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医学论文范文网

主页
分享医学论文范文

心理韧性对援鄂护理人员自测健康状况的影响

更新时间:2021-05-12 09:01点击:

  摘    要:目的 调查援鄂护理人员自测健康状况及心理韧性现状,并分析心理韧性对自测健康状况的影响。方法 采用自测健康评定量表和中文版CD-RISC心理韧性量表对220名援鄂护理人员进行问卷调查。结果 援鄂护理人员自测健康状况评分为(346.07±27.84)分,心理韧性评分为(89.60±11.69)分,自测健康状况总分与心理韧性总分及坚韧、力量、乐观维度均呈正相关(r=0.542,0.488,0.530,0.385,P<0.01);心理韧性总分仅与心理健康总分、社会健康总分呈正相关(r=0.388,0.579,P<0.01),分层回归分析结果显示婚姻状况、坚韧、自强为援鄂护理人员自测健康状况的影响因素。结论 援鄂护理人员心理健康子量表的心理症状与负性情绪维度相对较低,心理韧性处于中等偏上水平,心理韧性中的坚韧、自强维度是健康状况的重要影响因素。
  
  关键词:自测健康状况 心理韧性 援鄂护士
  
  心理韧性,又称为心理弹性,其作为个体的一种重要的积极心理品质,能够帮助个体在面对逆境和挑战时,提高人们积极适应的能力[1]。不同心理韧性水平,面对应激事件的态度不同,高心理韧性的个体往往拥有更多的积极情绪,利于保持良好的心理健康[2]。新冠肺炎护理工作存在高风险、高强度等特点,易造成护士心理健康障碍及躯体不适等症状[3-4],因此采取积极有效的心理支持措施,帮助一线护理人员获得心理上的安全感,提高危机抵抗力及适应力,预防心理障碍及躯体不适症状的发生显得尤为重要,因此,本研究从积极心理学的视角出发,分析心理韧性对援鄂护理人员自测健康状况的影响,为后期心理干预策略从心理韧性角度入手提高援鄂护理人员身心健康提供理论依据。
  
  1 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选取2020年2月10日至2020年4月1日间,湖北省武汉市某家军队医院(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定点收治医院)的护理人员作为研究对象。纳入标准:取得护士资格证;参与此次COVID-19的患者救治与护理;知情同意并自愿参加者。排除标准:非新冠肺炎救治及护理一线或预备参与救治及护理一线的护理人员。
  
  1.2 方法
  
  1.2.1 调查工具
  
  主要包括三个部分。(1)一般资料调查表:包括性别、年龄、婚姻状况、子女个数、最高学历、职称、护龄、疫情发生前发所在科室、抗疫工作时间、每天工作时长、目前所在科室、人员类别等。(2)自测健康评定量表(Self-rated Health Measurement Scale 1.0,SRHMS V1.0):由国内学者许军等[5]采用Delphi专家函询法和现场调查法编制,由10个维度,48个条目组成,包括自测生理健康、心理健康和社会健康3个方面子量表,采用0~10级评分法,条目18、34、47、48为健康总体自测条目,不参与量表的最终计分,分析指标包括子量表得分及量表总分,3个分量表的得分最高分别为170,150,120,分值越高表明个体健康状况越好。该量表的Cronbach’s α系数为0.898,生理、心理和社会3个子量表Cronbach’s α系数分别为0.857、0.847、0.815[6]。(3)中文版心理韧性量表(Connor-Davidson Resilience Scale, CD-RISC):原量表由Connor等[7]于2003年编制,2007年国内学者于晓楠等[8]翻译、修订为中文版量表,包括坚韧、自强、乐观三个维度,共25个条目,采用Likert 5级评分法,选项从“从不”到“一直”,计分为0~4分,总分范围0~100分,得分越高表明心理弹性越好。本研究中,该量表Cronbach’s α系数为0.928。
  
  1.2.2 调查方法
  
  本研究使用问卷星制作二维码的形式,不记名调查,采用统一的指导语,向研究对象说明研究目的。由研究者本人将问卷星制作的二维码推送给各科室护士长,护士长在各科室援鄂护理人员微信群中发布,由援鄂护理人员进行填写,本研究均通过测试者本人知情同意,经湖北省武汉市某家军队医院伦理委员会审批。
  
