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医学论文范文网

主页
分享医学论文范文

中医营养观防治肿瘤的意义

更新时间:2020-12-07 08:23点击:

  肿瘤营养学随医学的发展正在逐步完善,贯穿肿瘤预防、治疗与康复。营养观在中医文化中形成自己的体系,营养既能致病又能治病,在防治肿瘤的全过程适当摄入、平衡营养尤为重要。
  
  1 现代肿瘤营养学
  
  现代肿瘤营养学指在营养学理论指导下,进行肿瘤预防、治疗、康复的学科。不同于早期单一的肿瘤营养观点,肿瘤患者的营养干预不再局限于营养支持,而是与手术、放疗、化疗、靶向治疗、免疫治疗等其他疗法并重且有机结合的营养治疗,即肿瘤营养疗法(CNT)。CNT的目的不仅是单纯补充营养素的不足,更在于治疗营养不良、调节异常代谢[1]、改善免疫功能、控制疾病、提高生活质量[2]、延长生存时间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肿瘤营养学贯穿于肿瘤诊治的全过程。在肿瘤预防方面,国际癌症研究机构身体肥胖工作组指出,体脂与13种癌症风险之间存在因果关系[3],合理的营养摄入对肿瘤预防具有极为重要的地位[4]。其预防重点在于选择健康的食物及饮料代替高脂肪、高糖分和高热量的食物[5]。在肿瘤治疗和康复方面,经过营养风险筛查与评估,对于存在营养不良或营养风险的患者,推荐给予营养治疗[6]。临床治疗常以五阶梯原则选择营养治疗方法,首先进行营养教育,再依次选择口服营养补充、全肠内营养、部分肠外营养、全肠外营养[7]。现代肿瘤营养学在营养角度诊治肿瘤方面已有一定程度的指导意义,笔者在中医经典古籍中也摘取了一些观点,望能对其发展有所启发。
  
  2 中医营养观
  
  2.1 营养释义
  
  “营”在《老子·道德经》中提及:“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道德经·注》提到:“营魄,人之常居处也”。《河上公注》注释曰:“营魄,魂魄也”。《黄帝内经》也对其进行了系统的阐述,《灵枢·营卫生会》曰:“谷入于胃……其清者为营,浊者为卫”,认为营由饮食物中精微化生,布于脉中,循脉上下,营养全身。“养”于《广雅·释诂》注释:“养,乐也”。《说文解字》中将“养”归类于“食部”,并解释其“供养也,从食羊声”。除此,古籍中对其解释还有“育”“畜”“长”等。纵观“养”一字的发展释义,即是供给更好的物质需求或帮助。“营养”的概念在《黄帝内经》中贯穿始终,“天食人以五气,地食人以五味”,营养从自然中摄取,是人体生命物质及功能活动的来源。同时强调平衡饮食,“谨和五味”指出营养摄入应得当,若营养摄取不当,导致体内产生气滞、血瘀、痰湿与邪毒胶结的病理状态,聚不得散,日以成积,可能衍化为现代医学所讲的肿瘤。
  
  2.2 营养致病
  
  2.2.1 生理失衡
  
  人体若不重视普通摄入营养的过程,便可诱发肿瘤的形成。饮食物入口后具体流程为:“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脾气散精,上归于肺,通调水道,下输膀胱。水精四布,五经并行,合于四时五藏阴阳,揆度以为常也”。在食物入胃消化腐熟,脾运化水谷津液将清气上宣向肺时,可见多样致病。饮食物入胃的过程中,就有多种致癌可能,如长期食用亚硝酸盐过高、致癌真菌存在的食物或食物入口温度不适宜等,可能导致食管癌;长期食用熏烤、腌制食品,会增加胃远端癌的发病率等。脾气上归于肺时寒气交织可能形成痰饮,也可能发展为肿瘤。饮食入口,当寒热适中。“其寒饮食入胃,从肺脉上至于肺,则肺寒,肺寒则外内合邪,因而客之,则为肺咳。”《素问·咳论》中的此句说明,饮食中的寒邪可在体内消化时与体外寒邪合而致病,饮食物的寒热若不得当会使病邪更快侵占人体。《灵枢·师传》中指出:“寒温中适,故气将持,乃不致邪僻也”。饮食物寒热不适度会导致人体阴阳失调,寒热适中方可保持脾胃气的均衡而无盛衰之偏,病邪无从发生。正所谓“阴平阳秘,精神乃治”。饮食物入口后,肠胃当有所藏。《素问·六节脏象论》提出:“五味入口,藏于肠胃,味有所藏,以养五气,气和而生,津液相成,神乃自生”。通过脾胃的运化腐熟而化生精微,滋养五脏,五脏之气调和,则营血、津液充盈,五脏功能正常,则精神健旺。若脾胃不得健运,营养五味不得储藏,则气血、津液、神无以生无以养。
  
