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医学论文范文网

主页
分享医学论文范文

基于医务人员视角的医患心理契约及其影响因素研究

更新时间:2021-06-03 09:54点击:

  摘    要:目的:通过调查医务人员对医患心理契约的感知现状,探究医务人员心理契约感知差异的影响因素。方法:采用自制的基本情况调查表和修订后的医患心理契约量表,对1313名医务人员进行问卷调查。运用描述性统计分析、独立样本t检验、单因素方差分析、协方差分析以及逐步线性回归统计方法。结果:医患心理契约总分为(3.460±0.557)分。生活满意度、工作压力、患者的科学就医观念、社会的尊重程度是医务人员视角下医患心理契约感知差异的影响因素(P<0.05)。结论:医务人员的医患心理契约感知值较高,但仍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应采取针对措施缓解医务人员工作压力、提升其生活满意度,引导患者树立科学就医观,从而满足医患心理契约契合度。
  
  关键词:心理契约; 医务人员; 医患关系;
  
  Research on doctor-patient psychological contract and its influencing factors based on the perspective of medical staff
  
  ZHENG Hanjun WANG Wenxin CHEN Yun TIAN Huaigu CHEN Meilin JIANG Shunjie
  
  School of Management, Jiangsu University
  
  Abstract:
  
  Objective:By investigating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medical staff's perception of doctor-patient psychological contract,the influencing factors of the difference of medical staff's perception of psychological contract were explored.Methods:Using the self-made basic situation survey form and the revised doctor-patient psychological contract scale,a questionnaire survey was conducted among 1313 medical staff.Descriptive statistical analysis,independent sample t-test,one-way analysis of variance,analysis of covariance,and stepwise linear regression statistical methods were used.Results:The total score of the doctor-patient psychological contract is 3.460±0.557.Life satisfaction,work pressure,patients' scientific concept of seeking medical treatment,and social respect are the influencing factors of the difference in perception of psychological contract between doctors and patient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medical staff (P<0.05).Conclusion:The perceived value of medical staff's doctor-patient psychological contract is relatively high,but there is still room for further improvement.Targeted measures should be taken to reduce the working pressure of medical staff,improve their life satisfaction,and guide patients to establish a scientific view of medical treatment,so as to meet the fit of doctor-patient psychological contract.
  
  Keyword:
  
  psychological contract; medical staff; doctor-patient relationship;
  
  医生与患者之间的心理契约即医患双方由社会规范以及价值观念所产生的主观期望,而非经过书面合同方式体现出的医患双方内隐权责的认知[1]。医患关系作为社会关系中常见的一种,其关注度也在不断上升[2],而医患人际互动是医患关系研究领域的核心内容之一[3]。心理契约是基于双方的认知与互动,良好的医患心理契约有利于医院的长远发展,并在医患关系中起着催化剂的作用[4]。合理构建和平衡医患之间的心理契约,形成科学有效的良性互动,在改善医患关系、提升医院形象以及医疗服务质量方面具有关键意义。心理契约现已成为一种较新的研究视角并被受到推崇[5],但目前以医务人员为视角的医患心理契约研究相对欠缺。本文以医务人员为视角探讨其医患心理契约的感知差异,探寻不同医务人员医患心理契约得分差异的影响因素,旨在满足医患心理契约契合度,促进医患关系的长远发展。
  
  1 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2018年9月,选取广东省珠海市公立医院的医务人员通过问卷星电子问卷开展调查,问卷中设置了干扰项以及填写时间等因素,方便剔除乱填写的无效问卷。收回1500份问卷,有效问卷共1313份,问卷有效率为87.53%。
  
