腺癌的伴随疾病问题逐渐被重视[2-3]。乳腺癌伴随疾病是指与乳腺癌伴随或继发出现的疾病,由乳腺癌患者年龄、内在微环境、生活方式的改变或药物不良反应等多种原因导致,严重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和预后[3]。精神心理问题、睡眠和认知功能障碍是常见的乳腺癌伴随疾病。研究显示,31.8%癌症患者伴有精神障碍,而乳腺癌患者出现精神心理问题的比例高达42%,以抑郁与焦虑最常见[4-5]。孔令泉等[6]研究发现,乳腺癌患者伴有较高比例的睡眠障碍,首次确诊患者中约50%患有睡眠障碍,而化疗后睡眠障碍发生率高达65.8%,主要症状为入睡困难、睡眠效率低和日间功能障碍等。多数伴有以上精神心理问题的乳腺癌患者并未得到及时诊治,严重影响其长期治疗的依从性,并且成为导致其远期复发的重要因素之一[5]。
 
因此,乳腺癌患者诊治过程中出现的精神心理问题和睡眠障碍等伴随疾病应引起临床医师的高度重视。目前,肿瘤心理门诊和会诊联络精神医学(consultation-liaison psychiatry, CLP)在治疗乳腺癌伴随疾病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7-9],笔者探讨了如何通过多学科合作规范患者睡眠障碍和精神心理问题的诊治,加强肿瘤心理门诊和CLP建设,促进乳腺癌伴随疾病的全方位管理,进一步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并改善其预后。
 
一、乳腺肿瘤的心理治疗
随着技术的进步,医学已由单一的生物医学模式转变为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学者们开始重视社会心理因素在恶性肿瘤的发生、发展、治疗和康复中的作用。肿瘤心理学从心理学的角度阐述癌症的病因,为正常人群提供心理指导以预防肿瘤的发生,为肿瘤患者提供心理支持和康复指导,甚至是临终关怀[10-11]。2007年,中国抗癌协会肿瘤心理学专业委员会成立,标志着中国肿瘤治疗已开始重视患者的精神和社会属性,使肿瘤的临床治疗和护理更加完善[12]。在乳腺癌的诊断、治疗、康复及随访过程中,积极的心理干预可以改善其负面情绪,提高患者对治疗的依从性,减轻躯体症状,甚至可以提高患者的免疫功能,抑制癌症进展,并改善其预后。研究显示心血管疾病已成为绝经后乳腺癌患者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13-14]。乳腺癌患者心血管疾病与精神心理障碍在临床上常共存,且两者的临床表现常有混淆。因此,应加强乳腺癌“双心医学”,即乳腺肿瘤心理心脏病学(breast oncopsychocardiology),开展多学科协作(multiple disciplinary team, MDT),医护人员在治疗躯体病变的同时,对患者心理问题给予更多的关注,以提高其生活质量[15]。
 
心理治疗是乳腺癌综合治疗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对乳腺癌患者心理问题和睡眠障碍的诊治应该体现在乳腺癌的治疗全过程中。乳腺肿瘤专科医师对其的重视程度决定了精神心理科医师能否及时进行专业的评估和干预;同时,精神心理科医师对乳腺癌诊治的了解程度也决定了其对乳腺癌伴随的心理问题及睡眠障碍的精准治疗。心理治疗需要医护人员、患者及家属的积极配合,共同努力改善患者的精神心理问题。在发达国家,癌症治疗小组不仅包括肿瘤科、放射科、病理科医护人员,还有专门的心理医师和社会工作者[16]。在中国,针对肿瘤患者的MDT制度已经逐渐建立,但是MDT参与者多为患者躯体病变相关科室的医师,而缺乏精神心理科医师的参与。由于缺乏精神心理专业知识,肿瘤科医护人员对患者的精神心理问题往往关注不够,无法及时正确诊治。在中国,肿瘤相关的社会支持机构和组织还不成熟,患者在院外获得的医疗和心理支持不够。因此,笔者建议:应将心理咨询师课程纳入年轻肿瘤专科医师的培训计划,每位新入职的年轻肿瘤专科医师应尽可能具备心理咨询师资格,每个肿瘤专科病房应配备一定比例的心理辅导师,与精神心理科加强多学科协作及建立包括精神心理科医师在内的肿瘤治疗团队。如果这些方案得以实施,乳腺癌患者中多数的睡眠障碍、焦虑、抑郁、心因性呕吐等精神心理问题都将得以解决。
 
