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医学论文范文网

主页
分享医学论文范文

老年胃癌病人乐观倾向对心理韧性的影响路径分析

更新时间:2021-03-15 08:26点击:

摘    要:
目的 探讨乐观倾向对老年胃癌病人心理韧性的影响路径。方法 选取2017年3月至2019年10月收治的老年胃癌病人138例进行问卷调查,回收有效问卷132例。通过问卷调查收集病人一般资料,并采用中文版心理弹性量表(CD-RISC)评估心理韧性,采用生活定向测验修订版(LOT-R)评估乐观倾向,采用社会支持量表(SSQ)评估社会支持,采用一般自我效能感量表(GSES)评估自我效能。采用Pearson相关性分析探讨心理韧性与乐观倾向、社会支持、自我效能的相关性;采用多元回归分析探讨心理韧性的影响因素;采用路径分析探讨乐观倾向对心理韧性的影响。结果 老年胃癌病人心理韧性与乐观倾向、社会支持、自我效能均呈显著正相关(P<0.05)。多元逐步回归分析结果显示,LOT-R评分、SSQ评分、GSES评分是自我韧性的影响因素。自我韧性的影响路径模型显示,社会支持和自我效能对心理韧性有直接效应,而乐观倾向对心理韧性同时具有直接和间接效应。结论 乐观倾向对老年胃癌病人的心理韧性具有直接影响,同时也可通过对自我效能的间接作用影响心理韧性。
 
关键词:
胃癌 乐观倾向 心理韧性 社会支持 自我效能 影响路径
 
Analysis of the influencing path of optimism on psychological toughness in elderly patients with gastric cancer
WANG Lei LI Yan-fei XU Li
Department of Elderly Digestive,Jiangsu Province Hospital;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effect of optimism on the psychological toughness of the elderly patients with gastric cancer. Methods A questionnaire survey was performed on 138 elderly patients with gastric cancer treated in Jiangsu Province Hospital from March 2017 to October 2019. The effective questionnaire recovery rate was 95. 65%( 132/138). The general information of the patients was collected through questionnaires,and the psychological resilience was assessed with Chinese version of Psychological Resilience Scale( CD-RISC),optimism was assessed with life-oriented test revised version( LOT-R),social support was assessed with adopted social Support scale( SSQ) assessment,self-efficacy was assessed with General Self-Efficacy Scale( GSES). Pearson correlation was used to analyze the correlation between psychological toughness and optimism,social support,and self-efficacy. Multivariate regression analysis was used to analyze the factors affecting psychological toughness. Path analysis was used to analyze the effects of optimism on psychological toughness. Results The psychological toughness was positively correlated with optimism,social support,and self-efficacy in the elderly patients with gastric cancer. The results of multiple stepwise regression analysis showed that LOT-R score,SSQ score,and GSES score were the influencing factors of self-resilience. The influencing path model of selfresilience showed that social support and self-efficacy had a direct effect on mental toughness,while optimism had both direct and indirect effects on mental toughness. Conclusions Optimism has a direct impact on the psychological resilience in the elderly patients with gastric cancer.
 
Keyword:
gastric cancer; optimism; psychological toughness; social support; self-efficacy; influencing path;
 