  1.2.3 质量控制
  
  本研究采用网络问卷形式进行调查,相同IP地址只能作答一次,保证填写者为本人且不能反复作答,问卷中全部选项填写完毕后方可提交,同时实时进行后台监控,确保数据的完整性及可靠性。共收回问卷220份,有效问卷220份。
  
  1.3 统计分析
  
  采用SPSS 20.0进行数据分析与处理,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表示,计数资料以率(%)表示,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卡方检验和秩和检验,相关分析采用Pearson相关分析,多元回归分析采用分层回归分析,以P<0.05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一般资料
  
  本研究所调查援鄂护理人员共220例,具体一般资料见表1。
  
  表1 援鄂护理人员一般资料(n=220)
  
  2.2 援鄂护理人员自测健康状况现状
  
  自测健康状况总分为(346.0727.84)分,援鄂护理人员在生理健康、心理健康及社会健康子量表总分上平均分均在量表总分中值以上,其中心理健康子量表的心理症状与负向情绪维度条目均分相对较低,各维度及条目均分见表2。
  
  表2 援鄂护理人员自测健康状况现状[n=220,(x¯±s)]
  
  2.3 不同特征援鄂护理人员自测健康状况
  
  单因素分析结果表明,援鄂护理人员健康状况在婚姻状况、子女个数上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进一步两两分析结果显示已婚的健康状况显著高于其他(离异、分居、丧偶),子女个数为1个的健康状况显著高于子女个数为2个及以上的健康状况,其他人口学特征的援鄂护理人员心理弹性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表3 援鄂护理人员健康状况的单因素分析(x¯±s)
  
  2.4 援鄂护理人员心理韧性水平
  
  心理韧性水平总分为(89.6011.69)分,各维度及条目均分见表4。
  
  2.5 不同特征援鄂护理人员心理弹性状况
  
  单因素分析结果表明,援鄂护理人员心理弹性在婚姻状况、文化程度、抗疫工作时间上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进一步两两分析结果显示已婚的心理弹性显著高于未婚;文化程度为本科、硕士的心理弹性显著高于大专学历;抗疫工作时间11~20 d、≥50 d的心理弹性显著高于≤10 d, 其他人口学特征的援鄂护理人员心理弹性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5。
  
  表5 援鄂护理人员心理弹性的单因素分析(x¯±s)
  
  2.6 援鄂护理人员自测健康状况与心理韧性的相关性分析
  
  自测健康状况总分与心理韧性总分与坚韧、力量、乐观维度均呈正相关(r=0.542、0.488、0.530、0.385,P<0.01),心理韧性总分与心理健康总分、社会健康总分呈正相关(r=0.388、0.579,P<0.01),见表6。
  
  表6 援鄂护理人员自测健康状况与心理韧性的相关性分析(r值)
  
  2.7 援鄂护理人员自测健康影响因素的分层回归分析
  
  以援鄂护理人员自测健康状况为因变量,以抗疫一线护理人员一般资料(赋值见表7)和心理韧性各维度评分为自变量进行分层回归分析,援鄂护理人员一般资料作为控制变量首先进入(模型1),心理韧性各维度评分在此基础上进入(模型2),结果在一般资料中,婚姻状况为援鄂护理人员的自测健康状况影响因素,在控制一般资料后,模型2的R2为0.359,较模型1的R2(0.097)明显升高(P<0.05),心理韧性的坚韧和力量维度可解释援鄂护理人员自测健康状况总变异的31.7%,具体结果见表7和表8。
  
