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医学论文范文网

主页
分享医学论文范文

不同的营养供给方式对重症肺炎的影响

更新时间:2020-04-21 08:21点击:

 注:观察组给予肠内营养,对照组给予肠外营养;与对照组比较,aP<0.05
  
  3 讨论
  
  重症肺炎患者在原有呼吸道症状表现的基础上,在疾病发展过程中,神经系统、消化系统等多系统损害相继出现,常伴有呼吸衰竭,并发精神萎靡、烦躁或嗜睡等神经症状,严重者出现晕厥、昏迷、脑疝等情况。患病者呼吸频率>30次/min,动脉血氧分压<60 mm Hg,血常规检查多有白细胞增高、核左移现象,C反应蛋白明显高于正常水平,红细胞沉降率加快。影像学检查可见双侧多肺叶损伤、肺不张等现象。患者在ICU住院期间,由于肺部严重感染,肺功能受损,呼吸肌萎缩,需要有创的机械通气;有此过程中,患者机体处于应激状态,出现免疫力低下、代谢障碍等临床表现[9,10,11].据统计,ICU患者进行有创机械通气期间,患者中存在营养不良现象高达60%~80%[12,13].由于患者肺部乃至全身的感染,难以自主进食,多存在营养缺失,导致机体免疫力持续下降,病情加重,病死增加率,因此营养支持至关重要[14,15,16].没有足够的营养供给,疾病持续发展,感染控制差,可导致患者出现全身多器官衰竭,对预后产生极大的负面影响[17,18].因此,重症肺炎患者在积极抗感染的同时应加强营养的供给。
  
  早期肠内营养是在患者入院后24~28 h内,经鼻腔置入胃管,待生命体征稳定后给予患者适当的营养支持,对患者胃肠黏膜的结构与功能有改善作用,可有效地预防应激性溃疡的发生,同时促进制胰液与胆汁的分泌,有效的维持肝胆胰等多脏器的功能[19,20].肠外营养经患者颈静脉直接输入营养液,有效地对患者进行营养补充,同样可以提供足够热量[21,22].但肠外营养属于侵入性操作,对营养液的质量有极高的要求,据临床观察,由于营养液的高浓度易导致导管阻塞,治疗过程中须加强导管的维护与护理,加重护理人员工作的难度,同时,肠外营养液价格均高于肠内营养,在经济上加重患者负担。另有学者报道,长期肠外营养易导管易阻塞感染、肠道菌群紊乱、严重脓毒症甚至多器官衰竭[23].
  
  本研究结果显示,观察组者营养状况高于对照组,提示肠内营养可保护患者胃肠功能,调节肠道菌群,比肠外营养更能有效。治疗后2组免疫功能均有提高,且观察组免疫球蛋白IgG、IgA、IgM与T细胞亚群等免疫功能指标优于对照组,提示随着营养的改善,患者免疫功能可得到提高,并促进疾病恢复。观察组治疗后有创机械通气时间短于对照组,患者营养状况改善,肺功能逐渐恢复,可促进肺收缩,提高患者由于呼吸窘迫引起的缺氧,加快呼吸功能恢复,使患者尽早脱机,降低VAP发生率。患者胃肠功能紊乱,肠内营养时消化吸收功能均低于正常,易出现消化不良,腹胀、胃潴留等现象;本研究结果显示,观察组误吸、腹泻、腹胀、胃潴留等症状高于对照组,但2组代谢障碍发生情况无明显差别;提示与肠外营养相比,肠内营养的吸收对患者自身胃肠功能有一定的要求,如有胃肠道有原发性疾病如食管胃底静脉曲张或胃肠手术后等患者不宜采用此方式,同时对于胃肠道无器质性疾病者,合理有效的肠内营养可负反馈增强患者胃肠道消化液的分泌,促进胃肠功能恢复。
  
