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医学论文范文网

主页
分享医学论文范文

应激源对中学生抑郁情绪的影响:基本心理需求和负性信息注意的中介作用

更新时间:2021-03-26 08:24点击:

摘    要:
目的:探讨应激源、基本心理需求、负性信息注意和中学生抑郁之间的关系。方法:采用中学生应激源、基本心理需求量表、负性信息注意分量表和简化情绪量表对451名中学生进行调查。结果:应激源与中学生抑郁呈显著正相关(r=0.55,P<0.001)。应激源对抑郁情绪的直接效应为0.425(95%CI:0.346,0.509),基本心理需求和负性信息注意在应激源和抑郁间的部分中介效应值分别为0.127(95%CI:0.092,0.165),0.02(95%CI:0.002,0.032),中介效应占总效应的25.04%(95%CI:0.104,0.182)。结论:应激源不仅直接影响中学生抑郁,而且还会通过基本心理需求和负性信息注意对中学生的抑郁产生间接作用。因此,减少压力源对中学生抑郁情绪的冲击,适当提高其基本心理需要的满足,调整负性信息注意是改善和预防中学生抑郁的重要途径。
 
关键词:
应激 抑郁 基本心理需求 负性信息注意
 
Influence of stressors on depression of middle school students:The mediating role of basic psychological needs and negative attention
LUO Yanhong ZHONG Yiping
Hunan Key Laboratory of Cognition and Human Behavior and Department of Educational Science,Hunan Normal University;
Abstract:
Objective:To explore the mediating effects of basic psychologicalneeds and negative attention between stressors and depression of middle school students.Methods:A total of 451 middle school students were investigated with the stressors scale for middle school students, basic psychological needs scales, attention to negative inventory, and short mood and feelings questionnaire.Results:(1) There was significantly positive correlation between stressors and depression in middle school students(r=0.55,P<0.001);(2)Basic psychological needs and negative attention exerted a mediating effect between stressors and depression.Conclusion:Stressors not only directly affects depression of middle school students, but also indirectly affects depression through basic psychological needs and negative information attention.
 
Keyword:
Stress; Depression; Basic psychological needs; Negative attention;
 
中学阶段是个体成长的关键时期,由于自主意识的觉醒、学业负担的加重、人际关系敏感,学习压力大[1]、叛逆等多种诱因,非常容易出现抑郁情绪。研究表明我国青少年抑郁症发生率高达25.5%~44%,而中学生非自杀性自伤行为检出率高,与抑郁情绪密切相关[2],这严重危害着青少年身心健康的发展,也给家庭和社会带来巨大损失。
 
应激易感理论认为压力等负性生活事件是抑郁形成和发展的直接重要影响因素。压力是“个体对刺激进行主观评估后,感到自身难以应对时产生的消极身心反应,这种反应具有解释性、情绪性、防御性等特征”[3]。当个体将生活事件作为压力来源时,他们会经历不可预测或难以控制的压力,这些压力导致抑郁情绪的产生。反过来,存在抑郁倾向的中学生对自我相关生活事件信息加工也存在负性加工偏向[4]。负性认知加工偏向是抑郁易感者和抑郁患者的重要特征[5]。抑郁的易感模型指出,个体将负性生活事件的发生归因于稳定且无法控制的因素时,则易变得抑郁或更抑郁[6],换言之,个体反复思考负性事件产生的原因和可能的坏结局,易使其陷入恶性循环,导致抑郁[7]。
 
自我决定理论认为个体面对环境挑战时,自我实现的潜能会引导他调整行为去积极应对,并将新的经验整合成自我意识。这种内在动力就是个体的基本心理需求。当基本心理需求不能得到满足时,个体就容易出现不良应对和负性情绪。研究发现基本心理需要及各维度与抑郁呈负相关,基本心理需要满足情况越差,抑郁情绪越重[8]。
 
研究抑郁的产生机制对于预防中学生抑郁,提高其心理健康水平,促进健康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本文基于现有对基本需求和负性信息注意这两个因子与抑郁情绪的关系,纳入应激这个重要变量,从抑郁的应激-易感模型理论出发,考察基本需求和负性信息注意在应激-抑郁关系中的具体影响效应。
 
1 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在湖南省邵阳市某中学随机抽取初一到高二的在校学生进行测试,共发放问卷500份,剔除漏填、作答不认真等无效问卷后,共收回有效问卷451份(90.2%)。其中男生183人,女生259人,缺失9人;初一学生103人,初二学生93人,初三学生102人,高一学生78人,高二学生75人。
 