  表7 自变量赋值表
  
  表8 援鄂护理人员健康状况影响因素的分层回归分析
  
  3 讨论
  
  3.1 援鄂护理人员健康状况分析
  
  本研究发现,援鄂护理人员总体健康处于中等偏上水平,但心理健康子量表中的心理症状及负性情绪维度条目均分相对较低,这与国内研究相似[3-4,9]。援鄂护士由于长期暴露在高浓度气溶胶的封闭环境内,加之工作的高强度,多存在不同程度的焦虑、恐惧、无助、应急能力下降的心理应激反应[3-4],防护用具使用造成的视觉、触觉等感觉剥夺易导致心理压力的产生,易引发抑郁、进食障碍、睡眠障碍等心理和生理不健康状态[10]。防护用具使用过程中护目镜与面屏起雾、手套容易松落等引起的器械性压力性损伤(device related pressure injuries, DRPI)给救治任务增加了难度影响了工作效率,增加了对工作压力的感知,造成情感耗竭、心理疲乏感的产生[11],因此心理症状及负性情绪维度条目均分相对较低。
  
  3.2 不同特征援鄂护理人员自测健康状况分析
  
  本研究调查结果显示已婚护理人员健康状况高于离异、分居及丧偶的护理人员,可能的原因是已婚的护理人员相对于离异、分居及丧偶的护理人员来说能够获得更多来自配偶和家庭的支持,良好的社会支持可以帮助援鄂护士减少对工作压力的感知[12],主观幸福感较高[13],同时能提高其自我效能感和任务聚焦度,使个体采取更积极的方法处理问题,进而心理健康水平得到提高。对于已婚的护理人员而言,照顾家庭是幸福也是压力和挑战,可使其更加从容地面对工作上的压力和困境[1,12]。子女个数为1个的健康状况高于子女个数为2个及以上的健康状况,可能的原因是在疫情高发期间,子女个数为2个及以上的护理人员相对于一个子女的护理人员来说,可能对子女和家庭的内心牵挂更多一些,害怕自己成为传染源以及担心子女安危无疑加重其心理负担,增加焦虑感、恐惧感,会对身心健康造成一定的损害。
  
  3.3 援鄂护理人员心理韧性分析
  
  本研究发现,抗疫一线护理人员心理韧性评分为(89.60±11.69)分,高于其他护士群体[14-15]。此次调查对象中军人和文职人员占比达到52.3%,她们除了要完成日常护理工作外,还需要完成高强度的军事训练,在长期的工作和训练中培养了坚韧的个性和乐于挑战精神。本研究中年龄>30岁占比达到65.4%,职称为护师及以上占比达到92.7%,近一半的护理人员工作年限超过10年以上,研究表明[16-17],40岁以上的护士有丰富的护理经验,在面对突发问题时可以表现出比年轻护士更沉稳的处理方式,从容不迫地对待工作中的难题;职务越高的护理人员经历过的压力和逆境较多,因此其在面对压力等应激条件时的耐受力和调整自身行为的能力也逐渐增强[18]。随着护理人员工作年限的增加,她们熟练处理突发事件、应对压力和执行计划的能力得以不断提高,提升了心理弹性[16,18]。
  
  3.4 不同特征援鄂护理人员心理韧性分析
  
  本研究调查结果显示已婚的心理弹性高于未婚,分析认为已婚护士可能更易从家庭等亲密关系中得到面对压力和挫折的心理支持,因此面对压力时更倾向于积极地看待事物,乐观性较强。文化程度为本科、硕士的心理弹性显著高于大专学历,这与国内的研究结果一致[18],主要原因可能是学历为本科、硕士的护士较之专科护士经历了更多的竞争压力,面对新冠肺炎这类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内心的承受力和自我调节能力更强。研究表明[19],教育水平能够帮助提高护士在面对困难时的能力,高学历的护士,能更好地运用医学知识和技术,同时在医院承担高难度工作的机会较多,自身处理困难的能力和积极排解压力的能力较强,因而显示出较高的心理韧性水平。抗疫工作时间11~20 d、≥50 d的心理弹性显著高于≤10 d, 分析可能的原因是抗疫工作时间≤10 d的护理人员正处于防疫工作的前期,面临着资源紧缺、长时间处于满负荷运转等严峻考验,心理应激水平较高,而抗疫工作时间11~20 d、≥50 d的护理人员,逐渐适应一线救治与护理工作,心理素质、适应能力、抗压能力都得到了很好的锻炼和提升,也培养了坚韧的个性以及乐观向上的精神,面对突发事件也更有控制力和调和力,表现出较高的心理弹性水平。
  