二、CLP
1.定义
乳腺癌患者首次确诊和系统治疗后或随访期间常伴随睡眠障碍和焦虑、抑郁等心理问题,严重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一些发达国家的肿瘤治疗中心设有肿瘤心理或支持治疗学科,并积极发展CLP[17]。CLP是指在综合性医院内,精神心理科医师为其他科室患者的精神心理问题提供会诊、联络服务,旨在提高其对各科患者精神障碍的识别能力,并协同解决有关问题[18]。随着综合医院或肿瘤专科医院收治的合并精神心理障碍的患者数量增加,对焦虑、抑郁、睡眠障碍等精神心理问题的诊治需求日益增加,但目前临床各科医师对这类患者的识别及治疗经验不足。因此,在综合医院或肿瘤专科医院开展CLP的必要性日益凸显。
 
2.服务内容
CLP主要包含会诊与联络2个方面。会诊是指精神心理科医师通过与其他科室合作,提供相应的会诊服务,以实现综合医院或肿瘤专科医院中睡眠障碍及精神心理问题的防治和处理。会诊内容包含对躯体疾病和精神疾病的共病问题以及因各种原因在精神科以外科室就诊的精神疾病进行识别和处理。联络是以精神心理科医师为主,与其他科室医务人员一起,为患者提供医疗服务,同时开展对医务人员的精神卫生知识教学、患者健康教育等[19]。
 
3.CLP与传统精神专科会诊的区别
与精神心理科提供的传统会诊模式相对,CLP医师能有更多时间对患者进行症状筛查,及时处理,提供可靠的治疗服务和随访。精神心理科传统会诊模式的研究对象主要为综合性医院的住院或门诊患者,针对其他疾病伴随的精神症状进行会诊,重视治疗环节,而忽视了联络服务[8]。
 
4.CLP在中国的发展现状
在中国,部分综合性医院和肿瘤专科医院在逐渐尝试建立CLP医疗模式[7-9,18,20-21]。北京大学肿瘤医院部分科室开展了CLP,由精神心理科医师入驻肿瘤专科病区(入驻的医师需完成肿瘤科轮转学习,并接受3次以上与肿瘤患者的医患沟通培训),开展自主查房、精神科诊疗和定期培训[7]。自主查房是指入驻的精神科医师独立与患者接触、访谈、问诊,识别相关精神心理问题,如睡眠障碍、焦虑抑郁情绪、心理压力过大、食欲下降、治疗依从性差等,以及可通过心理干预或精神科药物缓解的食欲下降、疲乏、肢端麻木、慢性疼痛、预期性恶心呕吐等肿瘤患者的常见躯体症状,并与肿瘤科医师一起制定治疗方案。同时,精神科医师定期在肿瘤专科病区开展精神卫生知识培训,包括癌症患者常见精神心理问题的识别和处理等[7]。
 
李金江等[7]对开展CLP前后进行数据分析,结果显示:肿瘤专科常见的睡眠障碍、慢性疼痛、焦虑、抑郁和恶心呕吐等都有明显缓解。CLP医疗服务模式提高了肿瘤患者精神心理问题的识别率和精神科会诊率,发现了很多可能会被忽视的精神心理问题[19]。
 
三、乳腺癌患者睡眠心理门诊
恶性肿瘤患者中,乳腺癌患者焦虑、抑郁及睡眠障碍等心理问题的发病率较高,但多数未得到及时诊治,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和治疗效果[22-23]。这需要肿瘤专科和精神心理专科医师的专业评估,笔者建议乳腺肿瘤专科及精神心理科或心理卫生中心共同开设“乳腺肿瘤患者睡眠心理门诊”,具体流程见图1。该门诊采用MDT模式。乳腺癌患者在服务台建档时,领表填写用于初筛的抑郁症筛查量表(Patient Health Questionnaire-9,PHQ-9)[24]、广泛性焦虑障碍量表(Generalized Anxiety Disorder-7,GAD-7)[25])和阿森斯失眠量表(Athens Insomnia Scale,AIS)[26]。乳腺肿瘤专科医师和精神心理科医师分别评估乳腺癌患者相关情况,制定针对性综合治疗方案,实现个体化诊疗。
四、结语
乳腺癌患者伴有焦虑、抑郁、睡眠障碍等精神心理问题的比例较高,但多数患者并未得到及时诊治。建立乳腺肿瘤“双心医学”、发展包括精神科医师在内的MDT团队及对肿瘤专科医师进行肿瘤心理学知识培训可为患者提供更好、更高效的医疗服务。同时,进一步建立和完善CLP医疗服务模式,及时识别和处理乳腺癌患者的精神心理问题;联合乳腺肿瘤专科与精神心理专科医师共同开设乳腺肿瘤睡眠心理门诊,为患者制定个体化诊疗方案,有助于提高乳腺癌患者的生活质量并改善预后。
 
参考文献
[1] 新华社.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EB/OL].[2016-10-25].http://www.gov.cn/zhengce/2016-10/25/content_5124174.htm.
 
