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医学论文范文网

主页
分享医学论文范文

潜艇艇员睡眠障碍心理内在控制干预效果观察

更新时间:2021-03-15 08:23点击:

摘    要:
目的:观察心理内在控制干预潜艇艇员睡眠障碍、实现睡眠本能重塑的效果。方法:选择因失眠就诊的潜艇艇员38例,均给予自我放松、专注,自我觉察、审视、对话,归因分析、自我疏泄与接纳,强化信念、提高自信、实现成长等心理内在控制干预,为期100天。分别在干预前后10天内采用睡眠日记评估睡眠规律指数(SRI)、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量表(PSQI)评估睡眠质量,应用事件相关电位(ERP)的失匹配负波(MMN)和P300评估大脑自动信息加工能力。结果:心理内在控制干预后,失眠潜艇艇员PSQI总分值及主观睡眠质量、睡眠潜伏期、睡眠持续性、习惯性睡眠效率、睡眠紊乱、使用睡眠药物、日间功能紊乱各因子分值均非常显著低于干预前(P<0.01)。干预后,SRI=0的艇员占比减少13.2%,SRI=1~5的艇员占比减少17.8%;SRI=6~10的艇员占比增加7.9%;SRI=11~24的艇员占比增加23.6%。心理内在控制干预后,失眠潜艇艇员MMN潜伏期非常显著延迟(P<0.01)、波幅显著减小(P<0.05),P300潜伏期非常显著缩短(P<0.01)、波幅非常显著增加(P<0.01)。结论:心理内在控制训练和干预可有效改善失眠潜艇艇员睡眠质量和规律,有利于其睡眠本能的重塑。
 
关键词:
潜艇艇员 心理内在控制 睡眠障碍
 
心理控制分为内在控制与外在控制[1]。内在控制者倾向于将成败归因于主观的内部原因,认为事情的结果与自己付出的努力相关;外在控制者认为事情结局不由个人努力所决定,主要受外部因素影响。信念是对事物事实或即将发生事实的判断、观点或看法,并控制着感知[2],影响个体的自信、人际关系、工作表现、心身健康及生物功能等各个方面。睡眠状况是评价个体心身健康的重要指标[3-4]。长期睡眠障碍会影响个体心理状况,可表现为烦躁、疲乏、注意力下降、工作效率下降等[3,5]。在外界同样性质、同样强度的刺激作用下,有些人安然无恙或仅出现较轻的适应困难,而有些人则会导致睡眠障碍[4]。
 
睡眠障碍一直是睡眠医学研究的热点和难点。影响潜艇艇员睡眠状况的因素更为复杂,有调查[6]显示,该群体睡眠障碍发生率39.78%,工作环境、工作年限、年龄、职务等都会影响潜艇人员的睡眠质量[7],严重者存在明显的职业倦怠心理,应给予重点关注[8-9]。目前对于睡眠障碍的研究主要集中于外在控制。近期,我们采用心理内在控制技术对失眠潜艇艇员进行干预,以期通过自我觉察、审视、对话及自我归因、疏泄、接纳,实现睡眠本能的重塑。现分析报告如下。
 
1 对象和方法
1.1 对象
选择2019年1月—2020年2月因失眠就诊的潜艇艇员38例,均为男性,年龄(38.0±13.1)岁;学历为高中13例、大学25例;军龄8.82年;病程6~16个月;均为右利手,听力正常、视力(或者矫正后视力)正常。均符合国际疾病分类(ICD-10)和国际睡眠障碍分类(ICSD)关于慢性睡眠障碍的诊断标准:(1)主诉入睡困难,或睡眠维持困难,或睡眠质量差;(2)上述睡眠紊乱每周至少发生5次,并持续6个月以上;(3)日夜专注于睡眠障碍,过分担心睡眠障碍的后果;(4)睡眠质或量的不满意引起了明显的苦恼或影响了社会及职业功能。排除由于服用药物或躯体疾病引起的继发性睡眠障碍、有精神疾病病史或睡眠障碍以外的其他精神障碍,未服用镇静催眠类或精神类药物。入组病例均同意参加本研究并签署知情同意书,训练实施前向入选者详细说明,经本人同意并有全程完成意愿。
 