  1.2 研究方法
  
  1.2.1自编基本情况及主观感受调查表。
  
  基本情况包括性别、用工形式、文化程度、职称、家庭经济水平、医院工作年限。主观感受包括生活满意度、工作压力、患者的科学就医观念、社会对本职业的尊重程度。
  
  在1313名被调查者中,样本分布情况:男性268人(20.4%),女性1045人(79.6%)。用工形式包括实习生20人(1.5%),规培医生14人(1.1%),正式在编676人(51.5%),人事代理148人(11.3%),劳务派遣制19人(1.4%),临时合同制436人(33.2%)。大专及以下学历251人(19.1%),本科学历872人(66.4%),硕士及以上学历190人(14.5%)。无职称162人(12.3%),初级职称515人(39.2%),中级399人(30.4%),副高184人(14.0%),正高53人(4.0%)。医院工作年限5年以下353人(26.9%),5〜10年270人(20.6%),10〜20年433人(33.0%),20年及以上257人(19.6%)。
  
  对生活满意度、工作压力、患者的科学就医观念、社会的尊重程度进行反向计分(R)。结果显示,生活满意度(3.700±0.708)整体较高,但工作压力(3.690±0.672)较大;患者的科学就医观念(2.960±0.943)较差,社会对医务人员的尊重程度(3.020±0.790)还有待提高。
  
  1.2.2 医生-患者心理契约量表。
  
  在文献研究的基础上,参考国内外设计的《心理契约测量问卷》,并结合心理契约三维结构学说[6],设计出医务人员视角的医患心理契约量表。该量表由关系责任、发展责任、即时责任3个维度组成,共16个条目。采用李克特5点计分法(1=完全不符合,2=不符合,3=不确定,4=符合,5=完全符合),分数越高表示医务人员视角的医患心理契约感知值越高(为了便于比较,问卷的总分和各维度得分最终均转换为5分制表示)。分别对量表整体、关系责任、发展责任、即时责任维度进行信度检测,得出其Cronbach’s α系数均在0.8以上,表示量表具备很高的内在信度;探索性因子分析的结果表明,KMO值均在0.7以上,且Bartlett球形度检验P<0.01,可见量表有着良好的结构效度。
  
  1.3 统计分析
  
  运用SPSS 26.0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学处理,使用描述性统计分析方法分析不同医务人员的社会人口学特征;性别的差异采用独立样本t检验;单因素方差分析、协方差分析用于组间各因素差异比较;运用逐步回归分析方法,探究不同医务人员医患心理契约得分差异及其影响因素。
  
  2 结果
  
  2.1 医务人员视角的医患心理契约得分情况
  
  医患心理契约总分为(3.46±0.56)分,关系责任维度为(3.57±0.59)分,发展责任维度为(3.31±0.61)分,即时责任为(3.44±0.67)分。比较各条目得分情况,其中“患者耐心听取医生的建议和解释”得分最高,为(3.73±0.02)分;“患者在发生医疗纠纷时保持冷静”得分最低,为(2.86±0.03)分。
  
  2.2 方差分析
  
  将性别(男=1,女=0)、用工形式(在编=1,非在编=0)进行哑变量转换。组间比较运用独立样本t检验,不同性别(P=0.278)对医患心理契约感知值无差异;对不同医务人员心理契约感知差异进行单因素方差分析,可知用工形式(F=22.052,P<0.01)、文化程度(F=3.745,P=0.005)、职称(F=9.052,P<0.01)、医院工作年限(F=10.782,P<0.01)、生活满意度(F=19.056,P<0.01)、工作压力(F=6.800,P<0.01)、患者的科学就医观念(F=40.905,P<0.01)、社会对本职业的尊重程度(F=48.193,P<0.01)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因此,将单因素分析结果具有统计学意义的变量(职称、文化程度、用工形式、工作年限、生活满意度、工作压力、科学就医观念、社会的尊重程度)列为协变量,进行多因素方差分析。统计分析结果见表1。可知,生活满意度(F=42.066,P<0.01)、工作压力(F=3.898,P=0.049)、科学就医观念(F=74.696,P<0.01)、社会的尊重程度(F=84.205,P<0.01)对医务人员视角下医患心理契约感知值影响显著。
  