  2.2.2 病理致病
  
  在摄取营养的过程中,饮食物的质、量、五味偏嗜更是营养致病的重要因素。
  
  2.2.2. 1 质的偏嗜
  
  最常见的营养致病是摄入营养中肥甘厚味的占比过大。一方面,过食肥甘厚味易生出疮疡;《素问·奇病论》提到:“数食甘美而多肥也,肥者令人内热,甘者令人中满,故其气上溢,转为消渴”。因长期服用膏粱厚味,阳热内盛,热毒留滞肉凑,瘀热腐肉成脓,从而产生疔疮。疮疡长久不愈或反复发作便可能导致癌症,如久经不愈的皮肤溃疡可发展为鳞状细胞癌。另一方面,肥甘厚味的过多摄入易导致肥胖,在肥胖的背景下包括全身性炎症、脂肪因子、胰岛素抵抗、高血糖、高胰岛素血症、高脂血症等多种因素可共同促进癌症的发生[8]。
  
  2.2.2. 2 量的偏嗜
  
  饮食物的量控制不得当,也会引起病变。食入过多,一则气血易阻滞生积,《素问·生气通天论》中提到“因而饱食,筋脉横解,肠澼为痔”。饮食过饱后肠道气血阻滞,可使脉曲张、筋弛缓,湿热下注则为痢疾,若邪气迫与魄门,日久成痔,湿热积块熏蒸互结,日久可衍化成肿瘤。二则气血易受损伤正,《黄帝内经》后文提及“饮食饱甚,汗出于胃”“饮食自倍,肠胃乃伤”,经脉气血受饮食影响,过量致伤,正气虚损,正是肿瘤发生发展的重要原因。饮食过饱是胃癌及结直肠癌的重要危险因素之一[9]。食入过少,人体得不到充足营养。食物的濡养不够,津液气血不足,正气亏虚,邪更易侵袭人体。
  
  2.2.2.3五味偏嗜
  
  五味生五脏,亦可伤五脏。若五味过度,首先直接损伤肠胃。五味太过首先损伤胃,由炎症开始渐化到肿瘤,如胃炎到胃癌。其次,如《素问·生气通天论》中所言:“是故味过于酸,肝气以津,脾气乃绝……味过于辛,筋脉沮弛,精神乃央”,五味偏嗜后选择性地伤害某脏,一脏伤后依据五行生克等原理还会影响他脏,引起相关内脏的阴阳失衡及五脏之间的关系失和而发病。如“味过于辛,筋脉沮弛,精神乃央”,辛味能散而入肺,辛味太过,在耗散肺气的同时可使肺气失常而偏盛,既能乘袭肝木,使肝之阴血受损,筋失濡养而败坏弛缓,结、积随之形成,又能反侮于心而殃及心神,正气耗损。一则,结、积形成易成肿瘤;二则,正气耗损外邪易侵,更易促成肿瘤的形成与发展。再者,《灵枢·五味论》及《素问·五脏生成篇》中分别提到:“酸走筋,多食之,令人癃……甘走肉,多食之,令人挽心”“多食咸,则脉凝泣而变色……多食甘,则骨痛而发落,此五味之所伤也。”偏嗜引起脏腑的盛衰,而后进一步影响到该脏在体内外的所主。辛味使肺气失常而偏盛,乘袭肝木,肝之所主筋与爪感受病变,筋急爪枯正气津液不足,也易生瘤变。
  
  2.3 营养治病
  
  肿瘤多因人体正气虚损后,外邪六淫之气乘虚而入,致机体阴阳失衡、脏腑失调、气血失和,出现气滞血瘀、痰凝湿聚、热毒等复杂病理变化,久积而成。
  
  2.3.1治未病
  
  (1)未病先防。《素问·上古天真论》中言:“法则阴阳,和于术数,饮食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故能形与神俱”,以此为指导预防肿瘤,在饮食上首先要做到“饮食有节”。一方面保持饮食的适量,不要食入太过,成积壅邪而损耗正气,也避免饥饿使体内正气化生不足;另一方面少食肥甘厚味,清淡饮食。在节制饮食的基础上,还应“谨和五味”,以达“骨正筋柔,气血以流,腠理以密”,即现代肿瘤预防营养学中的平衡膳食,做到“五谷为养,五果为助,五畜为益,五菜为充,气味合而服之,以补精益气”。(2)既病防变。已患有肿瘤的患者应防止其他病变的产生,康复患者应防止肿瘤复发。《素问·热论》道:“食肉则复,多食则遗”。预后、防变时饮食要节律,少食易引起肿瘤复发或转移的食物,如牛羊肉、虾蟹等发物。需知饮食物的寒热五味,在专业指导下构建饮食结构,以达到最好的防变效果。
  