罹患胃癌可对个体形成心理应激,引发焦虑、抑郁等负性情绪,影响疾病治疗效果[1]。心理弹性是基于弹性力学提出的心理学概念,指个体在应激状态下调整自我心态与适应的能力,是应对应激时的重要心理资源,心理弹性越高,越有利于病人积极调动社会资源,实现良好适应。因此,提高病人心理弹性有利于为病人疾病康复创造良好条件[2]。研究表明,个体心理韧性受多方面因素影响,包括人格特质、情绪状态、疾病相关因素等[3]。国外文献报道,人格特质中的乐观倾向对心理韧性有较大影响,乐观倾向越高者,心理韧性越高,且乐观倾向可通过对自我效能、社会支持的影响对心理韧性产生影响,但关于两者之间具体的交互关系的研究较为缺乏[4]。本研究调查了132例老年胃癌病人,分析乐观倾向对心理韧性的影响路径,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基本资料
选取本院2017年3月至2019年10月收治的老年胃癌病人138例作为研究对象。纳入标准:(1)经胃镜联合病理学首次确诊为原发性胃癌。(2)年龄>60岁。(3)具备基本沟通与理解能力,可配合相关调查。(4)签署知情同意书。排除标准:(1)伴严重并发症者。(2)伴精神障碍者。(3)伴严重躯体疾病者。(4)入组前6个月内有重大手术史或精神创伤史(如离婚、亲友去世等)者。(5)预计生存期不足6个月者。(6)罹患其他肿瘤者。(7)出现多处转移者。
 
1.2 调查方法
对入组病人进行问卷调查,调查者均为具有护师资格的执行护士,经过统一培训且合格。问卷调查采取面对面形式进行。填写前调查者对所有量表中可能出现疑问的地方进行规范性解释,填写过程中受试者保持独立,不对其进行倾向性引导,填写完成后当场回收问卷。共发放调查问卷138份,最终回收有效问卷132份,有效问卷回收率为95.65%。每份调查问卷共包括5个主要部分,包括临床资料调查、心理韧性测评、乐观倾向测评、社会支持测评、自我效能测评。
 
1.3 研究工具
1.3.1 一般资料:
采用自制的《临床资料调查问卷》,收集病人年龄、性别、户籍类型、病程、病变部位、临床分期、分化程度、文化程度、婚姻状况、职业等信息。
 
1.3.2 心理韧性评估:
采用中文版心理弹性量表(theConnor-Davidson Resilience Scale,CD-RISC)[5]评估,量表由美国心理学家Connor和Davidson编制,后经国内学者肖楠等翻译并修订为中文版。中文版CD-RISC共包括3个维度(坚韧、自强、乐观),共25个条目,每条目0~4分,满分为100分。评分越高,心理韧性越好。
 
1.3.3 乐观倾向评估:
采用生活定向测验修订版(Re-vised Life Orientation Test,LOT-R)[6]评估,该量表为乐观人格取向的常用评估工具,共6个条目,每个条目0~4分,总分0~24分,得分越高代表个体越乐观。
 
1.3.4社会支持评估:
采用肖水源[7]设计的社会支持量表(Social Support Questionnaire,SSQ)评估,包括3个维度(主观支持、客观支持、支持利用度)。量表评分8~50分,<20分为社会支持极差,20~30分为较差,31~40分为一般,>40分为社会支持好。
 
1.3.5 自我效能评估:
采用一般自我效能量表(General Self-Efficacy Scale,GSES)[8]评估,量表由德国心理学家Schwarzer编制并被翻译为中文版,包括3个维度(达成目标能力、个人自信心、突发事件应对能力),每个条目0~3分。得分10~19分为自我效能较差,20~29分为一般,30~40分为自我效能较好。
 
1.4 统计学处理
调查结果采用两人平行录入EX-CEL,SPSS 19.0软件进行分析。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表示,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频数和百分比(n,%)表示。心理韧性与乐观倾向、社会支持、自我效能的相关性分析采用Pearson相关性分析,心理韧性影响因素分析采用多元回归分析。乐观倾向对心理韧性的影响采用路径分析,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一般资料
132例病人进入最终分析,年龄61~82岁,平均(71.41±4.94)岁;男71例(53.79%),女61例(46.21%);户籍类型:农村82例(62.12%)、城镇50例(37.88%);病变部位:胃体部28例(21.21%)、胃窦幽门部40例(30.30%)、贲门胃底部64例(48.49%);临床分期:Ⅰ期30例(22.73%)、Ⅱ期43例(32.57%)、Ⅲ期59例(44.70%);分化程度:高分化40例(30.30%)、中分化24例(18.18%)、低分化68例(51.52%);文化程度:小学及以下27例(20.45%)、初中35例(26.52%)、高中44例(33.33%)、大专及以上26例(19.70%);婚姻状况:已婚98例(74.24%)、未婚或离异34例(25.76%);职业:正式职工89例(67.42%)、非正式职工43例(32.58%)。
 