1.2 方法
由2名主治医师、1名主任医师作出慢性睡眠障碍的临床诊断。训练研究前后10天内,由经过培训的1名主管技师、2名护士分别在心理内在控制训练前后采用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PSQI)评估睡眠质量,记录睡眠日记、分析睡眠规律指数(SRI),同时采用脑电生理仪行事件相关电位(ERP)失匹配负波(MMN)和 P300 脑电生理测试。心理内在控制训练周期100天,由具备心理治疗师资格的2名医师、2名护士负责组织实施。项目统一安排上午实施。实施路径见图1。
 
1.2.1 心理内在控制技术
向失眠潜艇艇员说明训练的目的、内容及方法。统一指导语、固定训练实施人员。为受训者准备纸笔,一对一访谈并记录。训练内容分为自我放松、专注,自我觉察、审视、对话,归因分析、自我疏泄与接纳,强化信念、提高自信、实现成长等4个阶段。见表1。
 
图1 心理内在控制技术实施路径
 
1.2.2 睡眠评估测评
包括睡眠质量评估与 SRI 评估。(1)睡眠质量评估:采用 PSQI 量表[12]评估研究前后近1个月失眠潜艇艇员的睡眠质量。该量表包括7个因子,每个因子按照3~5等级计分,总分为各因子累积得分;分值越高,提示睡眠质量越差。(2)睡眠日记与 SRI[13] 评估:要求受训者自行连续15天完成睡眠日记(记录睡眠开始时间、早晨觉醒时间、白天睡觉或打盹的时间点及时长),分析睡眠规律程度。以每天都在相同时间睡觉和觉醒的人 SRI 为100,每天睡觉、醒来时间完全随机的人 SRI 为0,即 SRI 分值越高、睡眠愈规律。本研究以 SRI<25为睡眠节律紊乱,并将 SRI 分为 SRI=0、1~5、6~10、11~24等4种程度。
 
表1 心理内在控制技术应用时间与内容
 
1.2.3 MMN 和P300 测试
仪器为 Nicolet Bravo 脑电生理仪,试验时记录电极置头皮顶点(Pz 脑区)。要求被试者放松、闭眼并集中注意力,等待刺激出现。标准刺激为500 Hz、80 dB 的纯音,出现概率为0.8;偏差刺激为2000 Hz、85 dB 的纯音,出现概率为0.2。第一轮试验不要求被试者默记偏差刺激,为 MMN 测试;第二轮要求被试者默记偏差刺激出现的次数,为 P300 测试。分析 MMN 和 P300 峰潜伏期和基线-峰波幅。由偏差刺激诱发的认知电位(CP)减去标准刺激诱发的 CP,得到波形中位于潜伏期100~200 ms 的最大负相波为 MMN 值,潜伏期位于250~450 ms 范围内最大正相波为 P300 值。
 
1.3 统计学处理
采用 SPSS 16.0 软件进行统计学处理,心理内在控制干预前后比较采用 t 检验,以 P<0.05 为差异显著。
 
2 结 果
2.1 潜艇艇员心理内在控制干预前后睡眠质量变化
心理内在控制干预后,失眠潜艇艇员 PSQI 量表总分值及主观睡眠质量、睡眠潜伏期、睡眠持续性、习惯性睡眠效率、睡眠紊乱、使用睡眠药物、日间功能紊乱各因子分值均非常显著低于干预前 (P<0.01)。见表2。
 
2.2 潜艇艇员心理内在控制干预前后 SRI 变化
与干预前相比,SRI=0的艇员占比减少13.2%,SRI=1~5的艇员占比减少17.8%;SRI=6~10的艇员占比增加7.9%;SRI=11~24的艇员占比增加23.6%;提示失眠潜艇艇员的睡眠规律性得到显著改善。见表3。
 
2.3 潜艇艇员心理内在控制干预前后 MMN、P300 变化
心理内在控制干预后,失眠潜艇艇员 MMN 潜伏期非常显著延迟(P<0.01)、波幅显著减小(P<0.05),P300 潜伏期非常显著缩短(P<0.01)、波幅非常显著增加(P<0.01)。见表4。
 