  表1 医患心理契约感知值的多因素方差分析
  
  2.3 不同医务人员医患心理契约感知差异及其影响因素
  
  为探寻医务人员的医患心理契约感知值的影响因素,以医务人员心理契约感知值为因变量;将生活满意度、工作压力、社会的尊重程度、患者的科学就医观念作为自变量,纳入逐步线性回归方程。由统计结果可知,R2逐步提升,R2=0.204,且Durbin-Watson统计量是1.918;不存在多重共线性(VIF<5)。
  
  其中,社会的尊重程度、患者的科学就医观念、生活满意度、工作压力对医务人员的医患心理契约感知值具有显著影响(P<0.05)。统计分析结果见表2。回归模型表达式为:医务人员的医患心理契约感知值=2.342+0.174×社会的尊重程度+0.140×患者的科学就医观念+0.105×生活满意度-0.059×工作压力。
  
  表2 心理契约逐步回归系数
  
  3 讨论
  
  3.1 医患心理契约感知值较高但仍有提升空间
  
  医务人员视角下医患心理契约总体感知值(3.460±0.557)较高,但仍有小部分医务人员对患者心理契约得分较低,有待进一步提升。医生与患者间心理契约的失衡是彼此关系紧张的关键因素,也可能成为医疗纠纷发生的导火索[7]。量表中的条目7(患者在发生医疗纠纷时保持冷静)得分最低,说明患者在面对医疗纠纷时不够理智、易冲动。其次是条目12(患者候诊时不大声喧哗吵闹)和条目16(患者理性看待医疗事件新闻报道)。
  
  医患冲突和医疗纠纷频发已逐渐成为制约和谐社会发展的重要矛盾[8],医患关系的复杂性与特殊性也备受关注[9]。患方对于医院以及医务人员治疗效果的高期望增加了医疗纠纷发生的可能性[10],然而鉴于现代医学水平的局限性、疾病的多样性等,难以满足患者的高期望值。基于此,有必要借助媒体和舆论的力量引导患者树立科学就医观念,包括规范诊疗程序、及时向患者普及科学就诊行为、理性看待医学。同时,在院内构建医患纠纷风险管理制度,对可能引发医疗纠纷的风险进行动态识别,以降低医疗纠纷产生的概率[11],从而满足医患心理契约契合度。
  
  3.2 生活满意度、工作压力、患者的科学就医观念、社会的尊重程度影响医务人员的医患心理契约感知值
  
  工作压力越大、生活满意度越低的医务人员,其医患心理契约感知值越低。生活满意度是个体依据自定的标准对所处生活状况及生活质量在总体上的认知与评价,其反映出个体对于现实与愿望的差异感[12,13]。生活满意度的缺失会使个体产生负面情绪,导致安全感丧失[14],对患者的信任感也随之下降,医患心理契约失衡。医务人员正处于安全感丧失阶段,因此提升生活满意度能够提升医患心理契约契合度。医务人员所在行业本身就具有工作压力大的特点,可以通过对医务人员工作压力的管理来实现对心理契约的管理[15]。研究发现,在工作和生活上拥有满意的主观体验是医务人员确保职业生涯健康发展的重要条件[16],通过缓解医务人员的工作压力,提升其生活满意度,从而满足医患心理契约契合度。
  
  认为患者科学就医观念越高、社会对本职业的尊重程度越高的医务人员,其心理契约感知值越高。倡导公众树立科学就医观念已迫在眉睫[17]。科学就医观念是患者个人获取健康服务的能力,也是健康素养的组成部分,具备科学就医素养,有助于医患关系的改善与发展[18]。诊疗过程中,医患之间的沟通尤为重要[19],而患者科学就医观念越高,医患沟通则更顺畅,医患信任水平无形中亦得到提升。研究发现,患者信任水平越高,医患心理契约越强[20]。同时,医务人员所感知到的尊重程度仍有提高空间,医务人员治病救人、勤勤恳恳,也希望得到社会的尊重和患者的理解,若是遭到社会的质疑,内心便会产生强烈的不安与委屈感[21],心理契约感知值自然就会降低。医德是影响医患心理契约的要素之一[22],也是我国建设文明社会的重要内容之一,通过医德医风的建立,可以使医生减少乱开药、“收红包”等现象的发生,进而提高患者和社会对医生的尊重,为医患创造和谐共处的环境[23],从而满足医患心理契约契合度。
  
  参考文献
  
  [1] 唐心怡,官翠玲.医患心理契约期望感知差异与医患关系研究[J].当代经济,2018(3):114-117.
  