2.2 相关量表测评结果
132例病人的CD-RISC评分范围为38~74分,平均(60.10±11.62)分;LOT-R评分范围为6~19分,平均(13.87±3.11)分;SSQ评分范围为20~53分,平均(37.31±5.71)分;GSES评分范围为18~33分,平均(24.61±4.04)分。
 
2.3 相关性分析
胃癌病人心理韧性与乐观倾向(r=0.745)、社会支持(r=0.589)、自我效能(r=0.612)之间均呈显著正相关(P<0.01)。
 
2.4 心理韧性影响因素的多元回归分析
以LOT-R评分、SSQ评分、GSES评分为自变量,CD-RISC评分作为因变量进行多元逐步回归分析,最终LOT-R评分、SSQ评分、GSES评分依次进入回归方程,决定系数R2=0.599,F=9.487,P<0.001。见表1。
 
表1 心理韧性影响因素的多元回归分析
 
2.5 乐观倾向对心理韧性的影响路径
以乐观倾向、社会支持、自我效能为自变量,心理韧性为因变量建立模型,模型拟合良好,χ2=0.901,P=0.356,卡方自由度比值=0.902,渐进残差均方和平方根=0.000,适配度指数值=0.996,调整后适配度指数=0.981,规准适配指数=0.989、增值适配指数=1.000、非规准适配指数=1.001、比较适配指数=1.000,均>0.900。模型结果显示,社会支持和自我效能对心理韧性有直接效应,而乐观倾向对心理韧性有直接和间接效应。见表2。胃癌病人乐观倾向对自我韧性的影响路径模型见图1。
 
表2 乐观倾向对心理韧性的影响路径 
 
3 讨论
随着临床心理学的不断发展,肿瘤病人心理状态对疾病的影响日益受到关注。心理韧性代表个体对外在环境及应激反应的适应能力,心理韧性越强,自我调整与适应能力越强,疾病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越轻[9]。明确心理韧性的影响因素可为针对性干预提供参考,从而提高病人心理韧性,使病人获益。
 
本研究结果显示,老年胃癌病人的CD-RISC评分为(60.10±11.62)分,处于中等偏低水平,说明老年胃癌病人的心理韧性水平较低,与张超等[10]的调查结果接近。个体心理韧性越强,在面对压力时越能积极调整心态,更好地面对逆境,提高适应性。老年人在家庭中承担的责任相对较少,加上收入有限,对家庭的经济贡献也少,确诊胃癌后容易担心对子女的经济和时间造成较大影响,拖累家人,由此产生的恐惧、绝望等负性情绪可形成机体应激,造成病人丧失治疗、生活的信念和勇气,给病人生理及心理带来负性作用,从而影响病人的心理韧性。另外,胃癌并非常见疾病,而老年人平时的各类信息接收途径狭窄,对疾病预后及转归信息往往缺乏认知和了解,影响病人的信心及态度[11]。
 
相关性分析结果显示,乐观倾向、社会支持、自我效能均与老年胃癌病人心理韧性呈正相关,乐观倾向、社会支持、自我效能水平越高,心理韧性越高。乐观是一种豁达、积极的生活态度。乐观倾向反映了病人的积极态度,具有乐观主义倾向的个体更容易从患病经历中发现积极、有益的一面,并从乐观的角度看待和处理创伤性事件,积极进行自我调节,使自己更好地适应,心理韧性获得增强。社会支持会直接影响病人的主观感受,较高的社会支持可使病人感受到被尊重和支持理解,获得良好的情感体验,从而在精神上树立更坚定的信念,增强病人心理韧性。此外,社会支持水平较高,个体主观感受到的支持资源越多,越能积极调用可利用资源面对创伤性事件,从而快速适应,维持良好的心理韧性水平[12]。自我效能决定病人的自我管理,自我效能水平越高,病人克服困难的信心及信仰越强,越有利于病人客观、理性地评价身心健康,正确看待疾病并积极面对,从而维持较高的心理韧性水平。
 