  综上所述,早期肠内营养较肠外营养更能有效地对患者进行营养补充,提高患者免疫功能,缩短有创机械通气时间,有效维持患者各组织器官功能,促进重症肺炎患者疾病的恢复。
  
  参考文献
  
  [1]代光华, 李丹丹。高流量鼻导管氧疗联合维生素营养补充剂对新生儿肺炎合并呼吸衰竭的效果观察[J].解放军医药杂志, 2016, 28 (10) :61-64.  
  [2] 王安桥。乳酸、D-二聚体及C-反应蛋白水平检测对重症肺炎的临床意义及预后价值的分析[J].广西医科大学学报, 2016, 33 (3) :479-481.  
  [3]高阳, 杨帆。不典型肺结核误诊为肺炎15例临床分析[J].临床误诊误治, 2017, 30 (2) :1-3.  
  [4]胡玲, 章莉。肠内免疫微生态营养与肠内增强免疫营养在治疗重症肺炎的对比研究[J].临床肺科杂志, 2018, 22 (3) :237-238.
  [5]卢薇, 郑相, 田福, 等。等热卡不同蛋白质含量肠内营养支持对老年重症肺炎患者蛋白质代谢的影响[J].中国中西医结合急救杂志, 2018, 23 (1) :53-56.  
  [6]陈芙蓉, 陈健君, 徐仲卿。胸腺肽α1对重症肺炎患者Th17/Treg平衡的影响及其分子机制研究[J].医学分子生物学杂志, 2016, 40 (4) :212-217.  
  [7]刘永福, 郑以山。老年重症肺炎病人营养支持治疗的疗效观察[J].肠外与肠内营养, 2017, 24 (2) :98-100.
  [8] 蔡柏蔷。2007年美国感染病学会/美国胸科学会成人社区获得性肺炎诊治指南解读[C].中国呼吸医师论坛。2007.
  [9]汪兰兰, 康冬梅, 周剑, 等。生长激素联合肠内营养对老年重症肺炎的影响[J].安徽医科大学学报, 2016, 51 (5) :696-699.
  [10]李继安, 谢新权, 夏清, 等。麻疹同时并发腮腺炎、肺炎1例报告[J].江苏大学学报:医学版, 2018, 27 (4) :206-207.
  [11]黄兰花, 李少杰, 邹莹。CRP/Alb比值对成人重症肺炎临床预后的评估价值[J].临床肺科杂志, 2018, 18 (8) :267-268.
  [12]王安桥。乳酸、D-二聚体及C-反应蛋白水平检测对重症肺炎的临床意义及预后价值的分析[J].广西医科大学学报, 2016, 33 (3) :479-481.  
  [13]吴国豪。重症疾病患者营养支持治疗现状[J].中华消化外科杂志, 2017, 16 (12) :1172-1175.  
  [14]田佳。早期营养支持联合谷氨酰胺和低分子肝素对老年重症肺炎患者的疗效研究[J].重庆医学, 2016, 45 (19) :2648-2651.
  [15]曹岚, 叶向红, 彭南海, 等。1例心肌炎合并重症肺炎病人早期滋养性营养治疗护理[J].肠外与肠内营养, 2016, 24 (3) :191-192.  
  [16]刘彬。血栓弹力图与重症肺炎预后判断的临床研究[J].中国临床医生杂志, 2018, 46 (6) :670-672.  
  [17]张群, 孙学会。重症肺炎患者肺泡灌洗液中炎性因子表达情况及临床意义[J].创伤与急危重病医学, 2018, 6 (4) :202-204, 207.
  [18]赵瑾, 冯宪真, 冯丽丽, 等。Th17/Treg失衡在重症肺炎中的作用及其意义[J].医学分子生物学杂志, 2016, 40 (1) :17-20.
  [19]杨奕辉。儿童肺炎型哮喘误诊分析[J].临床误诊误治, 2016, 29 (5) :31-33.  
  [20]王敏, 朱耀东, 蒋红钢, 等。两种短期肠内-外联合营养方案对胃癌患者术后营养状况的影响[J].中国医药, 2016, 11 (2) :235-238.  
  [21]莫火弟, 容令新, 廖淑颜。全肠外营养液不同存放方式对稳定性的影响[J].海南医学, 2017, 28 (17) :2842-2845.
  [22]唐志强, 贾柳, 刘洋, 等。早期肠内营养和肠外营养对ICU中重症肺炎患者预后的影响[J].现代生物医学进展, 2014, 14 (30) :5880-5883.  
  [23]莫新, 唐皓, 曾丽金, 等。血清胆碱酯酶含量对重症肺炎患者病情和预后的评估价值[J].中华危重病急救医学, 2016, 29 (1) :38-43.

推荐文章

在线客服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