3 讨 论
心理内在控制是一种通过自我放松、专注,自我觉察、审视、对话,自我归因分析、向内审视、强化信念,从而提高自信、实现成长、维护睡眠本能的技术。个体通过该技术应学会以放松与平静的心态,在意识层面自我对话,追溯导致睡眠障碍的自我因素。关系、独立、控制、快乐的需求及自我价值、认知度需求是个体基本心理需求,若失去心理内在控制感、而外在控制增强时,心理受制于外界控制,个体不了解真实的自己,内外就会失衡,产生空虚感和不安感,有可能形成关于自尊的消极核心信念。面对“不完美” 的自己,心理性应激源引起反应,既往形成的自我感就会变得模糊,容易沉溺于崩溃或毁灭的内心体验,忍受暂时的退行和不稳定状态。负性情绪未被“消化”,会占据神经系统的储存空间,而“过去发生的”“现在正在发生的”空间不是无限的,储存空间的减少使个体更难以应付外界控制,即应激性生活事件,心理健康水平进一步变差[13]。识别压力源以后,优化可以改善的部分、接受不可改变的部分;了解自己的感受,不否认自己的情感,在选择中处理自己的情绪。面对睡眠障碍,接纳无法理解、无力控制的事情,自我觉察、审视、对话,进行自我归因分析,经验塑造感知、改变感知,感知形成信念,信念强化感知,感知塑造经验,经验强化信念;信念重建时,感知改变,从而达到改变行为的效果[1]。习惯是信念和感知的自我加强的循环。个体想摆脱的是持续产生不良影响的负面的循环,增强心理内在控制,让“成长模式”或“防御模式”进入自我加强循环系统[15-16]。
 
表2 失眠潜艇艇员38例心理内在控制干预前后睡眠质量比较(分,x¯±s)
 
表3 失眠潜艇艇员38例心理内在控制干预前后 SRI 变化
 
表4 失眠潜艇艇员38例心理内在控制干预前后 MMN、P300 变化(x¯±s)
 
个体的心理健康不仅与社会心理刺激强度有关,同时还受许多其他因素的调节和影响。内在控制性强的个体,价值追求目标较明确,更有主见、幸福感更强。出现睡眠障碍时丧失了自我控制感,而被忧郁、焦虑、强迫、恐惧等所控制[6]。睡眠是大脑和身体唤醒的自然循环状态,具有支持大脑连接性变化和相关调节机制等多种神经功能。睡眠障碍影响个体的注意力和记忆力,良好的睡眠能有效修复体力,提高反应速度及精细工作的准确性、协调性[17]。睡眠规律性也影响个体心身健康,个体特质与睡眠的自我调节机制影响睡眠进程及质量,改善睡眠质量有助于保持情绪和认知的敏锐性,促进生理、心理上的动态平衡和弹性。导致潜艇艇员睡眠障碍的因素较复杂,生活在高度封闭的海洋环境中,特别是在舱室特殊环境条件下的军事作业,受作业任务要求而频繁改变入睡时间,昼夜节律失常,可能导致昼夜节律系统和睡眠-觉醒循环失调。不规律的睡眠模式和延迟的昼夜节律及睡眠-觉醒时间,使艇员缺少自然光照射,执行任务时与亲人分离,并且随时可能发生某些意外事件,使其精神长时间处于紧绷状态。睡眠时长、睡眠开始时间及昼夜相光照影响等因素均影响睡眠质量,个体人格、情绪及环境温度湿度也会导致睡眠障碍。在深睡眠期,人体进行自我修复,交感神经(SNS)活性显著下降,副交感神经或迷走神经兴奋,引起睡眠持续及睡眠结构紊乱(慢波睡眠丢失和快速眼动睡眠时间延长)[18]。事件相关单位(ERP)的 MMN 是目前公认的唯一能反应大脑自动信息加工能力的指标[19],具有分辨刺激差别功能,基于记忆痕迹的对比机制,属于前注意的认知过程;P300 则可以反映前额区、颞顶区及其他联合皮质的激活功能。
 