[2] 孔令泉,李浩,厉红元,等.关注乳腺癌伴随疾病的诊治[J].中华内分泌外科杂志,2018,12(5):353-357.
 
[3] 孔令泉,吴凯南,果磊.乳腺癌伴随疾病学[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8:1-5.
 
[4] Burgess C,Cornelius V,Love S,et al.Depression and anxiety in women with early breast cancer:five year observational cohort study [J].BMJ,2005,330(7493):702.
 
[5] Mehnert A,Brahler E,Faller H,et al.Four-week prevalence of mental disorders in patients with cancer across major tumor entities[J].J Clin Oncol,2014,32(31):3540-3546.
 
[6] 孔令泉,吴凯南,果磊.乳腺癌伴随疾病学[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8:81-85.
 
[7] 李金江,唐丽丽.肿瘤医院会诊联络精神卫生服务开展前后的会诊数据分析[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19,33(1):27-29.
 
[8] 余升晋,刘海霞.开展对综合医院会诊联络精神病学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分析[J].系统医学,2018,3(21):189-191.
 
[9] 黄英民,周作杰,牟艳卉,等.会诊-联络精神医学在综合性医院的应用研究进展[J].内科,2016,11(4):552-554.
 
[10] 孔令泉,李欣,厉红元,等.关注乳腺癌患者的心理问题和心理治疗[J].中华内分泌外科杂志,2016,10(5):356-359,364.
 
[11] 孔令泉,吴凯南,厉红元.乳腺肿瘤心理学[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6:1-3.
 
[12] 中国抗癌协会肿瘤心理学专业委员会.中国抗癌协会肿瘤心理学专业委员会简介[EB/OL].[2020-03-13].http://www.hnca.org.cn/cpos/jj/a_113628.html
 
[13] 孔令泉,吴凯南,厉红元.乳腺肿瘤心脏病学[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8:1-8.
 
[14] 李浩,孔令泉,吴凯南.乳腺肿瘤心脏病学的建立及多学科协作的意义[J].中国临床新医学,2018,11(1):94-97.
 
[15] 孔令泉,李浩,厉红元,等.关注乳腺癌患者"双心医学"的建设及多学科协作[J].中华内分泌外科杂志,2019,13(2):89-92.
 
[16] Daem M,Verbrugghe M,Schrauwen W,et al.How interdisciplinary teamwork contributes to psychosocial cancer support[J].Cancer Nurs,2019,42(3):E11-E20.
 
[17] Sollner W,Creed F,European Association of Consultation-Liaison Psychiatry and Psychosomatics Workgroup on Training in Consultation-Liaison.European guidelines for training in consultation-liaison psychiatry and psychosomatics:report of the EACLPP Workgroup on Training in Consultation-Liaison Psychiatry and Psychosomatics[J].J Psychosom Res,2007,62(4):501-509.
 
[18] 周小东,陈锋.会诊-联络精神医学在综合医院临床应用的重要性[J].四川精神卫生,2005,18(2):128-130.
 
[19] 许虹,张磊晶.会诊联络精神医学的研究进展[J].神经疾病与精神卫生,2019,19(3):316-319.
 
[20] 娄亮,顾小萍,马克薇,等.会诊-联络精神医学在综合性医院会诊658例数临床研究[J/CD].临床医药文献电子杂志,2019,6(96):59.
 
[21] 洪霞,魏镜,赵晓晖,曾平,等.综合医院老年住院患者联络精神医学的回顾性分析[J].中国医学科学院学报,2016,38(4):422-427.
 
[22] Wondimagegnehu A,Abebe W,Abraha A,et al.Depression and social support among breast cancer patients in Addis Ababa,Ethiopia[J].BMC Cancer,2019,19(1):836.
 
[23] Jensen AB.Psychosocial factors in breast cancer and their possible impact upon prognosis[J].Cancer Treat Rev,1991,18(3):191-210.
 
[24] Kroenke K,Spitzer RL,Williams JB.The PHQ-9:validity of a brief depression severity measure[J].J Gen Intern Med,2001,16(9):606-613.
 
[25] Spitzer RL,Kroenke K,Williams JB,et al.A brief measure for assessing generalized anxiety disorder:the GAD-7[J].Arch Intern Med,2006,166(10):1092-1097.
 
[26] Soldatos CR,Dikeos DG,Paparrigopoulos TJ.Athens Insomnia Scale:validation of an instrument based on ICD-10 criteria[J].J Psychosom Res,2000,48(6):555-560.

推荐文章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