1.2 方法
1.2.1 中学生应激源量表
该量表由郑全全等编制[9],共39个题目,采用Likert式5点计分法,0表示没有发生或没有影响,1表示轻度影响,2表示中度影响,3表示重度影响,4表示极重度影响,得分越高,说明压力越重。其α系数为0.93,本研究中α系数为0.91。
 
1.2.2 基本需求量表(Basic Psychological Needs Scales, BPNS)
本量表是Gagne在员工心理需求量表的基础上进行调整,开发出适用于儿童青少年的基本心理需求量表,共21个条目,包含胜任需求、自主需求、归属需求3个分量表,采用1~7级评分,刘俊升等对其中文版进行修订[10]。基本心理需求量表中文版的内部一致性信度为0.84。本研究中该量表的α系数为0.76。
 
1.2.3 负性信息注意问卷
本问卷选自正性负性信息注意量表的负性信息注意分量表[11],包括10个题目,采用1~5级评分,1表示“完全不符合”,5表示“完全符合”,其中文版α系数为0.82。总分越高,代表负性认知偏向越重。本研究中该分量表的α系数为0.76。
 
1.2.4 简化情绪量表(Short Mood and Feelings Questionnaire, SMFQ)
该量表中文版由曹枫林等修订[12],由13个条目组成,采用3级评分,包括抑郁和自罪自责两个因子,总分越高,说明抑郁情绪越重。适用于8~16岁儿童,其α系数为0.89。本研究中该量表的α系数为0.86。
 
1.3 统计处理
以班级为单位进行团体施测,匿名填写,当场发放当场收回,采用SPSS 25.0以及Hayes(2013)的宏程序PROCESS 3.3来整理和分析数据。
 
2 结 果
2.1 共同方法偏差检验
为了消除同源偏差对结果的影响,问卷实测采用匿名填写,当场发放当场收回等方式进行控制。对收集回来的数据采用Harman单因素法检验共同方法偏差检验,未旋转的因子分析结果表明,共有22个因子的特征根大于1,且第一个因子的方差变异量占15.29%,小于临界值40%,表明所测量变量之间不存在明显的共同方法偏差效应。
 
2.2 描述统计结果和变量间的关系
表1 描述性统计结果和变量之间的相关(r)
相关分析结果显示,基本需求与生活应激源、抑郁情绪均存在显著负相关;生活应激源与抑郁情绪、负性注意均存在显著正相关,抑郁情绪与负性注意显著正相关,见表1。
 
2.3 变量间的中介模型分析
本研究采用Hayes编制的PROCESS v3.3程序中的模型4进行中介模型分析。结果(见表2)表明,应激源对中学生的抑郁情绪由显著的正向预测作用;应激源对中学生的基本需求有显著的负向预测作用;同时也对负性注意有显著的正向预测作用;应激源、基本需求和负性注意共同显著预测抑郁情绪。应激源对抑郁情绪的直接影响显著,见表3。因此基本需求和负性注意在应激源与抑郁情绪之间起部分中介作用。
 
表2 模型中变量关系的回归分析
表3数据呈现了应激源影响抑郁情绪的两条间接途径对应的间接效应及其差异的显著性检验。基本需求和负性注意的总间接效应0.142,占总效应的25.04%,Bootstrap95%置信区间不含0,表明两个中介变量在应激源和抑郁情绪之间存在显著的中介效应。该中介效应包含两条途径:第一条为应激源→基本需求→抑郁,其间接效应值为0.127,Bootstrap95%置信区间不包含0,表明基本需求在应激源与抑郁情绪之间存在显著的间接作用;第二条途径为应激源→负性注意→抑郁情绪,其间接效应值为0.015,Bootstrap95%置信区间不包含0,表明负性注意在应激源与抑郁情绪之间存在显著的间接作用(见图1)。对两条途径产生的间接效应进行差异显著性检验,结果发现Bootstrap95%置信区不包含0,差异显著。
 
表3 基本需求和负性注意的中介效应分析
图1 基本需求和负性注意的中介作用示意 
 
3 讨 论
近几年,中学生抑郁症状问题趋于严重,在中国已逐渐成为心理、教育及其他们社会工作者普遍关心的重要心理卫生问题之一。相关分析发现应激源、基本需求、负性信息注意和抑郁情绪均显著相关,表明它们跟抑郁情绪有密切关系。
 