  [2] 浦方芳,柏涌海,王沛,等.情绪智力在医患关系研究中的应用[J].医学与哲学(A),2017,38(1):43-46,57.
  
  [3] 董恩宏,刘华丽,郭丽君,等.基于RIAS方法的医生沟通行为对脑卒中患者生活满意度的影响研究[J].中国卫生事业管理,2019,36(2):143-145,160.
  
  [4] 牛荣华,国世忠.心理契约在改善医患关系中的作用[J].中国医院,2010,14(2):66-68.
  
  [5] 蒋重阳,周萍,白飞,等.医德医风与医院履责对医生履责的影响研究[J].中国医院管理,2017,37(9):15-17,66.
  
  [6] 李原,郭德俊.员工心理契约的结构及其内部关系研究[J].社会学研究,2006(5):151-168,245.
  
  [7] 陈匡明,郑亚楠,张小健.心理契约应用研究综述[J].中国市场,2012(48):126-127.
  
  [8] 管欣,张哲薇,陈张蕾,等.政府规制下的医患纠纷演化博弈模型[J].系统工程理论与实践,2019,39(12):3151-3162.
  
  [9] 贾岩波,任逸众,梁子红.骨科医学生教学改革中医患沟通能力培养的研究[J].继续医学教育,2020,34(7):9-11.
  
  [10] Pan Y,Yang XH,He JP,et al.To be or not to be a doctor,that is the question:a review of serious incidents of violence against doctors in China from 2003-2013[J].Journal of Public Health,2015,23(2):261-263.
  
  [11] 殷璐,曾日红,高熹,等.三甲医院医疗纠纷发生现状及影响因素分析——基于医、患、家属三方视角[J].卫生经济研究,2019,36(12):67-70,74.
  
  [12] Johnson DCSM.Avowed happiness as an overall assessment of the quality of life[J].Social Indicators Research,1978,5(4):475-492.
  
  [13] 周良芳.积极心理学视角下青年医师心理健康调查[D].长沙:中南大学,2012.
  
  [14] 陈美林,汪文新,江舜杰,等.基于患者家属视角的医患信任及其影响因素研究[J].医学研究生学报,2019,32(2):193-195.
  
  [15] 闵锐,李磊.员工工作压力对心理契约管理的影响分析[J].科技管理研究,2008(2):185-187.
  
  [16] 夏颖,匡桂芳,衡中玉,等.医务人员工作满意度与生活质量相关性研究[J].中国健康教育,2016,32(2):131-133,147.
  
  [17] 陈饶,杜旭东,杨展,等.成都市门诊就诊患者就医选择及影响因素分析[J].现代预防医学,2016,43(22):4217-4220.
  
  [18] 林丰,林彩红,夏燕琼,等.广东省居民科学就医素养现况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现代预防医学,2018,45(5):874-877.
  
  [19] 孙刚,陈雅迪,周梦瑶.居民的就医信任度及影响因素研究[J].中国全科医学,2017,20(16):2003-2006,2011.
  
  [20] 田怀谷,江舜杰,陈芸,等.医患心理契约对医务人员职业倦怠的影响研究[J].中国医院管理,2018,38(11):53-55,58.
  
  [21] 夏训良,周文斌,李丹,等.论医患心理互动在构建和谐医患关系中的重要性[J].解放军医院管理杂志,2015,22(10):960-962.
  
  [22] 周萍,蒋重阳,张瑜,等.医院管理实践对医生感知的医院履责状况影响研究[J].中国医院管理,2017,37(9):11-14.
  
  [23] 李长利,栾智勇.研究医德医风与医院履责对医生履责的影响[J].现代医学与健康研究电子杂志,2018,2(11):184.

推荐文章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