本研究中,我们比较了心理内在控制干预前后失眠潜艇艇员的睡眠规律程度与睡眠质量,结果显示,干预后失眠潜艇艇员 PSQI 量表总分值及各因子分值均非常显著降低,SRI=0、1~5、6~10、11~24各程度占比均显著下降,提示经心理内在控制干预失眠潜艇艇员的睡眠质量和睡眠规律性均得到显著改善。MMN 的潜伏期较干预前显著延迟、波幅显著升高,提示听觉中枢神经系统兴奋性增加、抑制能力降低[20];MMN 波幅显著降低、P300 显著延迟,提示心理内在控制训练可显著改善睡眠障碍个体的警觉反应与不协调的情绪体验,大脑自动信息加工能力发生改变,认知功能得到一定程度改善。总之,心理内在控制干预可有效改善潜艇艇员睡眠障碍,有助于其睡眠本能的重塑。
 
参考文献
[1] 王登峰.心理控制源期望的认知—知识系统模型[J].心理学报,1996,28(1):70-75.
 
[2] 董慧茜,李乐华,沈屹东,等.某医学院校学生睡眠质量与压力感知、社会支持及自尊水平[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4,22(1):108-110.
 
[3] 潘集阳,李小毛,陶炯,等.孕妇的睡眠质量及心身状况初步研究[J].健康心理学杂志,2001,9(4):298-300.
 
[4] 官锐园,钱铭怡,刘芳.医学生考前焦虑情绪与唾液皮质醇、睡眠质量、心理健康的关系[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08,16(11):1221-1224.
 
[5] Phillips AJK,Clerx WM,O′Brien CS,et al.Irregular sleep/wake patterns are associated with poorer academic performance and delayed circadian and sleep/wake timing[J].Sci Rep,2017,7(1):3216.
 
[6] 马静,宋丽萍.某部潜艇官兵长航后睡眠质量现状及影响因素研究[J].护理管理杂志,2018,18(1):28-31.
 
[7] 韩冷,刘仲霞.潜艇人员睡眠质量的影响因素调查分析[J].中国疗养医学,2018,27(1):101-103.
 
[8] 徐东杰,梁学军,甘景梨,等.潜艇官兵职业倦怠与睡眠质量的相关分析[J].中国疗养医学,2015,24(8):794-796.
 
[9] 杨敏毅,王亚菲,郑忠木.海军潜艇艇员睡眠状况调查与分析[J].人民军医,2007,50(11):664-665.
 
[10] 王丽杰,付晓丽,吴志颖.“脑注意与运动功能优化整合训练法”对焦虑症治疗效果观察[J].实用医药杂志,2015,32(12):1112-1113.
 
[11] 王丽杰,吴志颖,王扬.举手疗法应用:岸舰部队军人中情绪状态和自我效能感[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7,25(8):1169-1171.
 
[12] 刘贤臣,唐茂芹,胡蕾,等.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的信度和效度研究[J].中华精神科杂志,1996,29(2):103-107.
 
[13] Coyne JC,Downey G.Social factors and psychopathology:Stress,social support and coping process[J].Annu Rev Psychol,1991,42:401-425.
 
[14] 周莹.资源、互动经验对地位信念的影响 [D].哈尔滨:哈尔滨工程大学,2016.
 
[15] 邓炜.“理由逻辑空间”中的感知经验[D].上海:华东师范大学,2016.
 
[16] Stickgold R.Sleep-dependent memory consolidation[J].Nature,2005,437(7063):1272-1278.
 
[17] 陈文泽,陈雪芬,张君青,等.躯体化障碍者的治疗及其神经电生理指标的变化研究[J].浙江医学,2016,38(10):688-690.
 
[18] Naatanen R,Gaillard AW,Martysalo S.Early selective-aattention Effect on evoked potential reinterpreted[J].Acta Psychol(Amst),1978,42(4):313-329.
 
[19] 李长安,黄家华,骆加文,等.老年抑郁症患者非匹配负波的初步研究[J].现代实用医学,2011,23(9):1023-1024.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