本研究构建了一个平行中介模型,探讨了生活应激源对中学生抑郁情绪的影响及其基本需求和负性信息注意的作用机制问题。这不仅有助于分别从基本需求和认知风格的视角,理解生活应激源如何影响中学生抑郁的问题,提高对中介模型的解释力。中介分析表明,生活应激源是中学生抑郁的直接预测因素,基本需求单独通过应激对抑郁情绪产生间接影响,中介效应占总效应的比例为22.40%。有研究发现应激源可以显著预测个体的抑郁情绪,并通过应对方式等来影响个体的抑郁程度[13],与本研究结果相一致。本研究进一步表明应激通过中学生的基本需求来影响其抑郁情绪。这可能是由于中学生在人际、学习、教师、家庭环境、社会文化、自我身心等方面感受到压力时,消极应对,就会与他的自主需求、胜任需求及归属需求等相冲突,导致情绪抑郁。有研究证明目前中学生的压力主要来自于学习压力、教师压力、同学朋友压力,父母压力等[14-15]。
 
应激源还可以单独通过负性注意对抑郁产生间接影响,中介效应占总效应的比例为2.64%。先前研究已经初步证实了应激能够有效预测个体的负性注意,负性注意会提高个体的抑郁情绪[16-17]。当前研究则进一步发现负性注意在应激源与抑郁之间的中介作用[18]。即应激源越强,个体负性思维越重,个体抑郁情绪也会越重。由此可见中学生改变认知方式,加强对负性情绪管理的认知是预防抑郁表现重要因素。
 
本研究把基本需求和负性信息注意都纳入到应激源对中学生抑郁情绪影响的模型中,并发现应激源除了直接影响中学生的抑郁情绪外,还可以通过基本需求和负性信息注意间接地影响抑郁情绪。研究结果为针对不同应激源的个体,尤其习惯负性信息注意,且基本需求强烈的个体,提供了一种可能的新思路,即通过调整基本心理需求和负性信息加工的方式来进行干预。
 
参考文献
[1]刘在花,学业压力对中学生学习投入的影响:学业韧性的调节作用[J].中国特殊教育,2016(12):68-76
 
[2]操小兰,文丝莹,刘剑波,等.深圳市中学生非自杀性自伤行为检出率及相关危险因素调查[J].四川精神卫生,2019,32(5):449-452
 
[3]陈秋燕.压力概念的内涵阐释[J].福建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2):177-183+197+228
 
[4]冯正直,张大均,杨国愉.抑郁症状中学生自我相关生活事件的回忆、再认和启动效应特点[J].心理学报,2008(2):166-174
 
[5]蒋娟,谢守荣,李丽,李晋等.高原某部官兵负性认知加工偏向特征与抑郁情绪间关系分析[J].第三军医大学学报,2017,39(19):1891-1895
 
[6]Abramson L Y,Seligman M E,Teasdale J D.Learned helplessness in humans:Critique and reformulation[J].Journal of Abnormal Psychology,1978,87(1):49-74
 
[7]Nolen-Hoeksema S,Wisco B E,Lyubomirsky S.Rethinking rumination[J].Perspectives on psychological science,2008,3(5):400-424
 
[8]邓林园,辛翔宇,徐洁.高一学生焦虑抑郁症状与父母自主支持、基本心理需要满足的关系[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19,33(11):875-880
 
[9]戴晓阳.常用心理评估量表手册[M].北京:人民军医出版社:72-74
 
[10]刘俊升,林丽玲,吕媛,等.基本心理需求量表中文版的信、效度初步检验[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13,27(10):791-795
 
[11]戴琴,冯正直,许爽,等.正性负性信息注意量表中文版测试大学生样本的效度和信度[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15,29(5):395-400
 
[12]程培霞,曹枫林,苏林雁.简化情绪量表中文版用于中学生的信度和效度[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09,23(1):60-62+72
 
[13]陈树林,郑全全.中学生应激源、应付方式和情绪相关性探讨[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02,16(5):337-339
 
[14]张雯雯.高中学生自我和谐与压力源[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4,22(3):434-436
 
[15]Fiorilli C,Capitello T G,Barni D,et al.Predicting adolescent depression:The interrelated roles of self-esteem and interpersonal stressors[J].Frontiers in Psychology,2019,10:1-6
 
[16]程晓彤,王佳,徐慧敏,等.高原军人抑郁情绪与负性认知加工偏向、情绪调节方式的关系[J].第三军医大学学报,2019,41(22):2246-2252
 
[17]李金钊.应对方式、社会支持和心理压力对中学生心理健康的影响研究[J].心理科学,2004,27(4):980-982
 
[18]李大林,黄梅,陈维,等.生活事件对初中生抑郁的影响:自尊和反刍思维的链式中介作用[J].心理发展与教育,2019,35(3):352-359

推荐文章