  2.3.2 治已病
  
  (1)因势利导。治病之法,内经中的因势利导观念极为实用,尤其对于肿瘤的诊治。肿瘤患者乃“局部为实,整体为虚”。针对“局部实”的特点,给予“坚着削之,客者除之,结者散之,留者攻之”,也同现代医学中放化疗的治疗方式。针对“整体为虚”的特点,需要适当补益:一则患者本来正气虚弱,二则肿瘤作为消耗性疾病进一步损伤正气,三则攻下散结后正气更亏。同时在饮食上给予补虚补正气。但在消实补虚的同时,注意补益不可太过,每种治疗手段都应适度。(2)克制饮食。对于饮食上的补正气,现代肿瘤营养学中指出,肿瘤组织中缺少脂肪代谢的关键酶[10],对脂肪的利用少,主要依靠葡萄糖供能,而宿主细胞则主要依靠脂肪供能,因此提议肿瘤患者采取高脂低糖的饮食策略。值得一提的是,高脂低糖应遵循内经营养观中节制不“偏嗜”。“饮食自倍,肠胃乃伤”,做到节制。节制糖为先,以遏制肿瘤生长;同时节制脂的摄入,一方面防止“饮食饱甚”,另一方面避免造成高脂的状态。不“偏嗜”指肿瘤患者虽应调和五味,避免因饮食原因另有脏气损伤,也应有所禁忌。《灵枢·五味》中提及:“肝病禁辛,心病禁咸,脾病禁酸,肾病禁甘,肺病禁苦”,此乃避免有病脏被所克之味进一步伤及。
  
  3 结语
  
  现代肿瘤营养学虽已对肿瘤预防、治疗、康复的营养问题均有所覆盖,但在肿瘤预防方面只涉及营养过剩、脂类摄入过多而诱发肿瘤,内经营养观则在营养不足耗损正气也会诱发肿瘤方面对其进一步完善;在肿瘤治疗与康复方面,现代肿瘤营养学侧重给予患者高脂低糖的营养治疗,中医营养观则有“高脂”时营养也不应过盛的理论,相信“谨和五味”内经营养观的体系能为现代肿瘤营养学提供较好的借鉴意义。
  
  参考文献
  
  [1]石汉平.肿瘤营养疗法[J].中国肿瘤临床,2014,41(18):1141.
  
  [2]Baguley BJ,Skinner TL,Leveritt MD,et al.Nutrition therapy with high intensity interval training to improve prostate cancer-related fatigue in men on androgen deprivation therapy:a study protocol[J].BMC Cancer,2017,17(1):1.
  
  [3]Newman LA,Kaljee LM.Health disparities and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 in african American women:A Review[J].JAMASurg,2017,152(5):485.
  
  [4]马怀幸.肿瘤营养不良的内科治疗原理和原则[J].肿瘤学杂志,2018,24(9):849.
  
  [5]Campbell TC.Cancer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by wholistic nutrition[J].J Nat Sci,2017,3(10):e448.
  
  [6]Britton B,Mc Carter K,Baker A,et al.Eating as treatment(EAT)study protocol:a stepped-wedge,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 of a health behaviour change intervention provided by dietitians to improve nutrition in patients with head and neck cancer undergoing radiotherapy[J].BMJ Open,2015,5(7):e008921.
  
  [7]Lee HT,Kim JY,Kim M,et al.Renalase protects against ischemic AKI[J].J Am Soc Nephrol,2013,24(3):445.
  
  [8]Cifarelli V,Hursting SD.Obesity,diabetes and cancer:a mechanistic perspective[J].Int J Diabetol Vasc Dis Res,2015,2015(Suppl 4):1.
  
  [9]童贵显.安徽农村居民消化道恶性肿瘤影响因素研究[D].安徽:安徽医科大学,2015.
  
  [10]Huang C,Freter C.Lipid metabolism,apoptosis and cancer therapy[J].Int J Mol Sci,2015,16(1):924.

推荐文章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