路径分析发现,社会支持和自我效能对心理韧性有直接效应,而乐观倾向对心理韧性有直接和间接效应。社会支持和自我效能均可帮助病人积极调动有用资源面对应激事件,调整心态,减轻压力,从而保持良好的心理健康状态[13]。乐观倾向既可直接影响心理韧性,也可通过对社会支持和自我效能的影响对心理韧性产生间接作用。胃癌病人心态越乐观,越勇于面对现实,并对疾病进行积极的认知评价,做出适应情境的行为应对反应[12]。而病人所做出的适应性反应与行为可进一步提高病人对疾病的认知,在逆境中看到希望,重新树立信心,发现更多有益的一面,最终提高适应性。上述结果说明,护理人员可积极与老年胃癌病人沟通,指导病人正视疾病本身,最大限度地调动病人坚强品质与乐观心理,适应个体角色变化,从而采取积极行为,如增加与外界沟通等,提高社会支持;并通过健康宣教、病人间相互交流等提高疾病认知,提升自我效能水平,增加心理承受能力,增强心理韧性。
 
综上所述,老年胃癌病人心理韧性处于较差水平,乐观倾向可对病人心理韧性产生直接效应,并通过对社会支持和自我效能的影响对自我韧性产生间接效应。医护人员应重视老年胃癌病人的心理诉求,促进病人乐观倾向,并针对性提高病人社会支持及自我效能,促进病人自我韧性的提高。
 
参考文献
[1]左婷婷,郑荣寿,曾红梅,等.中国胃癌流行病学现状[J].中国肿瘤临床,2017,44(1):52-58.
 
[2]肖秀金.心理韧性对胃癌患者认知情绪调节策略的影响[J].中华现代护理杂志,2016,22(21):3023-3026.
 
[3]侯悦媚,邹少华,郑丽端,等.胃癌患者心理弹性与情绪调节方式相关性研究[J].重庆医学,2015,44(12):1664-1666.
 
[4] MAGUIRE R,HANLY P,MAGUIRE P. Beyond care burden:associations between positive psychological appraisals and well-being among informal caregivers in Europe[J].Qual Life Res,2019,28(8):2135-2146.
 
[5]于肖楠,张建新.自我韧性量表与Connor-Davidson韧性量表的应用比较[J].心理科学,2007,30(5):1169-1171.
 
[6]温娟娟.生活定向测验在大学生中的信效度[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12,26(4):305-309.
 
[7]肖水源.《社会支持评定量表》的理论基础与研究应用[J].临床精神医学杂志,1994,4(2):98-100.
 
[8]胡象岭,田春凤,孙方尽.中文版一般自我效能量表的信度和效度检验[J].心理学探新,2014,34(1):53-56.
 
[9]秦冰,师瑞红,杨树利,等.社会支持对住院胃癌患者睡眠质量的影响[J].郑州大学学报(医学版),2016,51(6):791-795.
 
[10]张超,王爱平,景丽伟,等.胃癌患者焦虑状况与心理韧性及希望水平的相关性[J].中国医科大学学报,2016,45(8):739-741,753.
 
[11] PHILLIPS S P,REIPAS K,ZELEK B. Stresses,strengths and resilience in adolescents:A Qualitative Study[J]. J Prim Prev,2019,40(6):631-642.
 
[12]许丹,鲁林艳,徐彤,等.基于心理韧性调节的护理干预对胃癌患者认知情绪的影响[J].国际护理学杂志,2019,38(22):3673-3676.
 
[13]陈玉梅,张华,闫树英,等.胃癌患者症状困扰及心理弹性与生活质量的相关性[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8,38(21):5337-5339.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