  3.5 心理韧性的坚韧、自强维度对健康状况的影响
  
  本研究结果表明心理韧性的坚韧、自强维度对健康状况存在正向影响,坚韧维度及自强维度得分越高,援鄂护理人员健康状况越好,可能的原因是坚韧维度得分越高,护士在面对困难、遭遇逆境时的忍耐力较强,在经历苦难后也能迅速恢复,变得更加坚强[2,17],在面对日常工作中的慢性应激和重大事件时,能够成功的进行自我调适,因而心理健康水平也较高。自强维度得分较高的护理人员,有较强的自我效能感和积极应对问题的能力[13],能够采取促进健康的生活方式,以提高身心健康水平。自强的个体能够严格要求自己,积极学习新知识、新技术,对自身能力和工作前景有良好的评估和理想的预期,在逆境中多能够以积极的心态应对[20],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焦虑、抑郁等负性情绪的发生,从而促进身心健康。
  
  参考文献
  
  [1] BADU E,OBRIEN A P,MITCHELL R,et al.Workplace stress and resilience in the Australian nursing workforce:A comprehensive integrative review[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ental Health Nursing,2020,29(1):5-34.
  
  [2] LENG M,XIU H,YU P,et al.Current State and Influencing Factors of Nurse Resilience and Perceived Job-Related Stressors[J].Journal of Continuing Education in Nursing,2020,51(3):132-137.
  
  [3] 王芬,舒成.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下一线医护人员的心理应激反应及干预措施[J].全科护理,2020,18(7):837-838.
  
  [4] 钟燕萍,黄洁莹,谢志伟,等.首批抗击新型冠状病毒一线医护人员的心理健康及干预效果研究[J].全科护理,2020,18(8):955-957.
  
  [5] 许军.自测健康评定量表修订版的考评[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03,17(5):301-303.
  
  [6] 史瑞洁,柏璐,关春丽,等.实习护生自测健康状况与应对方式的相关[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7,25(3):449-453.
  
  [7] CONNOR K M,DAVIDSON J R.Development of a new resilience scale:the Connor-Davidsen Resilience Scale(CD-RISC)[J].Depress Anxiety,2003,18(2):76-82.
  
  [8] 于肖楠,张建新.自我韧性量表与ConnorDavidson韧性量表的应用比较[J].心理科学,2007,30(5):1169-1171.
  
  [9] 王竞,程雅倩,周照,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对武汉市一线医护人员心理状况的影响[J].武汉大学学报(医学版),2020,41(4):547-550.
  
  [10] 周殷华,张欣,方婵,等.感觉剥夺视域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中医护人员心理应激反应研究[J].中国医学伦理学,2020,33(3):273-278.
  
  [11] 黄文,周晓丹,王健,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间医护人员器械相关压力性损伤的防范策略[J].温州医科大学报,2020,50(3):195-198.
  
  [12] 徐信红,邓筱娟.急诊科护士工作压力、心理弹性及社会支持与职业倦怠的关系[J].华北理工大学学报(医学版),2019,21(2):153-157.
  
  [13] 占婷婷.护士心理一致感、社会支持、应对方式与主观幸福感的关系研究[D].安徽医科大学,2019.
  
  [14] 潘金金,高美华,孙黎惠,等.共情疲劳在ICU护士心理弹性与工作投入之间的中介效应分析[J].护理研究,2019,33(11):1844-1848.
  
  [15] 任伟霞.急诊科护士心理弹性与心理资本现状调查及与心理健康的相关性[D].山东大学,2019.
  
  [16] 李萌,李梅,陈清秀.PICU护士工作倦怠心理弹性现状及相关性研究[J].护理学报,2015,22(22):53-55.
  
  [17] 许珂.护士心理弹性状况特点及影响因素的量性与质性研究[D].第三军医大学,2017.
  
  [18] 王晶晶.军队医院护士心理韧性与职业紧张和工作能力的相关性研究[D].湖南师范大学,2017.
  
  [19] 谭诗亮.ICU护士心理韧性与工作环境相关性研究[D].吉林大学,2016.
  
  [20] 孙艳霞.手术室护士职业倦怠与心理弹性、积极情绪的关联性研究[D].山东大学,2019.

推荐文章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